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小品《追悔莫及》

2已有 1198 次阅读  2011-04-12 16:55   标签office  style  小品  后悔药 

追悔莫及

(小品)

作者:吕东红

 

时间:一个平常的日子

地点:城市某小区单元房

人物:张杏花——女,三十岁左右,某公司员工

      李老汉——男,七十岁左右,农民

      李全保——男,三十多岁,某公司经理,李老汉之子,张杏花的丈夫

      拾荒人——男,五十岁左右

 

(幕启:张杏花走上舞台,忙碌,一会儿擦桌子,一会儿扫地)

张杏花  哎呀,好容易倒休一天,也不得闲,累死我了!(坐到沙发上休息,电话铃声响起,接电话)喂,全保?哈哈,老公,你几点下班?咋那么晚?啊?谁?你爹要来咱家?他来干什么?是不是又来要钱?(对方挂断电话)哎,哎,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咋就把电话挂断了?(气呼呼地)唉,真是越渴越没水,越怕越来鬼,全保的这个穷鬼老爹,又要上门来了。人常说,车缺不了辕,可人不得全。要说我吧,倒是找了个好男人,要形象赛过谢霆锋,奖金加底薪,一个月(比划手指)这个数,(忙捂嘴,左右瞧瞧)可我家全保他偏偏就摊了个农村老爹。工资有多少,可不能让那个死老汉知道,他要是知道了,准得又来剥削我们。大前年,老汉说要养猪,来和我们借钱,我那个臭男人,他没和我打半声招呼,就给老汉拿走七千五。为这事,我们两口子闹腾了好几个月,气的我差点得了鼓症。这一晃三年过去了,我还以为老汉再不好意思登门了,哪想到,他又舔着脸来了。哼,墙要脸,树要皮,电线杆子还要水泥呢,他这是一点脸都不要了。这次,我绝对不会给他好脸子看!我要让他这辈子再也不敢到我跟前露他的毛脸脸。

      (李老汉背着一个口袋上场,敲门,半天没动静,耳朵贴在门上,再敲,还是没动静,又敲)

张杏花(猛地拉开门)谁啦?大清早的,报丧来了?

李老汉(尴尬地)杏花,是我。

张杏花(没好气地)呀,咋是个你?你来的过早了,你儿还没下班呢。

李老汉  嘿嘿,你们谁在也一样。

      (张杏花挡在前面,冷眼看着李老汉,李老汉立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电话铃响起,张杏花急忙进屋接电话,李老汉也顺势进了门)

张杏花(没好气地)我知道是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爹?(瞪了李老汉一眼)来了!(猛地挂断电话,抱着胳膊冷冷地看着李老汉)

      (李老汉进门后要坐沙发,张杏花不客气地拦住他)

张杏花  哎呀,看看你,一脚的泥沙,也好意思在这亮晶晶的地板上踩踏?(把拖鞋摔倒地板上)换拖鞋,别弄脏了我家!

      (李老汉忙脱鞋,换鞋,张杏花在一旁厌恶地捏住鼻子)

李老汉  杏花,毛毛嘞?咋不在?

张杏花  上学去了,他可不能和你们一样,当一辈子睁眼瞎。没有文化的人,满肚子蛆虫,一点人事都不懂!

李老汉(陪着笑脸)噢,噢,有文化好、有文化好。当年,我就是咬着牙、横下心,再苦再难也要供我家全保上完大学……

张杏花  行了、行了,又想给我痛说革命家史了?你就少说几句吧,你儿子李全保已经念叨的把我耳朵根子都磨起老茧了……

李老汉  嘿嘿,不说了,不说了,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水)

      (张杏花一把夺过杯子,李老汉楞在那里,张杏花拿了个一次性的杯子,倒了点水放到李老汉面前,拿起李老汉用过的杯,把水倒掉,拿出纸巾擦拭杯口)

李老汉(急忙端起杯子,把一杯水灌进肚子里,抹抹嘴角)这水真清凉。(自己倒水喝)

张杏花  你要是不咋渴,就少喝点,我们的水都是拿钱买的,不像你们村里人,井里的水想打多少打多少。

李老汉  噢,噢,我不渴,不渴,不喝了。杏花,今天不是休息日,我还怕你们家里没人嘞。

张杏花  我不是人?

李老汉  不是、不是……

张杏花(杏眼圆睁)你才不是人呢!你骂谁嘞?吃上疯狗肉了?

李老汉  不是、不是……我没说你不是人……

张杏花(冷着脸)那你说谁呢?

李老汉(口吃)我……

张杏花(不客气地)我得上班去了。

李老汉  听全保说,你今天轮休……

张杏花  单位临时有事,我得走了。

李老汉  行、行,你赶紧忙去吧,不用管我。(坐到沙发上)

(张杏花提起包,在镜子前照照,看着李老汉,李老汉以为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忙整理自己的衣服,冲张杏花傻笑)

张杏花(下逐客令)我要锁门了。我们两口子都不在家,我有点不放心。我们小区后面有个小花园,那里面空气挺新鲜的。要不,你先去外面溜达溜达……

李老汉(明白过来了)噢。(丧气地站起身来,突然一转身,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张杏花  哼,你以为自己是个屁?也想来我这里弄个惊天动地!(出门,又返回去,提起李老汉拿来的口袋,打开看,闻闻,厌恶地把脸扭向一边)一袋子破葫芦瓜子,肯定放了好几年了,一股子发霉味儿。发现前面有人)哎,我说,那个捡破烂的,你等等。

(拾荒人上场)

张杏花  把这破烂拿走吧,省得污染空气。

      (拾荒人提起袋子走了)

张杏花(又返回家里,放下包,载歌载舞)大摇那个大摆我走上那个台,你把你那个小白脸脸给我掉过来……

      (李宝全急匆匆地上场)

张杏花  全保,咋这么早就回来了?

李宝全(四下张望)咱爹哪去了?

张杏花  到花园溜达去了。

李全宝  不是刚来吗?咋就出去溜达?

张杏花  我和他说了,我要去单位。

李全宝  你不是轮休吗?

张杏花  单位临时有事。

李全宝  别找借口了!再说,你有事走你的,你把老人家赶出去像什么话?

张杏花  我也是好心,家里电器这么多,他没文化,大字不识一个,啥也不懂,万一瞎按开关,不小心触电,出了人命咋办?

李全宝  你别胡搅蛮缠了,你就是嫌弃老人,故意赶他走!

张杏花  哼,造谣!

李全宝  我造谣?上次我爹要养猪,我给他拿了七千五百块钱,你是寻死觅活的和我闹,弄得我爹三年没登门。今天,他老人家好容易又来了,你、你却把他赶出门去了……

      (电话铃响起,接电话)啊,爹呀,你在哪呢?赶紧回来,咱爷俩好好喝两杯呀。你咋要回去呢?啊?已经买票了?爹,噢,噢,那,(哭腔)爹,你一来就又回去了,连毛毛的面儿都没见着,我……(痛苦地拿着话筒发抖,片刻后才慢慢放下电话)

      (张杏花在一旁看着他,有点心虚)

李全宝(忍着火气)我爹拿来的那袋葫芦瓜子呢?

张杏花(陪着笑脸)唉,我,我闻见一股子发霉味,就让收破烂的人拿走了……

李全宝  啊?你,你说什么?那袋子,你……

张杏花  我让收破烂的拿走了。你要想吃瓜子,我去买……

李全宝(气得发晕,手指颤抖地指着张杏花)你,你……

张杏花(无所谓地)一袋子发霉的葫芦子,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李全宝(忍无可忍地抽了张杏花一个耳光)你这个无耻的臭婆娘!

张杏花(不敢相信地望着丈夫)啊?你敢打我?(哭)好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想当年,咱们班里的男同学,有多少人追求我呀,我不嫌弃你是个农村人,死心塌地爱上你,你却敢这样对待我?我,我要和你离婚!

李全宝  离就离!我已经受够了!为了你,我爹三年没登门。他拿了咱七千五,养了几头猪,现在已经成了养猪专业户。我爹他知道我最爱吃葫芦瓜子,老人家攒了整整三年,今天给我送上门来,却被你赶出了家门……(哭)爹,儿子对不起你呀!

张杏花(大哭)一袋子破瓜子,至于吗?想吃去农贸市场买去,要多少有多少!

李全宝 你知道个屁!那瓜子底下有个纸包,里面包着三万块钱,那是我爹还咱的钱!

张杏花(如雷击顶,哭声戛然而止)啊?这是真的?

李全宝 那可是我爹的血汗钱呀,你竟然、竟然给弄丢了……

张杏花(焦急如焚)那,那赶紧去找呀!

李全宝  去哪找?你知道那收破烂的去了哪里?他是哪的人?在什么地方住?你还想找回钱来?别做梦了!

张杏花(绝望地)哎呀,糊涂的老爹呀,这事你咋就不和我说呢?我的妈呀,这可咋办呀!

李全宝  叫你姥姥也没用了!你也是有儿子的人,如果咱儿子长大后也这样对待你和我,你会咋想?百善孝为先,你这个不仁不义、不孝顺的臭婆娘,等着吧!我要先回老家看我爹,回来就和你离婚!(怒火万丈地跑下)

张杏花  全保,全保,我,我错了,我不想离开你,咱儿子不能没有爸爸呀……唉呀,我,我咋就这命呢?(看到桌子上的酒瓶,打开口,猛地往肚子里灌,然后颓然坐到沙发上)喝再多的酒,也尿不出我心里的痛苦呀!我好后悔呀!我要去买后悔药!(跌跌撞撞地跑下,突然停住脚步,绝望地)大家说,这个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吗?

                                                

 (幕落)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