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让梦想在生命中绽放!(Breaking limit, blooming your dream!)(

430已有 1233 次阅读  2012-03-04 20:13   标签康乃馨  天气  我不知道  青春 

才去参加了残健联谊的聚会。会结束前,那些青春洋溢的孩子们送给每个像我这样与会者一束粉红色的康乃馨,花蕾欲开还合,娇嫩可人。可是天气尚凉,我不知道一路寒风,那花儿还能不能够再开。刚到家,儿子赶忙找了个饮料瓶,灌水,然后小心翼翼将花放进瓶子里。不过一会儿,儿子惊喜便地喊:“老爹,花开了!”而此刻我还没从疲乏缓过劲儿来。

 

花真的开了:粉色的花儿花瓣饱满,生机蓬勃又娇羞妩媚,就像联谊会上演节目的那些孩子那样让人感动。我忽然想到,一株康乃馨会生出很多花,每只花被种花的人从枝剪下,要修整,包装,运输,才送到花店,交到买花人的手里,经过这么多的环节,痛苦冷暖都经历了,依然可以绽放美丽,生命力之强实在是应当让人敬畏。人要是缺少了一条腿或者一条胳膊,而那条残肢可以在另一个地方活蹦乱跳,这在我们人类,不要说是天方夜谭,那情景想起来都让人惊悚。

 

我又转念想,假如给某株康乃馨起个名字,花蕾从花株上被采下,又在另一个地方开了花。那朵花该叫什么名字呢?在人们眼里,康乃馨就叫花,不叫那株康乃馨的花了,她的美丽已经似乎不属于原来的那株康乃馨了。其实,人们赞美鲜花,最该赞的是美孕育它的花株啊,那束花作为一段残肢,只是延续花珠的生命力。

 

今天来的来宾很独特。有中越之战的战斗英雄史光柱(他说,现在的人更熟悉史玉柱这个名字)和孙长亭(负伤失去右腿之前,他曾经是足球运动员)。他们把火一样的青春热血和健硕肢体交给了国家,他们的理想是再用自己的力量为自己意外加入的残疾人群体做点儿有益的事情。有来自联合大学的三人盲人音乐组合,他们用自己的热情和勇气嘶声裂肺地张扬搏击的渴望和理想。还有一位一脸稚气,却又早熟懂事的男孩。他说他的理想是摘下天上的星星,把它们分割成好多片,变成无数眼睛,送给那些看不见光明的孩子,而他自己就生活在黑暗中。他清澈,纯粹,满含童真的歌让我最终流下眼泪。一台节目,一台的人,好像一台的花朵,别样绽放。

 

人残疾毕竟不是件好事,也绝对不能导致此人会因为残疾而一朝大彻大悟,立地成佛,或者成为超人。一个人可以因为他的成就和功绩受到别人的赞扬。但是,这最好或者是最终也应当和此人是否残疾没有关系。这就像当你对着一只花的残肢大加赞美的时候最该敬重孕育她,赋予她生命力的那支花株,面对一个人的成功,你只能尊重、赞扬、学习他/她的品德、精神和勤奋。

 

助人为乐就是高兴地做护花使者。无障碍就是为所有有开花梦想的花株提供生长的阳光,土壤和肥料,让遍地鲜花盛开。不管残疾不残疾,你不必去赞美别人,你的梦想也会开花。

 

无论什么样的社会,如果不计其他,那残疾人一定不能是非残疾人的榜样,除非这个社会也残疾了。无论是谁,最可贵的是尊严、品德和精神,一个人的成就只能是一朵花。会上一位主持人说:我理想的社会是大街上有汽车,自行车,婴儿车,轮椅.....车上的人都幸福地笑。这句话让我记忆深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潜龙勿用 2012-03-05 15:28
    所以经过两期残疾人KTV 唱歌之后,我更喜欢《怒放的生命》这首歌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