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我的女友(真实感人片)

11已有 1175 次阅读  2009-11-27 20:53   标签女友  感人 
我好希望天能下场雨,一专场无勿再大,只是“纯”的就行,用那雨水冲刷掉积存了许久的压仰,还一个真实的自我。

       在希望中,真的盼来了场雨,想象中的一般,只是少了想象中的心愿,或许是吧!人生原本就是场没有结尾的戏,在这时,我才真的感觉到“人生何其短,欢笑总不能”。

       洁儿,许久不见,你还好吗?恍惚中,一丝温暖撒进记忆的心扉……

      洁儿,沧州市里人,是我高中时交的女朋友,她真诚、直率、善良,上天赐给她优美的身姿和开朗的性格,在彼此匆匆的日子里,她给了我友情的恬美,在彼此陌生的岁月里,她的热情筑起了我们友谊的长城。孤独秋日,她的身影是精彩的画面,皑皑严冬,我们共同种下友谊的火种燃烧在心中。

      想起她,我便有无数快乐的回忆……

      记得第一眼看到她,我就有一种直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她就是我今生所寻的另一半……

      因为我们都有一种想见恨晚、一见钟情的好感,所以很快我们便熟悉了,她每天陪我到处游玩,沧州公园曾留下我们的足迹,华北商厦、电影院也曾出现过我们的身影……

      夜市上,我们吃牛肉面,吃红豆创冰,吃“大声会”的清粥,我们乱吃一通。这日,我们正在华北闲逛:“我饿了,咱们一起去南门吃蚵子煎,好不好?”她立刻挽住我的手急急地说。“好哇。“我们笑着,跑到了南门的一个摊子上,真的吃起了蚵子煎,她吃的津津有味,吃完了一盘又叫一盘,吃到第三盘的时候,我望着她,笑着警告她:”你就吃吧,吃坏了肚子我可不管。”

      有些路人走过去,都回头望着她,窃窃私语。“哎,大家都在看你,八成是认出你是谁了!明天沧州日报上可以登头条新闻了,富豪孙振华之女大吃蚵子煎,那么这个摊子也可以沾你的光,出出明了!”我笑着说。富豪之女?大家看到这可能有点糊涂了吧,什么富豪?什么大家闰秀?在这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她的身世和家庭。

      她孙艳洁,沧州市里人,她的父亲是电子界的巨星孙振华(沧州恒辉明慧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总,在秦皇岛等地有多处分厂)。她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在家里很受宠,她还有一个表哥,叫何刚,家里很有钱,他们两家不仅是亲戚,而且何刚的父亲和洁儿的父亲是挚友,原来他们两个从小指腹为婚……

      因文章主题限制,不过多介绍他们两家的家事,言归正传。

      “我才不是富豪之女,大家闰秀呢。“

      “你是谁?”“孙艳洁,一个傻气的乡下姑娘!喂,老板,再给我来一盘!”

      “老天,不许再吃了,你疯了!”她笑弯了腰“我逗你呢!怎还吃得下呢?不过,现在我很想去吃爱玉冰了。”她笑的不可仰。

      离开了夜市,我们在夜色里走着,在街道上绶绶地踱着步子,春天的夜晚,有露水,还有些浓重的寒意,我把我的外衣披在她的肩上,她斜倚着我,仍然在笑。

      “风儿”(我们的代称)“嗯”“你知道吗?平常我父母对我保护的太周到,我几乎已经不知道生活是什么了,有多长时间,我没有像这一阵子这样疯过,这样开心过,这样笑过。”她用手理了理头发,忽然叹息说。

      “让我告诉你!”我热烈的几乎是喊着说“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活,什么是欢笑,什么是疯苦,什么是疯狂!那不是玻璃屋子里的生活,太阳是真的,雨也是真的,我从小风吹日晒长大的,所以我不怕风雨,你好白好高贵,但是你缺少阳光,缺少风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激情在我的眼底燃烧“让我来保护你,让我来照顾你,让我来爱你吧!我会用我的生命,用我的全部,用我周身每一个细胞来爱你!我或许不是世界上最好的男孩子,但是,我是世界上最爱你的男孩子!”

       她定定地望着我,大眼睛里蒙上了泪雾,闪耀着光华,她的声音低柔而清晰。”你真的会爱我一辈子吗?你真的会为了我放弃一切吗?”

      “你为什么不去问范喜良会不会爱孟姜女一辈子!你为什么不去问梁山伯会不会为祝英台放弃一切!”

       洁儿惊讶地看着我,她愕然了,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好半响说不出话来,一时间,忘形的我一把把她拥进了怀里,用手紧紧地抱住了她……

      从此,我的生活命开始了另外的一页。

      三月,我们爱上了南湖,主要是我爱山,她爱水。南湖却是有山有水的地方,春天,一切都那么美好,山是绿的,水是绿的,划着一条小小的船,我们在湖面享受生活,享受青春,享受梦般的温柔的情意,我们手握着,让小船在水面上任意飘荡,我们相对无言,默默凝视,醉倒在这湖光山色里。

      四月,我们爱上了跳舞,在舞台上我们尽兴酷舞(四月份,学校里组织了一次舞蹈大会)可是我们都不会跳,她却不顾一切在比赛那天把我拉上台,不管别人看了好笑,我们在舞台上手舞足蹈,任性乱跳,她笑得的像一个三岁的小女孩。

      “我要吻你!”我说,“闭上你的眼睛!”她闭上了,这可是在舞台上,但是不管它了!

       人们诧异的看着我们,这孩子们疯了。

       是的,疯了,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情可以让人疯,那就是爱情!!!

       从舞会上回到宿舍,我很疲倦,但是并没有立即入睡,仰卧在那,我望着天花板,望着窗棂,望着外天的云和天,心里甜蜜蜜的,昏昏沉沉的,可是醉意深深的,我的眼前还浮着洁儿的影子、她的笑,好久好久,我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躺着,让那层懒洋洋的醉意在我四肢间扩散,让洁儿的一切占据我全部的思维,直到我眼睛再也睁不开了。

       我睡了,梦到许多光怪陆离的东西,一会我是在人民公园,一会我又到了南湖,接着又变成了舞台,洁儿始终在我前面,不住地叫我,我拼命地向她跑去,可是总跑不到她那,跑呀跑的,跑的我好累,跑的我好苦,可是她还是距我那么远,我急了,大喊着“洁儿”“过来吧”于是她慢慢地向我走来,可就在我们即将到一起的时候,她的父母和何刚出现了,他们面目狰狞挡住了我们,何刚则狂笑着把洁儿拖着往前走,我急了,我跟他们拼命,可是没有用,我给他们跪下,苦苦求他们,没有用,没有用,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何刚把洁儿拖走、消失。我撕心裂肺的狂吼一声:“洁儿——我爱你!”

       于是,我醒了,懒洋洋的阳光斜斜地照在床前,原来这是个梦,醒来后,我的心依然在剧烈地绞痛,眼泪不知不觉地划过面颊,我哭了,我哭了……

       这是我第一次流泪,为情而流泪……

       就先写到这吧,下面又会发生什么故事呢?这个梦又会不会真的变为现实呢?///请见下篇《清华契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