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一个真实故事(转)

1已有 849 次阅读  2011-05-21 21:29   标签真实故事  内分泌  移民局  人生  文章 
  我分别在2007年和2009年经历了人生的两次大波折,这些事在别人身上发生时,往往不觉得多大恐怖,而真正自己经历其中,才知道有说不出的痛楚和难以抑制的泪水。
 
    在这里我先讲2007年自己经历的事情,2009年有机会我用另一篇文章阐述。
 
    2007年我在非洲待了大半年,回国后才感到这半年多非洲经历给我造成多大的身心疲惫。
    五六次的疟疾袭击,造成五脏六腑代谢不正常,内分泌也严重失调;
    一次提东西不慎造成了腰部扭伤,留下病症,从非洲17个小时飞到家的时候腰更是像断了一样,整个人躺在床上就不能动弹了;
    因为老板(也是亲戚)为了省几千元而没有给我办非洲工作签证,移民局发现了,入室抓人,当天的惊吓终身难忘,之后那个亲戚又不愿意罚钱,我便在移民局待了一段时间;
    最让我痛苦是,赤道的烈日把我昔日细嫩洁白令人羡慕的皮肤烤得像黑碳一样,整个脸蛋更是长满了痘痘,换了个人似的,当时那个皮肤和去非洲之前比较,一点不夸张的说像老了几十岁。   
    邻居看着我的脸蛋惋惜哀叹的时候,我拿起镜子看自己脸蛋的时候,那种内心的痛苦,那种内心的折磨,简直让我崩溃,也不敢出去见人。
    
    有时候不幸的事往往不是单一的,而是接二连三的。
    去医院里治疗痘痘,用了医生开的药水,皮肤过敏了。
    再用医生开的“消除过敏”的药水,皮肤中毒了,整个脸浮肿起来,还像烧焦一样脱皮,简直惨不忍睹!  
    那个吓人的程度,借用我妈妈当时的反应你可以想象,她一看到我中毒的脸蛋不禁说了一句:“啊,整个鬼一样。”
    这位挂名基督徒用“鬼一样”来形容我当时的脸蛋,而没有心疼的安慰,我当时是很受伤,但好强的我强忍着泪水跑到房间里嚎啕大哭,也难以释放出当时的痛苦和委屈。
 
    当时我问自己,我为什么会惨到这种地步?
    如果不是去非洲我的脸蛋会这样吗?我的腰会受伤吗?
    如果不是父母没有能力解决家里的问题,我会去非洲吗?我不仅是为了逃离家中的“天天吵闹”,更想能赚到钱为家人解决“这些吵闹”。
    如果不是母亲说信得过的堂侄女,我会相信她们姐妹对非洲“描述”的那种“夸大其词”吗?我会在毫无保障毫无合同下就去非洲吗?
    如果不是因为这所谓的亲戚关系,我会在移民局待上30多天吗?我会出来后没有要求额外的精神损失费吗?
 
    越想越气,现在皮肤中毒了,母亲不安慰还这么说我。气到极点就出来向母亲发脾气,那时候自己的身体,心灵,情感都受到很大的伤害,却又有那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
 
    那几天父母听那些亲戚说她这半年赚的钱因证件不全而都被罚款掉了之类的话后,对我说工资她要给不给、给多少就随她自己吧,真的不给叫也算了,毕竟是亲戚。
    我听了后难以抑制自己的怒气向父母发了脾气:凭什么她自己知法犯法,屡教不改,让我受苦,我没有向她要精神损失费,她还试图用装可怜的方法不给工资或少给工资。后来我自己和那个亲戚电话了几次后,当时气得就连睡觉在梦里气,梦中自己的眉毛变得很粗很粗,心中有种要爆发的火团要出来。   
 
     07年不管在非洲还是非洲回来,经历的一切痛苦我没有真心向上帝求助,而是凭自己的血气去解决,虽然婴幼儿时期就接触了基督教,但对上帝的感觉是半信半疑是有非有。   
     虽然在极度无助的时候,我也会祈祷;而那种祈祷,与其说祈祷,不如说自我宣泄,自我安慰;因为并不确定上帝的有无,也不相信上帝在我左右,自己也没有感受到他的存在。
 
     所以更多的时候,我是拿起来扑克自己算。
     而这也是我今天要讲的事情,也是我要向上帝认错悔改的事情,更是希望能成为正在和黑暗势力交往的朋友引以为戒的事情。
 
     其实我很早就和黑暗势力接触了,因为自小就对宇宙充满好奇,对什么奇的玄的都好奇,在网上看星座,算命,测字,测名,占卜,玩扑克等等,但是自己却并不知道这是黑暗势力,这会让撒旦有机会攻击你。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看到这里,我想告诉的是,这一切都是黑暗势力,它从来不会带给你任何好处,而只会消耗你的能量,引诱你走向痛苦的深渊,我若不是亲身经历、亲身感受,我断不会在此下这样的结论。
  
     我不可不说的一件事是,非洲之前几个月,有天晚上和几个同事逛街路过一个算命抽签的人,有些好奇有些抱着玩的心态,每个人抽了一次;一些日子再有别人在别地要给我抽了一次,竟也是一样。
     正好接下去就是那个母亲的堂侄女来我家讲非洲事,而这个“机会”竟和两次“抽签”所说的好似吻合,抽签说接下去会如何赚大钱,而上班族哪能赚大钱;而这“非洲机会”才可能赚大钱。我并不是一个追求荣华富贵的女生,但当时我是那么地渴望成功,渴望自己的家人不要因为经济的原因而过得不自在。
     当时觉得这是不可抗拒的机会,是自己不可不去执行的人生命令,现在写到这里我竟有一种强烈的耻辱感,为自己的无知和愚昧感到耻辱,为自己没有求上帝的引领而是受到这些歪魔邪灵左右而感到耻辱,更耻辱的竟是一点都不自知。
      那会自己还经常用扑克占卜,许多时候越算越玄,越算越“灵”(纯粹撒旦邪灵)。
      那时候知道基督教是不能做这些的,但是因为自己对上帝不确信,对圣经也不确信,还是继续玩占卜。
     心里会有一些不平安,当时认为自己是受到基督教文化的影响而不是因为上帝真实存在地缘故,玩占卜后,会很累很累,是非常耗能量的事情。
 
     为什么祈祷后身体会很有力量?为什么占卜后身体会没有了力量?这里也显现了:一个是正的力量,一个是负的力量。
 
     但是沉迷其中的人往往不知觉,就连这最简单的思考也不会,当时的我也一样。
    
     事实上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圣灵引导过我,而一个沉迷于和黑暗势力打交道的人往往拒绝了圣灵的引导。
 
     就是乘飞机的当天早上,我心里是不安的,是难受的,甚至觉得不该去非洲。
 
     好多天前我大伯母(大伯母是位非常虔诚的基督徒)来我家对我妈说别让我去非洲了,毕竟25岁了还没有对象,我们并没有听。去非洲这天我妈妈带我去大伯母家做了出行祷告,虽然我不确信有上帝,还会背着他们看星座玩占卜,但是长辈要我做祈祷我还是顺从的,可那天早上就特别气愤,尤其是看到我妈妈心中就一团无名火要烧起来。
     跪下来做祷告的时候,我大伯母祷告好后,我妈妈一开口我心里那团火就要蹦出来,碍于我大伯母在场我强忍着,这种火是莫名其妙的无名火,自己也分析不出确切的原因。
 
     去了非洲后开始了辛苦的经历,不管是生意上、语言上、相关的手续等等……
     具体的不说了,刚回国的几天内写了几万字也只写到出了非洲飞机场,所以在这里也不一一写了。
     从刚开始我写到非洲回来后的种种“悲惨”,并没有那些“歪魔邪灵”所说的如何如何的好,别说赚大钱就连小钱也没有,有的就是身心疲惫、有的就是内伤外伤。
 
     写到这里对于不信的朋友或许会说你自己相信那些行骗算命的人,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就说是邪灵做工,邪灵引诱什么的,是不是太牵强了。
     如果有人这么认为,我很理解,我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经历了07年后,我并没有认识到什么邪灵之类的,也并没有因此去求告上帝赦免和医治。
   
     如果我当时找着了上帝,我也不会再有2009年的痛苦经历。
 
     我不知道别人看到我这些故事会是什么感觉,会不会觉得是很悲惨的经历,但对于当时那个学校出来不到两年、对社会还充满无限幻想的女生,虽然出生在农民家庭但从小到大受父母宠爱没有吃过苦的女生,感到这是一场灾难。
     不管是非洲深夜里此起彼伏犹如与鬼厮打的犬吠声,还是住所旁边几十只待装死人的棺材;
     不管是与移民局猫爪老鼠的“游戏”,还是移民局与警察带枪硬闯的情景;
     不管是华人阳奉阴违的诡诈,还是那些生意人道貌岸然的邪恶,抑或是生意上竞争对手迫害;
     不管是在移民局里不断审啊问啊,最后直接把你带到一个一辈子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待的地方,移民局拘留所,有铁门没有窗;
     ……
     这种种一切让我感到极度的无助,恐怖,甚至恶心……而当时我那个亲戚也就是我的老板大字不识一个,能力也有限,又是和我相隔六小时的另一个城市,什么都得自己担当。
 
     ……
    我在要感谢的是,上帝赐我的搞笑幽默让我在移民局里不但没有太多的痛苦反而过了一段很有趣的日子,在这里也不一一写了。(有机会在写给大家看)
  
    写这一篇关于“黑色2007”的事情并非见证,因为07年后我并没有真正认识上帝,也没有真心求告过。
 
    人有时候就那么顽固不化,08年和黑暗势力接触更密切,直接研究起五行八卦风水,还进入易经群和那些所谓“大师”讨论。
 
     在“邪灵”引诱下,09年经历了人生真正无法挽回的“灾难”,如果说07年是地狱,那09年是18层地狱。有那么多的“巧合”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如果一个“巧合”我们认为是“巧合”,两个“巧合”我们还认为是“巧合”,若是一段时间内很多个“巧合”我不能不去思考,我不得不去承认,不是“巧合”。而是有一个灵界,有个邪灵,也有个圣灵。
      最初我只认为八卦、风水是古人的经验而已,是一种知识而已,没有想过和灵界有关,但我现在相信了,不仅有关而且是邪恶害人的灵。
 
    我很羡慕有些主的孩子,他们会因为一句话感动了他们就找了到上帝,会因为一件小事就找到上帝,而我却像一个叛逆倔强的孩童,没有这些痛苦的经历,没有这些难以挽回的灾难,就不去渴慕上帝,不去求上帝的面求上帝的国。
 
    我知道除主以为我别无所靠,但我的灵性还是很弱,我希望主内的弟兄姊妹为我祷告。
 
    求主赦免我一切的罪,赦免我所知道的罪和我所不知道的罪,求主赦免我曾经和黑暗势力交往过的罪,求主的宝血砍断黑暗势力对我的捆绑和束缚,求主宝血彻底完全洁净我的身心灵魂,让我能得着全人的健康,全家的平安;求主让我对主的信仰能有根有基,一生一世毫不动摇!
 
    所求的一切都是奉基督耶稣得胜的尊名,阿门!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