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重读《荷塘月色》

2已有 1028 次阅读  2011-12-01 13:03   标签生活  文章  荷塘月色  社会变革  朱自清 
随手翻开一本书,不经意间看到了一句: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说不清楚为什么,不由自主地找出了朱自清先生的那篇《荷塘月色》。
大概是最近感情上出了些问题,看着文章的第一句,心里似乎有许许多多的暇思。继续默默地读着朱老先生的字迹,不禁开始敬佩朱老的思维细腻,一个月光下的荷塘,在其笔中顿生意境。那小路有着寂寞,杨柳和树有点怕人,荷叶田田,荷花袅娜,微风徐徐犹如动听的歌声,流水脉脉宛然是一塘有情的波纹,月光轻轻地流泄,青雾悠悠地弥漫,满月与淡淡的云交相呼应,如此和谐的旋律,怎能不让人如痴如醉。
最喜欢朱老的那句“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生活在尘世间,许多时候都不能做一个真实的自己,时事形势机遇命运,往往会扭曲一个人的人生,要想生存,你必须方弃执著。朱老不是圣人,也没能逃脱这世俗的泥潭,只是朱老有着明镜的心,教书育人,做学问都无愧于心,所以在这个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
20世纪二十年代,中国正处于社会变革期,满清覆亡虽然是时代的进步,可却深深地刺痛了文人的心。文人最怕动乱,因为动乱会使文化产生质变,文人也会因此而时事化,政治化。王国维的殉情正是对文化质变的愤慨,一种文化熟悉了,一个时代熟悉了,换一个,将是对命运的摧残。然而有许多人没有像王国维一样,郭沫若,鲁迅,季羡林,朱老等人都没有,也许是他们太年轻,不懂世事,也许是他们想着怎么用文章去理解时代。
其实,朱老一直都是痛苦的,经历了大的时代变迁,人总会徒增感慨。清王朝虽说腐朽,可仍然缔造了她曾有的辉煌。身在清末,生在乱世,朱老的文字总是很含蓄地表达着伤痛。与其相反的恰恰是鲁迅先生,犀利的文字犹如回马枪,杀手锏,读了这么多他的文章,最喜欢的就是社戏和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因为这些里面的文字没有政治色彩。其实鲁迅先生早已政治化了,无论你同不同意,最终的他都早已不是文人了。
似乎说远了,朱老的《荷塘月色》中有一句“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禅声和水里的蛙声,但热闹的是他们,我什么都没有”。此句正与开头的“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相对照,虽然身处清华园,可混乱的社会,变动的时代,怎能让人安心,外界的蝉鸣与蛙叫正是那兴起的一次次战乱,军阀之间乱斗,封建残余的残喘,帝国主义的叫嚣,这个祖国正处于风雨飘摇之间。文人最易伤感,祖国犹如母亲,当母亲处于病痛之时,儿女怎能不伤,安居于清华园的朱老又怎能安居。想起采莲的事来,那是江南的旧俗,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梁元帝是浪漫的,嬉游于采莲的光景之中,想想,这美丽光景不正是朱老所期盼的吗。安定生活,和谐社会,平等待人,与民同乐,一片祥和的世界,我们又怎能无福消受呢!“今晚若采莲,谁能不藕歌”“叶嫩花如初,浅笑着丽裳”,《采莲赋》《西洲曲》,都是快乐的少女之歌。
世界本是平静的,心灵本是清澈的,“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熟睡好久了”,也许只有夜晚才是最安宁的,没有纷争,没有打扰,即便是苍茫的月下,也是一片宁静。朱老是喜欢安静的,白天行走于闹世之中,或谈古论今,或针砭时弊,或倾诉委屈,或笑看人生。这些都是活着的外表,而心灵的内质却只有月夜下看的清晰。曲折的荷塘,淡淡的月色,在朱老的世界中,这才是最弥足珍贵的。
其实独处的的妙处是生活的最佳,静静地思索,人生总是色彩斑驳。敬仰朱老,也正是敬仰朱老诗文给人的启迪。倘若评出一份文学最佳奖,当投朱老一票。
写着这些文字,不禁有些顿悟,在朱老面前,我是何等的渺小。心里的不平静,只因那些琐碎的感情伤痕,似乎不值得,然而从喜欢文字的那刻起就注定要多愁善感,每句话,每个动作,每个细节,都会给心灵一个创伤,而能凭填伤疤的也只有这些淡淡的文字。突然感觉自己永远都不会走向梦想,永远都不能靠近朱老,因为这些文字从不能登上大雅之堂,尘封的日记也只能留给自己。颇感伤痛,没有读者的文章注定要随风消逝,这些语言,这些记忆,也只能像流水般匆匆流过岸边的顽石。
后记:试问人生的追求是什么?“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这个时代不是英雄的时代,更不是文人的时代,文字的价值在不断衰落,要想活着,做个踏实的文人恐怕势比登天。虽然不能做个科班文人,但是文人的优雅,文人的热枕还是不可或缺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静静的小屋 2011-12-14 14:04
    望你保持文人的风格、文人的优雅,文人的热枕!
  • 杜伟 2011-12-15 22:34
    静静的小屋: 望你保持文人的风格、文人的优雅,文人的热枕!
    谢谢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