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活动 - 鸟窝网2010管理层“再生冀”年终总结研讨会

  • 分享

    境外NGO境内活动雾里看花

    潜龙勿用 2010-12-30 22:41
        南郭先生一时侥幸,骗过了爱听合奏的齐宣王,混进300个善于吹滥竽的乐师队伍,但终究无法从喜欢独奏的齐宣王之子——齐湣王的耳朵底下蒙混过关,只好连夜收拾行李逃走。

      于是,人们就此得出结论:像南郭先生这样不学无术靠蒙骗混饭吃的人,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假的就是假的,最终逃不过实践的检验而被揭穿伪装。


      众所周知,这则典故叫做——滥竽充数。


      在公众雪亮的眼睛底下,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和世界华人联合总会三家境外NGO,免不了惹来一片片质疑声。


      “要求爱心大使捐赠五万元,就承诺三个月后回报100万元,哪有这么高的利润?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这种行为,肯定是违法的。”3月21日上 午,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金罗教授在接受《公益时报》采访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境外NGO在我国是不允许公开募款。


      “宣称‘半工半读’,招收上百名孤儿、贫困生来北京就读重点中专,却每天工作10个小时:端盘子、看泳池、捡浴巾、铺床单等。”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助孤扶贫”工程被指“非法用工”。


      真真假假世界华人联合总会,更是令人捉摸不定。


      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和世界华人联合总会注册地分别在蒙古、香港和美国。


      “哪有这样的NGO,假借‘慈善’之名,图名牟利,这种行为最可耻。”几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不可思议和愤怒,“还有多少境外NGO与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和世界华人联合总会一样?”


      在中国活动的境外NGO数以千计,这个答案无从知晓,但是,滥竽充数者不能说完全没有。


      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等


      违法

      在中国非营利组织领域的权威人士眼中,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和世界华人联合总会三家境外NGO已经触犯了法规。


       “投资3万元,三个月后就能回报100万元。”针对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向爱心大使的募款行为,陈金罗教授就认为,从常理上讲,天下没有这样的好事,也 没有这么高的投资回报。从国内现行的《基金会管理条例》及相关法律来讲,“这种行为肯定属于非法的,相关监管机构应严查此事。”


      3月21日下午,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副所长贾西津接受《公益时报》采访时表示,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违反了现行《基金会管理条例》。


      “本条例所称境外基金会,是指在外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合法成立的基金会。”2004年6月1日实施的《基金会管理条例》表明。


      在《基金会管理条例》第四章财产的管理和使用中,第二十五条明确表示,“基金会组织募捐、接受捐赠,应当符合章程规定的宗旨和公益活动的业务范围。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不得在中国境内组织募捐、接受捐赠。”


      “按照上述规定,即使境外基金会在中国设立代表机构,也不能公开募款,否则违法。”贾西津告诉本报记者。


      在贾西津眼里,世界和平慈善基金会至少有两点不合法是有明显的痕迹。“第一,没有资格公开募款;第二,从事投资营利活动。”


      “如果涉嫌非法集资,相应的金融部门有责任加强监管。”贾西津表示。


      3月21日,记者从相关可靠渠道获悉,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和世界华人联合总会三家境外NGO均未在国家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登记备案。


      上述三家境外NGO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公开承认,没有在主管政府部门登记备案。


      这就意味着,三家境外NGO在没有得到国家主管部门的许可下,便私自开展活动。而这些活动甚至被公众质疑:或涉嫌非法集资,或被指非法用工,或私自公开在国内募款。


      “哪有这样的NGO,假借‘慈善’之名,图名牟利,这种行为最可耻。”几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不可思议和愤怒,“还有多少境外NGO与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和世界华人联合总会一样?”


      境外NGO数以千计


      事实上,半个多世纪前,境外NGO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发挥作用。如广为熟知的协和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便是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投资开办的。


       学者资中筠介绍,洛克菲勒基金会从1915年成立后就开始资助我国自然科学的学科建设和周口店北京猿人头骨盖的挖掘和鉴定;支持了著名的晏阳初平民教育 运动和美国的汉学研究。1949年以后,该基金会与新中国的合作停止,但是它对中国项目的拨款保留到1952年才从预算中划掉。


      改革开放以后,境外NGO又纷纷进入中国开展活动。但是,到底有多少境外NGO在中国活动?


      “进入中国活动的国外NGO越来越多。根据我们的调研,仅云南一个省就有70多家。”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的邓国胜博士曾接受本报记者称。


       据本报报道,2005年,清华大学NGO研究所所长王名教授提供的数据,境外在华社团的数目大约在3000到6500家之间,其中资助机构2000家, 项目机构1000家,商会行业协会2500家,宗教社团1000多家。“它们虽未经登记,但却都在默许下正常开展工作。”


      来自官方的说法是,活动在中国大陆的各种境外NGO大约有2000多个。


      在这数以千计的境外NGO中,到底有多少家是在假借‘慈善’之名?


      “准确答案无法统计,但是,不能说完全没有。可以肯定的是,假‘慈善’之名谋利的境外NGO不占主流,是极为少数的。”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NGO中,针对基金会的监管机制《基金会管理条例》早在2004年已经出台。


      监管机制逐步完善

      “对于境外NGO中,属于社团形式的组织,暂时并没有相应法律政策进行规范。”陈金罗说,这让社团形式的境外组织有了可乘之机。

      “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我们将它定义为香港批非政府组织。”去年12月2日,北京市民政局民政执法大队队长郭卫国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2007年11月30日,北京市民政局民政执法大队介入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调查。

      郭卫国称,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在香港登记为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有限公司,到了内地以后,删除了“有限公司”,变成“中华慈善国际联合会”,实际上是钻了两地法律法规不同的空子,打了擦边球。

      据民政执法大队方面介绍,每年北京执法大队查处的境外以及港澳台等地非政府组织都比较多,手段也都基本类似:一般组织本身在境外注册,然后在内地注册几个公司,资金一般通过境外账号或者内地注册公司流动,很难查出问题。

      贾西津认为,对于国内NGO,国家有明确的法律法规,管理相对严格,而对于境外NGO,由于法律文件不完备,监管相对宽松。“即使暂时没有相关法律政策规范境外社团组织,一旦境外社团组织在国内发生违法行为,理应受到制裁。”

      “境外NGO的自律性也非常重要。”一位公益领域传媒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在境外NGO中,诸如乐施会、绿色和平、微笑列车、无国界医生组织等代表主流的组织,在国内公益慈善领域,则影响颇大,深受好评。

      贾西津说,对于一个真正努力做好的NGO来说,自律非常重要。但是,从监管机制层面来讲,没有法律规范,很难保证行业的秩序不受干扰。再者,自律仅仅是NGO的主观、单方面行为。

      “《社团管理条例》尚处于完善和修订之中。”贾西津说。

      2007年两会期间,国家民政部部长李学举透露,《社团登记管理条例》修订已经完成,并已呈送国务院审批。在新修订的《社团登记管理条例》中,首次将符合条件的涉外民间组织纳入了政府承认的社团组织范畴。

       本报记者曾从国家民管局获悉,至2007年底,在民政部登记的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已达11家,其中,在美国注册的有6家,包括克林顿基金会北京代表处、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世界健康基金会北京代表处、中国-默沙东艾滋病基金会北京代表处、唐仲英基金会江苏办事处、中华孤残儿童基金会北京 办事处;在香港注册的有3家,包括中华爱心基金会北京代表处、应善良福利基金会上海办事处、李嘉诚基金会北京办事处;在瑞士注册的有2家,分别是世界经济 论坛北京代表处和世界自然基金会北京代表处。
只有活动成员可以回复活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