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今夜,泪的跳动

2已有 1015 次阅读  2013-03-04 23:08   标签人情世故  老爷子  天都 
连着四个晚上都在酒中度过,说痛快也很痛快,淋漓尽致的醉,但今天才感觉到真的好难受,象快要死了一样,一直睡到下午五点才从床上挣扎着起来,肚子空落落的,强迫自己喝了碗面,还把一半又回归到了厕所,这几天都是对瓶吹白,空腹兑白,因为那样醉的快,因为那样能让自己轻松,不是不懂得爱惜自己,是年底的人情世故,所谓的应酬聚会,的确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只能昨天的酒还未醒,今天就又打肿脸充胖子地坐在了酒桌上,喝的昏天暗地,喝的不醒人事,只记得跟老爷子说了很多,还吵了很多,到最后也哭了很多,哭了,很伤心的哭了,嘴里不停的在喊着“为什么?为什么?...”是呀?为什么呢?为什么?心伤的憔悴,我心碎,我心灰,我心累,为情,流过多少泪?然而却依然独守伤悲,后悔,当时的冲动,让爱情的完美变的支离破碎,雨纷飞,掺合着我的泪,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的涩味,拭去眼角的泪,望着眼前一片漆黑,知道,实现那个梦不可能会,愚昧,用酒来把自己灌醉,反而更加伤悲,不小心摔破了酒杯,如同我的心碎,后悔也无法挽回,眺望窗外凄美,天在睡,霓虹灯的鬼魅,折射出那种令人心伤的憔悴,深夜,梦中醒来,很是无奈的睁开疲惫的双眼,看着窗外黑洞洞的夜,静静地聆听寂寞,仿佛,我是一只野狼,站在狂野之中,用孤独的呐喊,敲击着沉睡的黑夜,而每一次低沉的嚎叫,足已撕心裂肺,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证明,在这黑夜里我还真实的存在!爱情,就像生长在对岸两旁的彼岸花,年年对望,等候着春天,年年守候,爱情也就从生长到荒芜,那相恋时的甜蜜,相处时的执拗,离别时的苦涩,而我,经不起经年的诱惑,蚕食着青春,踏上了一条不知道来路,不知去处的路,我的文字里,写满了忧伤,可是,我不知道忧伤的根源在哪里,苦苦思索,无数次游离在忧伤的边缘中,忧伤如同一杯毒药,而我任由自己慢慢品尝,或是心甘情愿的被这杯毒药吞噬,如同香烟,抽了,会上瘾,在静静的夜里,静听着街道上快速飞奔的车子与地面激烈摩擦的声响,那声音,如同呼啸过耳的子弹,刺破余黑,在昏暗的灯影下划出优美的曲线,脑子里,那些乎暗乎明的记忆,我从不曾想把它忘记,只是把它藏在心灵的最深处,当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把它拿出,慢慢咀嚼...锦衾冷意夜苍凉,九幽残月影如霜。风雪呼啸入耳畔,残音未断枉惆怅。遥遥相望几时休,归期漫漫独倚窗。思伊常伴潸然泪,一纸素笺诉衷肠。触景伤情倍凄凉,寒夜萧萧寻微光。夜半无人风雪尽,寒江渚上夜苍茫!韶光三千繁华,霜染万缕青丝,只为一语情长?岁月静若安好,可,谁许我地久天长!墨绘生死情,染尽离别殇。白驹过隙,日光荏苒,皇皇二十载,一事也无成,廿十年风和雨,已是枉然梦尽迁,世间繁华皆是过眼云烟,我本凡人,怎奈情场风雨茫然?潇潇雪夜寒,思伊惹阑珊,望眼欲穿,魂断肠!冬意凉,皓月惶,赠与万物披银霜,云流浪,风轻飏,转瞬雪苍茫,相思更续愁断肠,相依几许人惶惶,一腔痴怨人倚窗,雪落人间纷扬,影儿乱,心暗殇,一任风雪暗夜凉,翌晨,漫步阡陌,举头望天云悠扬,低头白雪惹惆怅,天地混一色,不觉沉浮万千,世事本无常,昨日草木依旧,而如今万物尽被霜染,唯留一片相思白!惹得相思,乱了情丝!陌上行,万云开,皓月明,离歌新阕唱,泪洒已成行,把酒问明月,静夜思如狂!举觞,莫道人世沧桑,只道世事无常,自斟自饮,邀月共与孤光!万缕清风万里云,青灯扑朔影残殇,惹起旧愁思无限,纵使九幽无明月,自是枉然人断肠,古今梦一场,思绪愁断肠,何处话凄凉,何处惹尘埃,梦境中的惆怅,几多彷徨,谁惹我几多思量?一夜幽梦长,相思谁人共?独自拟伤情,情未尽,路已绝,红尘看破情难却,淡看镜中双泪姿,手持白芙笔,锦书犹为成,明珠已决堤,清歌一曲遥相寄,锦书一封明月托,笑之,佳人亦不知,悲已酿,情未果,一路且千寻,寻尽天涯路,伊人在何处?夜里相思夜里愁,梦里伊人梦里眸,长夜寂,魂常依,青丝空自许,三千白发愁。一曲清幽酒一杯,遥怕伊人迟无归,望断彼岸天尽处,不见海棠相似人,心憔悴,泪空坠,举杯高歌云对月,何必伤神谱七绝,侵染一抹缘,锦袖浮香银,月下歌一曲,何故春来迟,白雪梅花坠,香消袭冷昧,纷纭乱零间,独显孤独味,人生亦如棋,绝情何太急。
                                                                                 -----凯  夜记
             
  习惯失眠,习惯安静的夜,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一个人的世界很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冷了给自己加件外套,病了,给自己一份坚强,失败了,给自己一个目标,跌到了,在伤痛中爬起并给自己一个宽容的微笑,是啊,总是一个人,也许不太顺心的人生,因而才会起了涟漪,夜,又肆无忌惮的失眠,早已在失眠中习惯整理过往的记忆,岁月的遗忘,时光的溜走,追逐,追逐那永远回不去的年华,呵呵,很多时候,过去是无从想念的,遗失了发黄的照片,遗失了曾经保存很久的东西,遗失了枯萎的记忆,伸手也抓不到任何东西,曾经,希望有那么一个人一直陪着我,曾经,希望可以相濡以沫,我愿掏出我的真心,却诠释不了所谓的真情实意,一切在年华的洗礼中开始变化莫测,即使我没有了退路,即使我一无所有,但我还是快乐的,因为在永远没有实现之前我可以就此离去,去追求我想要的东西,哪怕连青春都失去,我总是在成长中的梦境里完成生命现实里不愿上演的别离和割舍,这样的梦境是否太过冰凉与残忍,看时间多危难多险,如反复无常的气候,没有地图,我一路走一路被辜负。一路点燃希望一路寻找答案,过去畅想有多快乐,现实的遗憾就有多悠长,一个人的落寞,只有自己清楚,对着自己的心倾诉,也许这个时间很小,小到两个不相干的人总是无端相遇,有时候,这个时世界很大,大到即使翻遍每个角落,也找不到想要的那个人,只能对着天空一笑而过。岁月悠悠,梦也悠悠,几多惆怅化无言,多少往事只能成为永恒的追忆,时光似乎走了好久,踏着岁月的细沙去苦苦追寻那些曾经,无奈,记忆的碎片却跌落在时光的长廊里,刺痛了梦中的花香,隐去了故事的结尾,年华轻弹,花事向晚,漫步在时间空隙里的记忆,不时被微风吹起,抖落了一江柔情似水般的画卷,瘦却在唐风宋雨的诗行里,拉起了岁月的帷幕,漫无目的思绪游离在被放逐的原野,丝丝愁意褶皱了往事的泪痕,在这个孤寒的夜晚,似乎,除了凭添几缕伤感之外,好像,便再无其他,凝眸而望,季节的容颜依旧,只是那些被弹落的昨日缱绻在时光遗忘的角落,觉醒在心中的柔情,细数着过往的点点云烟,始终不缺一笔风雅,流转在笔尖的思绪,带去了昔日的芬芳,也望穿了如花笑靥,拈笔落字,却误入了记忆深处,兜兜转转,却怎么也看不到尽头,梦里欢声,歌泣了一朝春光,微醺了岁月的沉香,啼恨长歌一曲,幽怨深深,也换不回当年景,晚风吹庭过,带起几滴掩埋在尘埃里清泪,执笔临摹处,多少瘦影抚素弦,冷月清辉下,弹奏的永远是一曲凄凉,几多凄迷,又几多彷徨,这些年我轻逝的时光,被沿途的风景用工笔画牢牢的记刻下来,涂鸦了我半梦半醒的青涩流年,不经意间,却还要染上回忆的痛,几番岁月阑珊透,浑浑噩噩的,在不知不觉中就这样成为了流年里的支配者,看着时间的流逝曾经也幻想过,独饮一杯案前酒,醉舞一段参差不齐的百态人生,彩排出一道道绚丽且唯美的风景线,只是无奈,梦里却是落红拈花叹,惆怅滋生,锦瑟年华苍样,时光如水,且歌且行,带走了昨日蔓延滋长的浪漫,恐怕唯一带不去的,也许就是那些沉淀下来的记忆了,喜欢冬天的夜,透着分外分明的素月,望着远处的街灯,依稀可以看到那些曾经,在满目疮痍的星辉点缀下,剪碎了昔日的背影,涂填了那一抹嫣红,散落在了哀怨与幽深的心扉里,不落一纸浓霜,借着朦胧的月色,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那方豆蔻般的青春,穿梭在空隙的记忆,没有多少感人肺腑,也没有多涛声依旧,有的只是微微泛黄的痛,有的只是那些个在枯竭的老树根下,走了一圈又一圈的年轮,一直以来,都喜欢沉浸于自己的故事中,我知道,一旦被故事选中,就在也没有资格去懵懂了,静静的信步在时光的长廊,过期的拥抱来不及去彩排,就已经搁置在记忆的浅滩,目送了那些渐行渐远的悲伤,任凭浪花呼啸,却浑然不觉,也不抒半纸残章断句,填一阕孤独,写尽离恨愁绪,跳动的音符,划破了指尖上的宿命,在布满伤痕的琴弦上,奏响了那些梦里梦外的尘埃,诠释了阡陌红尘里的颠沛流离,一如参禅不说话,走过了岁月的馨香,素描了如莲般的心事,轮回在时间的画轴里,半盏青灯半盏叹,没有虔诚的愚拜,也没有焚香的感动,有的只是那声声远传的晨钟暮鼓相伴,萦绕在耳边的钟声,敲响了回忆的窗,开启在泪痕的尽头,久久不忍离去,隔着思念的乐章,去涂白手中残留的一指余温,苦涩铅华却要披上厚重的素衣,去追忆流年轶事里泛起的阵阵涟漪,在凄婉羁绊的旅途中去遇见最初的那惊鸿一瞥,褪去感情的色彩,弥漫在蜷缩的故事里,无语凝咽,惹泪长流,年华一度,醉梦如歌,回首处,已是过境时迁,若说,记忆是镂刻在曲水镜花里的一束光,无论如何去揣摩,都杜撰不出回忆的倒影,可是,为何却要在荒芜的年华里,铸成一道道消瘦殆尽的忧伤,念念碎,多少盛开到荼靡的如烟往事,如今,却早已散落在西楼楼外楼的一角,斑驳了流年,老去了光阴,也消瘦了容颜,凭栏顾盼,西风紧,挽过眉间的思绪,竟也这般无奈,夜阑下轻叹,卷起一地的感伤,无语话凄凉。醉染阑珊泪雨痴,韶华暗换笑霜浓,素笺盈墨凝愁怨,那堪冷,点墨成痴为那般?恍恍惚惚间,飘雪覆盖了寂寥,旧菊却是零落成泥,碾做了尘,不留余香点点,隔远山,惆怅去,人堪比黄花瘦,高楼梦杳,风过小窗时,半盏薄酒问尽归期,醉意娇柔无奈的烟波,冬水瘦梅妆,更惹愁绪最悲凄,阔别繁华,流连于尘世的孤独,却依旧摆脱不了世俗的痴缠,浮生若梦,开出了宛若隔世的烟花,是那么的璀璨,那么的须臾,虽然,可以远观,但却不能近看,青春一时的岁晕,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时光几番风雨偷换,回眸处,依旧是泪迹斑斑,苏醒在尘埃深处的记忆,却也颠覆不了年华里的凄婉悠长,长歌谢幕,徘徊在梦中的昨天,再度泛起了记忆的浪花,颂一曲梵音,青灯下自由了旋律,重诉忧伤,祭奠被时光束缚的绮梦,坠入斑斓清寒的别苑中,让泪水诗化青春,别过韶华。当笔尖在纸上划过,一声声的回响在心里久久地徘徊!不肯离去,我要的多么?我能做什么?我该怎么做?那些不曾成熟的问题从来都没有间断过,何时才会得到我想要的答案?等待着,祈祷着,也静静地回味着!最近发生了很多让我很不愉快的事情,我知道,我需要时间来整理我的思绪,不知道为什么,我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了,我想,或许是我太过争强好胜了,太要面子了;也或许是我太过掩饰我自己了。到底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可能这个问题也只有我自己知道!一直以来我告诉自己不要难过,不要悲伤,不要去想,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变得开心快乐,可以再怎么样努力快乐的人,注定也是悲伤的,因为所有的快乐都是装出来的,我开始迷茫了,找不到方向了,有时候不知道自己是谁,在什么位置,在什么角度,一切都是那么的,那么的不明确。我应该向前走?还是停留自己的脚步好好的休息一下,害怕遗忘,害怕失去,害怕一切不能够发生但是又发生了控制不了的事情,在这样的情感中让我难过着,让我痛苦着,人都是有欲望的,开始越想得到什么,往往就会失去什么,说不出的感觉,有些事情真的要在绝望的时候才能够看的清楚,我从不祈求有人能够懂我的悲伤!或许,只是我单纯的虚拟着,虚拟着未来的美好,美好的未来总是会在现实里被弄得体无完肤,现实太过无情,冷血的不知如何去应声它,上帝和我开着玩笑,把我的一切剥夺,让我伤心难过,从头再来,已经输了开头,结尾了结局,少掉了那可悲的过渡,云烟之中,上帝是否在偷笑,偷笑我的孤独,偷笑我的哀怨,拿着那不属于我的快乐,心开始着不安,彷徨,拿着那锋利的小刀,放在左胸前,欲把心切出,用针把它缝合,这样以为心就可以完整点,直到下一秒、才发觉只是把它伤得更彻底,更破碎,无语的躲在黑夜的一角,享受着黑夜对我的抚摸,对我的暧昧,黑夜,我如幽灵的晃荡在冰冷的长街,晃荡在那昏黄的街灯下,映射的影子,默默的跟着我,开始觉得不孤独,因为有它每天陪着我,陪着我一路同行。刹那间的刺痛,我站在时光渡口,浩瀚的天空,抬头,依稀清楚可以看见云梦誓言,我沉重的呼吸,我慢慢放慢追逐的视觉,在那个容若的词里,温柔顷刻,模糊迷离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无奈,一生情,一华忆,前世今生,惆怅无限,此刻,我只想闭上双眼。记忆仍是一场残酷的挑衅,我不知道,今生该以怎样的方式才能解脱寂寞的流年,岁月如何歌?我一次次撤痛自己信誓旦旦,接沐一切沉寂已久的苍白,身竭力尽,该如何解脱?我落单,五脏六腑都摇摇晃晃,倾尽一生柔,瘦落黄花时,花落有谁知?我仍徘徊在原地,或许,是一生,独对苍穹,亦以为,我是快乐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许仙与白娘子,情长遥思爱的韵颂,生死相依,吟若一首唱不完的歌,一阙颂不完的词,相思瘦尽,生死相许,煮泪焚心,烟花总是易冷,我以为,我会将前程过眼云烟,我曾是那么努力的傲而执手,落单的将一切繁华,蔓延深处的无法于诉,我生命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丢在了哪里?触可不及的尘埃,缤纷世界,我感受不到了,如履薄冰地行程尘间,携着脆弱,那份属于我的永远,已经远了吗?所谓伊人总是在水一方,无处安放的年华摄人心魄,岁月唯美而又怜感,深逐岁月短暂的依旧,失落冷词的脆弱,我捡起一片凌乱的思绪,凝视木讷,人海茫茫,当一切永恒交融在碎心边缘,只有在心境之时,才会深刻,疼在思量,忍在坚持,红场容颜,年华殇,浅吟落花美,缠绵及往昔,一片风月,与我共永,谱写千万,只为那一场风花雪夜,风缘数起,沧桑冰凉,摇曳若花净雅素淡,我写一纸相思,书吟一笔研墨,倾尽一世,红尘邂逅,不愿醒来,千年万载,愿我的笔尖写满海枯石乱,写三千痴绵,吟刻地老天荒,印刻寂寞的爱恋,相思瘦尽人憔悴,我把风过阡陌怜,我怜我自己,竟是活的那样的无奈,明明是很在乎的追随,却要装作无所谓,明明不想疼,却又要枕一滴泪成殇,翻来覆去,让人深刻,书吟成醉,滴墨成殇,如果能忘却,如果不奢望,如果不深刻,如果不在意,或许,我没有这么累,也不会那么疼,那匆匆的一生,一曲清泪无奈着岁月,无处安放的年华,细数时光的遥远,才知道,我把曾经藏在了永远,不知道会不会海枯石烂?众生万物,都依然扣着窗棂,每个人都有不愿跟人分享的伤痛,在一个转身的距离,便又遥远的将它深藏,我还能希望彼此有一天在聊天的记录里,我还能叮咛着好好的照顾自己,虽然一直都是那么简单而又不知说过多少次的原话,却依然能深深触动我的关怀,我还是属于那个承诺的永远。青丝从光阴,白发痴佳人,待词续吻欢,梦醒泪湿枕。有人说,爱并不一定要得到,只要曾经最美,远远地看着所爱的人能幸福,就好,我觉得这纯属扯淡,我不是圣人,接受不了这样高端的思想,我不可能看着曾经喜欢的人被别人挽着手幸福洋溢,而自己却还要满脸堆笑地说:看着你们幸福真好,我不是傻瓜,做不到这么的伪装,感情上,爱了,痛了,付出了,怎么能会不求回报?有句话说,动什么都别动感情,衣服不喜欢了可以换一件,人不喜欢了,也可以换一个,只是,换了,最初的那种感觉就不再了,一旦经历了太多感情,就会慢慢得倦了,累了,到最后连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都分不清了,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些人,让你流泪,让你难过,让你得不到,却又放不下,从春天等到了秋天,而那人却只给你了一个冬天,她的心里有你,但不全是你,所以就注定,你们之间只是:你不懂我,我不怪你。庄子说,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简帧说,时光,重叠在一棵树上。让懂的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让世界是世界,我甘心是我的茧,深情既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一往情深的人,必定输的很惨,年少时倔强,爱上了就爱上了,可当结局落幕,只能愿赌服输,然后,生活归于生活,可以像三毛般去流浪,可以像顾城般肆意,也可以像普拉斯般彻底。空荡的房间,落寞的心,一个人独自嗟叹感伤,面对前途的迷茫,其实害怕一个人的孤独,却不得不习惯了一个人的寂寞,是夜,如死海般沉寂,畏缩在墙角,静静地听着依旧是伤感的曲子,面无表情,想哭却发现已没有再哭的力气,即使哭断肠,也没有人安慰,于是不想再掉泪,就让今夜放纵一回悲伤,趁着无人的时光,待到阳光下再假装坚强,拾起明媚的行装,为什么只是我一个人?我还在等待什么?面对前方一片未知,心如止水,不知何去何从,心情开始低落,不知何时才能平复,此去经年,天各一方,听更漏,拈红豆,相思吟罢红颜瘦。人成各,今非昨,谁将离索,锦书相托。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今夜,是谁无眠和星独处,私语低诉那场风花雪月下深深的思念,清冷的月辉,深深潜伏于眉宇,月无言,人依旧,那一抹容颜遗忘天涯,了无相望,瑟瑟寒风划过眼眸,心期便隔天涯,这一世,谁为谁守望天涯,谁为谁望断归路,依恋之情,若落花如流水,而我,只在光阴里想念着,只为那一抹幽深的回眸,多愁善感的人儿,思绪难抑,寄了多少哀愁相思,数着时间,点点滴滴的过,笔落成曲,暗把相思藏,拈一粒红豆,只为相思寄一曲哀愁,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几次细思量,情愿相思苦,泪珠不尽情难止,一语哀伤,只为风月情浓,春怨秋悲皆自惹,不怨天不问地,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心已定,便难止,锦书相托为伊知,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一世韶华,转眼成空,斑驳的过往,撩起无尽的相思意,抬望眼,灯火阑珊,月色依旧,翻遍诗词格句,越过千年清梦,唯有袅袅的梦香,穿透月影,把一束牵念开成如花的寂寞,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一把相思惆怅泪难诉,心中有知泪难止,奈何相爱相思又相离千里,终日问相思,看百花到尽头,泪液无止休,此份相思怎能丢?一把相思豆,凝眉愁思浓,愁里思绪万千,抬头犹自一人独守,堪叹一朝清愁,欲把尺素相传,难解心头愁,泪语凝噎,寄了相思,寄了心儿,寄不去惆怅人,独自守哀愁,问世间,谁会为谁深情不移,谁会伴谁不离不弃,太多的错落,太多的迷离,世事的轮回,情深或缘浅,千年后仍旧痴心一片,花落琴弦,抚一曲离合悲欢,不去不散,相思唯增不减。
     对于爱情,我也曾期望过地久天长,也曾想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是现实却让人咽不下爱情的面包,不是不懂爱,只是到了最后,自己再也没有能力去爱别人,记得君姐曾对我说“每个不想恋爱的人心里总藏着一个人”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也许,我还忘记不了那个人,也许,谈到那个名字我还会痛,也许,我还是…只是,那只是也许,两条注定不能相交的平行线,所以,也就不会有现在和未来,剩下的只是物是人非的沧海与曾经最漫长的等待,最近习惯了凌晨天亮后才入睡,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习惯,但就是改不了,习惯一旦养成,就像是毒品一样让人上瘾,很难戒掉,就像爱上一个人,很难忘记,敏姐说的很对“网络有时很虚幻,有时有很真实,这要看你怎么去看待了”没有人知道,一段感情,要经过多少风雨,才能经得起反复丈量,也没有人了解,一段记忆,要有怎样的铭心,才会奈过浮生相守的困倦,随心随意的缘,随思随念的盼,纵经不住世事流转,若诸般相携诸般念,未曾换得一段月下花前,今生如若能有一次灵心相握,又何惧他日流光置换?相逢倾一笑,缄默两心间,相知凭一念,何叹天涯远,青丝锁了云鬓,瘦笔悴了容颜,老去的季节里,未知谁遣散了流年,任其妙心慧眼又怎能把尘网洞穿,莫叹人生路弯,莫怨人间梦短,醉时清醒,醒时独欢,生于这十丈尘寰,作茧抽丝百转千结怎了断,纵孤独一世,孑然一生,也要倾一念心之悸动,醉一次悱恻缠绵,若相知缘浅,相携难遂愿,亦会感恩那难舍的情缘,纵相别的日子,萍居陌上寂如烟,也终不悔那一段风华转眼,紫陌浮生,我用一世寻找,用一生远行,踏出的履音,只为叩响永夜的重门,一念起,花开陌上,一念落,季节飘零,霜风雪雨,苦乐随行,所有的顾盼,所有的憧憬,所有的爱恨,所有的曾经,生命的扉页,涂满了密密麻麻的渴望,岁月的红笺,写满了轻轻浅浅的虔诚,一切辗转,一切奔赴,是否只为聆听一种感动,拾得的何尝不是一种心情,红尘的渡口,有多少人隔着岁月的烟光眺望时空的走廊,洞开处,我看见纵横的脉络里是一些沉埋在季节里的凌乱和慌张,还有一些安稳沉睡的渴望,那是经年里失落的梦境,更是一些沧海到桑田的怀想,一些人在这里徘徊,一些人在这里守望,或找寻一个可以在烟尘里携手日落的归人,或缅怀一段走了一半又折回的地老天荒,人生只能在路上,梦想只能在前方,无论怎样回头,无论怎样不舍,谁又能拾回旧时光?铭刻了记忆,老去了悲凉,一帧微笑的影像,妥贴着心境,安稳着面庞,拥紧一刻短暂的幸福,欣然一段静默时光,任一生的情怀,在风雨中徜徉,流转的岁月,谁不会是谁的前尘过往,纵情沉醉,率性今生,何须纠结明天是否会看见阳光,更无须探问那一个等不到的地久天长。言笑晏晏,掩多愁,谁言悲欢?谁述离殇?素时锦年,花已向晚,几多烟雨氤氲了谁的惆怅,让一场风景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忧伤,千年不散,雪花飘零,在暖阳中慢慢融化,瑶露顺着枯黄的树叶落往红尘,注定一世沧桑的宿命,夜已寒,星月冷,一盏枯灯,只影映轩窗,眉锁相思,锁不住此间的寂寥,邂逅是一首歌,有谁能继续吟唱,唱尽人间的欢乐,相识是一场雪,有谁能让它融化现春朝,相守是一樽酒,有谁能够醉在其中,不能自己,思念,只有文字懂,忧伤,只有歌声懂,寂寞,只有黑夜懂,倾一世柔情,画三生美景,定格那回眸时的翩然一笑,伴我轮回千年,心落繁花花满地,花降凡尘霜漫天,繁华落尽年华耗,容颜消,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又丝网,心有千千结,剪不断,理还乱,叶落成阵,寒雁孤鸣,叹一声长亭别离苦,蝶衣舞罢双飞去,柔情哪堪寒风凌厉,叶残,花凋,人孤独,寒夜沉沉如水,风紧窗闭枝摇,深宵谁赏玉清颜,都将心事付流水,无寐,喜欢夜深人静,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尽情的呼吸,夜,寂寞的如此空虚,繁星三两颗,灯火四五盏,唯独我这寂寞的人还在夜里狂欢,我做拥抱的姿态,将所有的夜色揽进怀里,拥抱天空太远,拥抱大地太凉,那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那是一种痛彻心扉的凄凉,我只能拥抱空气,而回忆太过拥挤,我甚至无法呼吸,爱是孤单的心事,不懂微笑的意思,只能像一朵向日葵,在夜里默默的坚持,爱是孤单的心事,多希望对我诚实,一直爱着,用我自己的方式,这么长时间,我还是如此患得患失,我还是这样百感交集,至少思念不会放肆的写在脸上变成黑眼圈,曾经用寂寞来做过试验,结果还是渴望爱能陪在我身边。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冯勤伟 2013-03-05 07:40
    小兄弟,我们都不容易!没有工作的拼命想找到一份工作;而有了工作的又经常会在工作中遭到别人的歧视。所以,只有我们的内心真正强大了,心里不再去在乎这些东西之后,我们才可以远离这种伤害!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