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改变思维就改变了自己

474已有 1177 次阅读  2011-02-14 11:06   标签男人和女人  残疾人  联想  中国  改变自己 
我才和一个朋友讨论中国残疾人为什么鲜有成功人的问题。他提到了霍金,觉得外国有残疾人成功的环境。我说了一句笑话:我们还是精子的时候就气韵不足。现在还怎么和别人比呢?

女权运动时代有一种理论叫网络理论。说的是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是他的社会关系的总和。男人和女人由于从儿时起所接受的教育就不一样,后来结识的人就不同,后来的关系网络也不同,因此造成了以后发展机会的巨大差异。

据此我联想到,即使是最疼爱我们的父母,他们也没有教育过我们要出人头地。他们教育我们自强不息,学一门手艺,不过是为了让我们将来可以有口饭吃,养活自己。这也不用苛求我们的年代,家庭和社会对我们的要求太实际、太冷漠,因为那时候穷,大家还都无力承担让我们成功的责任,因为我们能成功可能味着要让别人节衣缩食。如今,不要说什么接受高等教育,就是当年接受了“你是残疾人”这样潜移默化的启蒙教育,我们从幼儿开始就丧失了争强好胜的天性和本能。并且,这样的教育在学校,工作单位,社会不断地被灌输固化在我们的头脑里,最终影响到我们与别人交往的态度和看待事情的角度和方法,我们争强好胜的勇气和本能从小就被压制没了,只剩下了隐忍厄运的思维习惯。我们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养成追求成功的思维习惯,飞翔的翅膀早就已经被斩断了。我们自卑地躲进了自我封闭的圈子里,我们习惯于承认自己“残疾”,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成功。能不能这么解释呢?

这么解释也许有了道理,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全面。一定还有什么阻碍了我们“残疾”人的提升的。
 
想不明白的时候,我只好反过头来想:“残疾”人这个词对应的是什么呢?好像是“正常人”吧?可是到底什么是“正常”人呢?该有一个详尽明确的定义的!怎么会没有?应当有哇,于是,我就上网查,发现好像没有一种明确、严格的标准来定义什么是“正常”人的!
 
应该有这样的定义啊!我去办“残疾证”都先要去残联开个证明,然后医院做检查,那里关于残疾人的标准有一大堆呢,做完检查,医生会给我开残疾人证明,我的残疾经过检查被定为肢残2级,尽管至今我不懂得其中的含义。我觉得证明一个人到底是不是“正常人”也需要做检查,甄别的时候也要有一个标准。比如一个人腿必须能抬到几米、几分米、几厘米甚至精确到几毫米以上的高度,胳膊能平举几分几秒甚至精确到几毫秒长的时间,双眼能看到几米、几分米、几厘米甚至精确到几毫米远的距离,说话一定音量要达到精确到千分之几的分贝,IQ用脉冲仪器来测试,脑电波必须和标准不差分毫,这样的人才算是“正常人”,有一方面不达标则坚决不能算是“正常人”。

这样的定义必须严格、精确,缜密甚至苛刻,做到疏而不漏,不让一个人不达标的伪“正常”人能侥幸漏网。我有这么说的道理,因为在我们的社会里,关于“残疾”和“正常”的定义对于“残疾”的人和“正常”的人来说,都意义重大。“正常人”这个名誉不但好听,不容置疑,还和“平等、参与、共享”的机会有着天然的,无限亲密的联系;而“残疾人”这个背运的名声不但关乎一个人身体部分器官活动功能的不灵便,更关乎一个人丧失参与社会生活的部分机会和平等人格的部分丧失。一旦被定义为,而且自己承认为“残疾”,那么我们无论怎么挣扎,最多也只是尽力去靠拢“平等、参与、共享”这些机会的边线。
 
有谁能准确地,而且是穷尽一切例外地说出正常到底是怎么会回事儿吗?我怀疑没人做得到。可是大家却都觉得“正常”这个就是词意味着合理,合乎规定和标准,不容置疑。谁都习惯了“正常”不容置疑。我们也已经习惯于被别人“界定”“安置”为“残疾”人,别人也习惯于做他们的“正常”人了。

别人“正常”不容置疑,我们又被别人,甚至是被自己定义成“残疾”了,如此一来,我们“残疾”人和“正常”人彼此可以讨价还价的枝节问题就剩下在“正常”人对“残疾”定义的法律法规和保护条款内容是否该再宽泛些?“正常”人对“残疾”人的安置是否该再优惠之类。关乎“正常”人命运的重大定义虽然根本不存在,关于“残疾”的定义让我们吃了苦头,因为“正常”这个词不容置疑了,我们不能再说什么了。“正常”人坐拥实惠,天经地义,不容置疑,我们既然不属于“正常人”能做的只有尽量从“正常”人手里多争取些发展空间和出路。如果从这拨“正常”人中找不到,我们可以看看另外一拨“正常”人那里有没有,如果谁都不给我们,那我们就没有办法了。
 
是谁人为地划了“正常”人和““残疾”人两个怪圈呢?到底是我们““残疾”人自己,还是“正常”人最终把我们“残疾”人划到了社会公平范围之外呢?那些不容置疑的“正常”究竟合理吗?我们很少去想啊。
 
让我们鲜有成就的原因,现在可以更确切地说了。那就是我们不但习惯了承认自己“残疾”,而且也习惯地承认别人是“正常”的人。


我们改变自己的前提就是改变思维习惯:改变“我是残疾人,别人是正常人”的思维习惯才是“残疾”人“正常”的选择。如果有一天我们“残疾”人习惯地认为自己“正常”了,人想成功就习惯于追求成功,想公平就习惯于追求公平。想幸福就习惯于追求机会和平等,将来成功人士一定在我们当中产生。
 
社会怎么“正常”地和谐呢?社会应当宽容、包容和平等地对待所有平凡的人,建立一个足以让习惯于平凡的人可以安心、自在、幸福地生活的环境,不再划分什么“正常”与“残疾”,或者其他的什么阶层,设置特权或者其他的什么门槛,把平民百姓挡在社会公平正义和平等机会之外,让我们一大堆平民不至于养成为别人的优越而抑郁寡欢的思维习惯,社会就和谐了。

人人都有自己的路,是不一样的想法和不一样的环境引领人们改变了自己行走的方向和到达最终的目的,改变了思维习惯就改变了自己。至少这么想我会觉得生活有奔头。

大家依然习惯地自己认定别人是“残疾人”,或者认定自己“特殊”或者“残疾”,那“残疾”人的成功就是遥遥无期的愿景。那在此前提下,关于残疾人成功人士的讨论和结论只能完全作废。

如此看,我觉得霍金并不“残疾”。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潜龙勿用 2011-02-14 12:56
    自强是残疾人唯一的出路!
    残疾是指生理或心理存在障碍的,在外国如果你身体残疾,只要你能生活在健全人的圈子里,和健全人一样去工作生活,那么在他们的律法里,你是一个健全人。恰恰相反的是你看着是四肢健全,但是心理有障碍,那就是残疾人。

    其实残疾和健全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且可以相互转变,残疾人随时都可能成为健全人,健全人也有可能成为残疾人,无论事故、疾病或是其他原因。(形式上的残健在这里就不讨论了)
  • 杨永建 2011-02-14 18:51
    辩证法的思维真是很令人醒悟,对号自己入座,感觉就是,如果一个残疾人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到应酬的时候,出入高档的酒店感觉就是不太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上来。也许此例有失偏颇,可却是很多残疾人心理的想法,认为我们是弱势,就应该生活在社会的不被关注面,其实恰恰相反,我们要走到前台,这样自己的机会才会多起来。
  • 精忠报国 2011-02-14 22:47
    对于人的身体区别只有健全与残疾之分,“正常人”的概念是个伪命题。如果以健全的肢体来定义人的正常与残疾,那是一个貌似正确的错误。在探讨这个问题时,我们必须正视自己是残疾人的心理状态,尊重自己的残疾。如果我们还是以健全人作为自己的参照物,并以健全人是正常人为定义,那么自己对事物的判断产生极大的偏差,这也许就是困惑的根结所在吧。
  • 何芳 2011-02-15 19:45
    改变一种思维方式,就能改变一件事的结果;
    有位商人为给好朋友祝寿,千挑万选,花费重金买了一幅牡丹图。生日聚会的现场,当牡丹图被展示出来时,众人发现,最上面的一朵牡丹,竟然没有画完整,这不就代表“富贵不全”吗?这位商人顿时觉得无地自容。这时,主人却表示了深深的谢意,他说:“各位都看到了,这朵牡丹花,没有画完它该有的边缘,就是‘无边’,牡丹代表富贵,我的朋友是祝贺我‘富贵无边’。”其实,画工的本意也在于此。这位寿星和画工,都是善于运用思维的智者。
  • 刘炼 2011-05-26 18:36
    精忠报国: 对于人的身体区别只有健全与残疾之分,“正常人”的概念是个伪命题。如果以健全的肢体来定义人的正常与残疾,那是一个貌似正确的错误。在探讨这个问题时,我们必
    身残心不残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