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2012年回家记

335已有 923 次阅读  2012-03-07 12:50   标签去哪里  80后  流行语  北漂族  未知数 
         早在2012年的春节就在筹备着回家,大奶奶三周年祭日。整整两年时间没回老家了,因不是老家有事,不知何时才能回趟老家。总体的感觉用网络的流行语加以表达:回家,回不起。处在80后这个尴尬的时代,一个似稳未稳的北漂族,太多的未来还是未知数的人生中,紧绷的弦,待发的箭,人生、让人还未瞄准却人已累。唯一收获的,是命运、岁月和年龄给了不同寻常的经历,让人颇感欣慰、一生受用。
 
         本想周六提前一天走,可事不愿为,没能买到票。19日晚上八点、坐上归去的火车,那简直90度的硬座,让人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带着个小凳子坐在走道里的情形,相比有座已很不错了。可是让两位年近六十的老人跟我一同坐这16个多小时硬座,心里很不是味道。对面座太原的阿姨带孩子来北京考核,问我们去哪里,本以为很近,听说我们是到兰州,惊讶的问我:这么远,怎么不给老人买个卧铺呢!惭愧!我只好说:走的急,没买到卧铺。岂不知是自己兜里没钱。回家前早已做了预算和计划,回家办事的花费、上下路费、吃饭、回家带东西、上学时借别人的债、走亲戚等等一一列了清单。预支一个月工资还是不够的情况下,强制吧姐夫好心订好的卧铺换了硬座,这样的无奈不只是让人感到心酸,更是让人感到羞愧。曾经满腔热血为朋友两面插刀,可我着急用钱的时候人却没了音讯。是可悲、还是可叹。
 
        路上很顺利,20号三点十分下了火车直接坐汽车五点半到了县城,妈的同学姨真的很热情,姨的爸爸八十多岁的老爷子也很热情,还是执意给妈钱,据妈说,她每次去看望都是这样,一直把她当闺女看待,知道家庭困难,如今我们出来了,还一如既往的这样,说明在他们眼里我们混的还不够好,还没让他们看到希望。这种希望对我来说好沉,这样的情意对我来说很亲。友情和亲情都是血浓于水、无价的珍贵。饭罢,姨的儿子开车送我们。两年来,变化真的很大,沿着新修的冰河路高速,二十分钟不到就到了镇上姑姑家。因为时间紧迫,买了礼品连夜走了舅舅家,亲房邻居远近10户。再回到姑姑家,休息的时候十一点多了。
 
       第二天,21号。一大早去了妈一个同学家,是个教师,曾借钱给我们上学,失去联系好几年,沿途多方打听才找到他家,人都是那么的朴素随和。因在路上加打探,耽误不少时间,没坐多久就往回返。在回来的路上,村里开车上来接我们回去的二叔家表哥已发短信催促。他要着急赶回去,后天就要办事,今天就要叫人商量准备。这里有个小插曲:老家如今也到处都流窜着小体型的狗,打听的时候路过一个村庄,土堆上有三条小狗,骑车走近的时候并没动静,走开时却追咬个不停,真是人到落魄狗也欺,何况我还不是乞丐。还好咱有拐杖当护身法宝,哪怕是骑车的时候也顺手拿着。一棒子下去,打翻了一条,吓跑了两只。要不是手下留情,我将他们当高尔夫球打,让它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表哥接我们直接到了他家,时间已快到中午。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厨房里亲房邻居为办事已准备的水深火热。晚上,才到自己家里。都是吃同一口泉水长大的,水亲人更亲。本以为两年不曾住人的房子破烂不堪,尘土满地,丝丝网网,满院杂草。可是邻居婶婶给收拾的干干净净,火炕添的热乎乎。如此情意如何报答,全部统统铭记在于心,吃水我怎能忘记挖井人。听说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过年也回家了,在家呆的时间长,正好明天就要走。论年龄我们一般大小,论辈分,他还算是我的侄子呢。晚饭在他家吃了,然后两人聊到一点多,想到他第二天要坐车加着我坐车后的缺觉现状,我们就早睡了。七点的闹铃还未响,其实人早醒了,还懒在床上想多躺会呢,不一会,听见妈已经在外面喊我回去,急忙起来洗洗就走,小侄说他再躺会。订的计划是今天走亲戚,因为路途比较远,坐车也不顺,昨晚问了婶家哥想借他摩托车带爸爸去。因为路不如当年好走,加着年前的大雪还没消尽,车子已不是当年的新车那么好骑。安全起见,他打算第二天去上货的时候顺便捎带我们过去。军哥家有个小卖铺,今天去上货,所以特意改了路线,绕一点路送我们走亲戚,晚上他买了东西再接我们回去。回家一周时间,计划的很紧凑,当晚,连夜装粮食,记着小时候,我们一直是却粮。老妈半辈子的辛苦好不容易存了这么两个麦栓子。可存着,家里不住人老鼠祸害,无奈卖了,心里真不是滋味。几年不怎么干活,装了一会就已经气喘吁吁,而且麦土呛的人难以呼吸,抓了一会袋子,手就疼的抓不住了。多数的活让婶婶跟军哥,还有卖粮食的两个哥们干了。要不然,我们娘两估计一晚上都装不完。晚上直接过完称,洗完歇着的时候已是十二点多,他们考虑到我们第二天要早起,没多聊就都回去了。等我跟妈妈核算了还账和花费后休息时已经一点多了。22号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第三天是23号办事,四点半起来,去二爸家的时候天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打着手灯。下午还下起了小雪。亲戚和村里来应事的人很多,二爸几个屋子里都安满了席,院子里还搭着棚子。出于习俗,每来一波亲戚跪拜时我们戴孝的男丁都要陪拜,如今体重增加,加着小时候老摔跤受过硬伤的膝盖,在硬邦邦的水泥地上跪的我直咬牙。中午亲戚都到齐,开始正式统一祭拜,四五十人一同到奶奶的坟前,北风夹杂着雪花吹的凄凉。跪了十来分钟,“专业”人士宣读了祭文后,点燃早已备好、印好的一大摞纸钱,大火燃烧人心哀。爸爸妈妈、姑姑、二爸二妈都哭的稀里哗啦。哭的是对老人的思念和失去老人的悲伤,对生活酸甜苦辣的倾诉,希望九泉之下的他们都能够安息。孙子辈的我们几个没有出声,祭拜完,在扶起哭的稀里哗啦的他们的时候,二爸家姐姐也哭了,看着他们这样悲伤,让我心里猛地一酸,我努力没让眼泪流出来,我知道,妈妈哭的多数是自己这么多年的辛酸。回去的路上,我走在人群的最后面,什么话也没说,风刮的不再那么冷,膝盖不再那么酸疼,连我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欲静而风不止,别等条件成熟在关爱老人,那时就为时已晚了。有时候静心想想,自从长大以来你给每天每年给老人多少温暖和时间,答案却让我们自己都觉得过分。
 
       下午,就不那么忙绿,主要是招待亲戚,打发亲戚。招待村里来应事的“庄家”。在老家,八十多岁的老人的三周年祭日已算是一件喜事。人陆陆续续来了很多,院子里、几个屋里都安了酒席。跟个别老乡聊了聊家常,有回家的亲戚,我正好乘个顺路车回了趟家,再让军哥带我去邻村的干爸家,两年没老家,两年没见二老了。从干爸家回来是军哥直接送我到二爸家,二爸家距离我家里还有三里路,要让我走怎么地也得走个半个小时吧,而且晚上还要烧纸事才算终结。
 
       干爸,是我一两岁的时候爸给我拜的,后来听大人说那时候是因为我体弱多病,才给拜了个干爸,传言说有助于我茁壮成长。自我记事以来,不论刮风下雨,每年我生日腊八节那天干爸都会来,而且一般都是九十点钟,记得有一次干爸病了是干妈来的,每次来都是步行,一个来小时的路程。那时候的过生日很简单,每次来都是给压岁钱,偶尔带点家里做的吃的。那时候生活艰苦,刚开始给一毛两毛的,后来上了初中是一块两块到十块。十二岁那年生日后,腊八节干爸就不一定会来了。据说,十二岁是一生中的一个坎,过了一切慢慢都会变好.......
  
        记得那个时候的干爸满脸邹纹脸还很瘦也很黑,手里老拿着一杆烟斗,头戴铁甲帽,走路很慢但步子迈的很大。干妈是典型的小脚妇女,面相要比干爸精神年轻。可如今八十来岁的干爸却已照顾瘫痪在床的干妈三年时间了。09年那年回家,听人说老人病瘫在床,那年我去看望的时候干妈连话都不能说,手也没法动弹,但是心里还算明白清楚,干爸给说:咱干儿子来看你来了,她眼角还流出了泪滴。两年未见,也没有电话可以联络,心想老人应该已过世,可没想到今年见比那年还要好很多,干爸扶一把还可以坐起来,但下半身已没知觉三年多了,手也可以动,就是说话听不清楚在说什么。说心里话,这样的现状,干妈早点去了天堂,对两老人来说都是一种解脱,少受折磨少受罪。可如今,快八十来岁的老人还要照顾着老伴的吃喝拉撒。
 
        干爸干妈真是个命苦人,生了六个儿子,四个闺女。可是老人到头来还是被分家出去自个儿过。闺女都嫁人,听说也经常回去看望,可是家乡的传统加着他们都有自己的家,是有心但无力,远水止不了近渴。六个儿子,有的住着一砖到底的新房子,就住在老人家破院子的不远处。有的带着老婆孩子搬迁到了新疆,还有一个未出打工好多年给家写了分信,再后来就杳无音讯,不知是死是活。还有一个有病的儿子一直呆在老人身边,但还要老人照看,据说是小时候受过刺激一直未好。都说情同手足,都说血浓于水。可老人家多年以来还是住在破院子里,后来实在吃水用电不方便只要搬到别人遗弃的破院子里,而且衣食住行全部自行解决。申请低保,人家说你有儿有女不符合条件,唯一的固定经济来源就是这几年国家给年满六十的老人每月五十多块钱的养老金。生了那么多儿女,但老了却没人赡养,是儿子问题还是媳妇问题,是社会的问题,还是社会教育的问题,真是一言难尽啊。
 
         放下特意从北京给老人家带回去的糕点,给了干爸一点零花钱,没坐太长时间我就走了。以往都是每年大年初二去干爸家,每次去还能吃到特意给我留的羊肉和炒鸡蛋。羊肉是干爸最爱吃的,但一般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才会买一两斤。炒好了放一个大碗里,想吃的时候弄一点放锅里一炒再倒点水泡点馍。鸡蛋是唯一能卖钱的东西,过年的时候也会特意留点。近几年去了一般都是坐坐就走,因为坐久了,听着让人心寒看着让人心酸。出来的时候干妈呜呜哭的像个孩子,回来的一路上,我只有叹息和感叹........
 
        24号,周五。这一天是收拾家里东西,翻出曾经的同学录,感慨时光如箭,决定带几张老照片回去。了结村里这几年相应的事情,并再做托付。第二天就准备回京,先是到县里给妈妈检查下身体。结果只开了药方子,因为带的东西太多就没开药。晚上站店在一个亲戚家。26早坐去兰州的班车赶三点十分到北京的火车。结果这一天白天,邻里邻居很赏脸,陆陆续续来了几波人,聊天拉家常,问寒问暖,等最后收拾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最后还没收拾呢,三妈家孙子上来喊我们去他家吃饭,知道我们家里柴米油盐酱醋,什么都没有,这几天也没开锅做饭,而且明天就走,特意做了晚饭大家小聚。简单的饭菜,醇香的家乡味道,这里的风土人情,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也很希望,每年的春节能够回去,回到我和我一起长大的破院里,回到和我一起长大的小山村。和亲朋好友们相聚,给予彼此温暖和生活的信心。我想说,你们给我们的好,我都未曾忘记。
 
                                                                                                                                    2012年3月5号晚上十二点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 潜龙勿用 2012-03-07 16:44
    幸苦呀!
    看多了人生的悲欢离合,真的很心痛但也没办法的一件事情是:有时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 潜龙勿用 2012-03-07 16:44
    从农村出来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可以往深处里理解)
  • 曾丽 2012-03-08 09:46
    虽然很辛苦,但让人感觉很温暖,希望离乡的人在他乡也能找到故乡的感觉。
  • 赵雪 2012-03-08 11:02
    你们都说我不容易,可是看着这偏日志我才知道,原来大哥也挺不容易的,人生有太多的不容易,大哥加油,你可以的
  • 静静的小屋 2012-03-08 12:19
    向在北京打拚的残疾朋友表深深的敬意!
    看到这样的文感动,命运对人确实是不公平的——他会让人过早地承受家庭、情感和健康等诸多压力。但逆境能创造人自强奋起的氛围,刻苦的品质、深厚的爱心。
  • 鹏成 2012-03-08 13:16
    潜龙勿用: 从农村出来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可以往深处里理解)
    你说的很对哦,有时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有时候,出来了,就回不去了。
  • 鹏成 2012-03-08 13:17
    曾丽: 虽然很辛苦,但让人感觉很温暖,希望离乡的人在他乡也能找到故乡的感觉。
    嗯,但愿吧。主要是归宿感。
  • 鹏成 2012-03-08 13:18
    赵雪: 你们都说我不容易,可是看着这偏日志我才知道,原来大哥也挺不容易的,人生有太多的不容易,大哥加油,你可以的
    其实我们中很多人都是这么一步步过来的。生活,都不容易。
  • 鹏成 2012-03-08 13:20
    静静的小屋: 向在北京打拚的残疾朋友表深深的敬意!
    看到这样的文感动,命运对人确实是不公平的——他会让人过早地承受家庭、情感和健康等诸多压力。但逆境能创造人自强奋起
    嗯,有时候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好的处境也未必是坏事。不一样的处境不一样的收获。
  • 赵雪 2012-03-08 14:02
    鹏成: 其实我们中很多人都是这么一步步过来的。生活,都不容易。
    呵呵,是呀
  • 静静的小屋 2012-03-08 22:09
    鹏成: 嗯,有时候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好的处境也未必是坏事。不一样的处境不一样的收获。
    所言极是。
  • 东东 2012-03-08 22:51
    姐什么都不说了,加油吧!
  • 智子 2012-03-09 16:25
    回趟家真不容易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