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我与北京的大山子798艺术区、盒子咖啡吧和北湖渠酒厂艺术园

已有 972 次阅读  2009-10-16 17:29   标签北京  咖啡吧  酒厂  艺术  盒子 
对北京有些了解的人大概都知道这三个地方,五道口盒子咖啡吧、大山子798工厂艺术区和北湖渠酒厂艺术园。我在2006年5月份来广州之前,曾经在北京生活了11年,与这三个地方居然有着某种特别的联系。

    盒子吧坐落于五道口附近、双清路上的西王庄小区里,小区的对面是著名的清华大学。鱼龙混杂的五道口,堪称北京西区最繁华的文化部落。被这片文化热土所滋养的盒子咖啡吧更为圈内人士所称道,有人说她是北京西区民间文化精神的代表之一。盒子的专场免费原版电影给许多人带来了乐趣,除特别节日外,每周有两天准时播放。每逢周末,各种NGO(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的活动更是让盒子座无虚席。那些钟情于单纯文化精神的人们怎能错过这样与不同专业话题亲密接触的机会?频繁变换着的各种讲座更是使人们超越了时空、年龄、种族等等界限,而沉浸在自由的文化世界。还有那满架的图书,对于那些拒绝心灵荒漠的人们又怎能不在盒子吧觅一方幽静而细细品读呢?

    我从2002年开始就在位于清华科技园区同方大厦的宝洁公司上班,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我第一次去了盒子咖啡吧。但我想那一定是在一个中午,下了楼,走过广场,穿过双清路就是西王庄小区门口。在我的记忆中,小区的外面是没有盒子吧的标志的。我可能只是在那间著名的国际文化吧匆匆地吃了个午餐便一走了之。到 2006年我离开北京前的这几年间,我不知道自己有几次是这样重复着在盒子吧的经历。盒子吧留给我的最后的记忆是在2006年5月12号的中午。这一天是星期五,是我在宝洁公司服务的最后一天。部分宝洁同事和我在这里吃了个简单的午餐,算是告别。我们拍了一张照片留念,无意间留下了我与盒子的这份若隐若现的情缘。照片上最突出的是位于左前方的George,他是留学英国的博士后,是见过世面的人。他是我在宝洁工作几年间最敬佩的人。如果我告诉你,他读过英文原版的《大英百科全书》,你相信吗?他读过,他就是这样的人,令我敬佩。

    但是,这最后的记忆未能阻止我对于盒子文化的漠然,虽然是无意的漠然。我对于盒子吧的漠然,是文化对于我的漠视,是现代生活的浮华对于人性的侵蚀的绝好例证。

    2002年以前,我在北京大山子的一处临时居所曾经和798艺术区仅一路之隔。那时,我常常看见一些装扮怪异的人进进出出马路那边的废弃厂房。但我却不为其所动,甚至感觉有些厌烦。或许是因为我毕业多年仍未找到自己心仪的工作,也许是因为仍然居无定所。总之,那时我对798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只是考虑对于我更现实的事情,甚至觉得她很遥远,尽管她近在咫尺,尽管世界各地的慕名而来的人们络绎不绝。在我的记忆中,798就是那些高大的厂房,还有墙上依稀可见的“伟大的毛主席万岁”的标语,或者还有那些装扮怪异的人。

    我的一个朋友的太太钟情于艺术,终于放弃了工作,专门做起了艺术。在一个小聚会上,当她得知我曾经与798一路之隔时,她羡慕得瞪大了眼睛。她的羡慕,我可以理解,因为,她需要坐上近三个小时的飞机才可以到达798这块她心目中的艺术圣土。

    大约在2002年5月份,我搬到了朝阳区的北湖渠。北湖渠是一个城中村,高尔夫球场环绕四周;东面过了京承高速就是望京社区,西面以次是亚运新新家园、鸿华高尔夫和紫玉山庄别墅区。我曾戏称自己住在豪华社区的贫民窟里。当时我每天下班走北四环,转京承高速,再从望京科技园出口下来,奔北苑路方向西行。路的左边就是一家红星二锅头酒厂。我弟弟是一家物流公司的小老板,那家酒厂是他的小客户,所以我才关注起酒厂来。后来酒厂搬走了,又看见有装扮怪异的人进进出出了。我却没太在意,仍然照常光顾厂门口西边的洗车房洗车。直到我要离开北京,才知道酒厂已经被辟为艺术园。

    北京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文化地位,吸引了全国的艺术家。这才有了大大小小的十多处艺术区。和798、宋庄、草场地一样,在北湖渠,我曾经生活了四年多的家门口,在2006年的10月正式形成了以酒厂为基础的艺术家聚居地。而酒厂艺术园不过是北京的一个小众空间而已,有人说她是更加私人化的“圈子空间”。无论如何,我不能做到无动于衷,毕竟是在我曾经的家门口。

    而今,我身在羊城,有我可以亲近的文化吗?也许,在这座充满财富、美食和美女的城市,更需要这样三个曾经与我有着特别联系的地方。

    北京的文化,浸染其中,却浑然不知;远离的时候,方知珍惜。

(转自搜狐会员:杂菜汤:http://q.sohu.com/forum/20/topic/1185530 是我比较喜欢的文章转来与大家分享。)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