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让人心酸的爱情故事---《女硕士爱情受阻,灾难引领幸福的方向》

656已有 1401 次阅读  2010-03-28 10:39   标签爱情  硕士  灾难  故事  幸福 
    今天,在一本叫《知音》的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文章主人公对爱情的执着让人感动更令人敬佩和心酸。主人公有这样一段感言:她说我宁愿相信,我的灾难是上天给我们的爱开出的一条通道。

    2009年6月初,本刊特约记者偶尔得知了一个感人故事:天津大学教育心理学硕士白茕(qióng)浩与残疾青年安骏伟网上相识并相爱。由于悬殊太大,恋情遭家人强烈反对,他们不得已进入“地下”。然而,在一次车祸中,白茕浩意外受伤高位瘫,情况比安骏伟还糟糕。灾难却连接起了这对情真意切的恋人……

    记者马上联系上了白茕浩,婉拒过许多采访的她听说记者是为《知音》撰稿,马上爽快地答应接受采访。因为从大学时代起,她就是《知音》的忠实读者。

    6月3日,记者赶到太原,与这对夫妻聊至深夜,忠实地记录了这段传奇般的爱情故事……

    1982年5月,白茕浩出生于天津市和平区,父母都是中学老师。1990年,白茕浩考入天津师范大学英语专业。2003年,父亲突发肾衰竭去世。同年,白茕浩考上了天津师范大学教育心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2006年,获得硕士学位的白茕浩到天津的一所中学当英语教师了。与此同时,她考上了天津大学教育心理学专业的在职博士,她一边工作一边上学,定期接受导师指导。

    由于学业负担重,加上父亲去世等变故,白茕浩一直没有恋爱。2006年10月的一天晚上,白茕浩在网上通过聊天工具指导学生做作业。她随意进入了一个视频房间,意外的听见有人在用吉他自弹自唱英文老歌《加州饭店》,那浑厚并带着一丝沧桑的嗓音吸引住了她。歌者昵称“冬日闲情”,长相棱角分明。白茕浩把他加成了自己的好友。

    聊了一段时间后,白茕浩发现他博古通今,底蕴深厚,就问他是哪所大学毕业的。他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我没上过正规的大学。不知会不会惹你BS?”

    “冬日闲情“真名叫安俊伟,31岁,未婚,河南许昌人,是一名电脑维修技师,在太原开了一家店面经营维修电脑。白茕浩跟他非常聊得来,晚上空闲时就打开QQ等他上线。认识两周后的一天晚上,安俊伟忽然对她说:“本以为你只是个匆匆过客,可现在竟有了朋友的感觉,怕你受蒙蔽,我要讨白地告诉你一件事:我是个残疾人,两岁时患上小儿麻痹症,靠双拐走路。如果你不能接受这样的我,你就请直接删除我吧。”白茕浩愣住了,想了想,她慢慢的敲出一行字:我不在乎这个。那些让我欣赏的超脱心境也多半是因为这些经历才有的吧?自问交流愉悦否?回答肯定。所以我愿意一如既往。

    随后的接触中,善良的白茕浩问起安俊伟的生活状况。她无法想象,一个靠双拐走路的残疾人,怎么能正常地生活和工作。安俊伟煞费苦心地装了三个视频镜头,对他一天的生活状况进行了“全方位直播”。视频里,他不慌不忙地接待客户,利索娴熟地拆装机器,轻捷灵活地拄着双拐移动身体……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动让白茕浩的眼睛湿热起来,她没想到一个残疾人竟能活得如此自如、从容、充实、阳光!

    知道的越多,白茕浩越被安俊伟的人格魅力深深吸引,他高中毕业后只身一人来到太原闯荡,一边学习精研电脑、mp3、数码相机等电子产品的维修技术,一边通过自学相继拿到了山西大学电子专业的专科、本科文凭。他的店面规模不大,雇了四五个员工。

    2007 年春节,安俊伟留守店面,无法与家人团聚。白茕浩决定马上给他快寄一包年货过去。除夕这天,安俊伟收到了来自天津的包裹,里面有水晶肴肉、龙眼丸子……每一样都整齐地都装在一个饭盒里,香味扑鼻!她的眼泪“哗哗”的落了下来。除夕夜,白茕浩和安俊伟在视频中以茶代酒,快乐举杯。

    这时,他们的心里都有了爱的火花。安俊伟告诉白茕浩:“我现在忽然想许一个愿。你已猜出来了吗?可你也许猜得不对,我的愿望只是请你允许我说出“我爱你”,除此之外别无他求。”他终于以这种顾虑重重的方式表白了自己的情感,白茕浩的脸红了。想了一阵后,她俏皮地回复“朕准了”

    安俊伟的心中立刻掀起了巨浪波澜。然而,因为彼此间的悬殊太大,他不禁又忐忑迷茫起来……

    2007年3月29日晚上11点,正视频聊天的白茕浩忽然告诉安俊伟:“我怎么头晕呀。”接着就没有了反应,仅仅过了几分钟,安俊伟眼睁睁的看着白茕浩慢慢地趴在电脑桌上不动了!他迅速拨打她的手机,可怎么拨她也不接。他不停地一遍遍地拨打着,手机的响铃声终于惊动了白茕浩的母亲。白妈妈惊骇的发现女儿已经昏迷不醒,这才意识女儿可能是煤气中毒了。老人因为关在紧闭的卧室里才得以幸免。她急忙跌跌撞撞地叫起邻居,大家赶来把白茕浩送到了医院……

    这一切,安骏伟都通过视频看到听到了,他急得浑身大汗,恨不得插翅飞到天津!他像困兽一样徘徊了近一个小时后,不顾一切地冲出门口直奔火车站。

    3月30日下午4点,安骏伟辗转来到天津。他通过白茕浩的同事打听到她住在天津华夏医院12病区。由于抢救及时,白茕浩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傍晚6点半左右,安骏伟走进白茕浩的病房。已经苏醒的白茕浩惊呼着坐了起来:“你是安骏伟!老天,你怎么都这里来了呀?”安骏伟礼貌的和白茕浩的妈妈打过招呼,走到她床边:“你真的没事吗?”看着他急切的样子,满脸的泪水,白茕浩一下子感受到了爱情的分量。她埋怨他:“你不该跑这么远来的,我真的没事呀。”他笑了,她的眼泪却流了出来。当着母亲的面,白茕浩向他伸出了双手,两双早已情意无限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亲情爱情难两全,誓言坚持等待幸福

    安骏伟在天津呆了四天。有了近距离的接触,白茕浩的态度更坚定了。他除了残疾,哪一样都称得上是真正的男子汉!一天,母亲出去买东西了,两情相悦的他们情不自禁地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4月3日,白茕浩完全康复了,安骏伟才安心的回到太原。白妈妈问他是不是在跟他谈恋爱,白茕浩大方地承认了。老人几乎昏了过去:“你怎么会爱上一个残疾人呀!我怎么跟你九泉下的爸爸交代?”不管白茕浩怎么夸赞安骏伟的心地、品行、学识,妈妈都坚持认为这是一个骗局:“你太年轻,太单纯了。你和他的条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果你跟了他,他简直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呀!”见女儿执迷不悟,白妈妈找来了亲友。所有的亲友都认为白茕浩的选择是错的,他们让她赶紧醒悟过来,彻底断掉与安骏伟的关系。为了拉回女儿的心,母亲还四处托人为他物色般配、合适的对象。

    白茕浩在心里反复回放了自己和安骏伟相识以来的所有细节,她坚信,他们之间的爱情虽然特殊,但无疑是纯洁真诚的!她不想轻言放弃,于是坦然的把母亲和亲友们的态度告诉了安骏伟,并希望他跟他一起想办法说服母亲。

    2007年5月13日晚上,安骏伟接到了白茕浩表哥的电话:“你的目的你知我知,但你不会得逞的。我姑姑人都气病了,真要出个什么差错,我绝不会饶你的!”

    白茕浩已经三天未上线了,他对安骏伟说是网络故障,现在看来肯定是被家人阻挡了,不让她跟自己联系。。他打了个电话想想问问情况,接电话的是白妈妈。她激动的说:“求你不要再找茕浩了!请你尊重一个母亲的意见!”

    安骏伟昼夜难眠。他是多么想和心爱的女孩相伴一生呀。但他转念一想,茕浩和母亲相依为命,既然母亲和亲友反对的那么激烈,自己不能残忍的让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如果自私的不顾亲情去追求爱情,痛苦必会如影随形。再说她既年轻漂亮,又是名牌大学的硕士生,嫁给自己确实也是太委屈她了……一番痛苦的思量后,他的主意开始改变。

    第二天中午,白茕浩给他发来信息;“我在单位登陆QQ了,上线说一会话吧,我想你!”他回复说:“茕浩走过的很美好,不如我们把它当成回忆封存在心里吧。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应该止于此。生活中有那么多健康优秀的男性,我祝愿你幸福。”

    白茕浩马上拨通了他的电话说:“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对我的爱是真的吗?”这个硬汉不由得热泪盈眶:“对我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白茕浩说:“那答应我别退缩,我们一起努力吧。为了不伤害妈妈,我们转入地下联络,今后就在网上发写留言,发邮件。妈妈也是通情达理的人,时间和我的恒心一定会打动她的,相信我……”白茕浩的坚定打动了安骏伟,他们相约,一起等待,一直等到妈妈允许的那一天。

    见女儿不再坚持,妈妈也安心下来。然而,妈妈并不知道,两个年轻人在热烈的倾诉中日益心心相印。2007年12月初,学校安排白茕浩到北京培训,他绕到去了一趟太原。一见到安骏伟,她就不顾一切的投入他的怀抱。他们没有想到,一场可怕的灾难正在向他们靠近。

女硕士负残“下嫁”,灾难引领我走向幸福

    2008 年3月23日星期天。中午11点多,白茕浩骑着摩托车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由于朋友不断打电话催她,他着急的加快了速度。行至红桥区辰盛路三岔道口时,一辆三轮车从几米外忽然冒了出来,为了躲避,白茕浩手忙脚乱的向右边打方向,可能是同时误踩了油门,车子撞向了行道树。随后,她昏迷了过去!

    白茕浩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她发现自己腰部以下毫无知觉,她恐惧极了:“妈,是不是说我可能瘫痪?”母亲放声痛哭!白茕浩询问来查房的医生,医生告诉她,她的第九第十脊椎外伤断裂,导致脊髓及马尾神经损伤,造成第七节胸骨以下瘫痪,无知觉和运动能力。她这种情况站起来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希望,临床曾有过自愈的先例,但比例极小,除非是奇迹发生。

    白茕浩欲哭无泪!面对赶来看望她的同事和学生,她连死的心都有了。她想起了安骏伟,要不要告诉他?此时她太需要他的安慰,可她伤成了这样,甚至比他严重得多,他会什么反应呢?一个残疾人生活本来就很难,将个人都残疾了,她不敢想象未来的日子。最终,白茕浩给安骏伟发了一条短信,说她要参加教育局统考命题组,最近不方便联系……

    半个月过去了,白茕浩头部和手部的外伤都已经愈合,可腰部以下还是毫无知觉。白茕浩越来越绝望。看着女儿生不如死,妈妈也要崩溃了我。2008年4月9日中午,表姐和表姐夫来看望白茕浩,他们的恩爱样子让白茕浩锥心般的想到安骏伟。她觉得无论如何也应该给他一个消息了。她要求表姐从家里来了她的手提电脑。

    她用表姐的手机给安骏伟发了条短信:上线,打开视频,我有事情要跟你说,茕浩。

    一分钟后,那个熟悉的面孔就出现在屏幕上。这时的白茕浩已经被悲壮的想好了,毕竟他们只是恋人,他有退缩的权利。她决定一边说出实情,一边仔细观察他的反应。如果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丁点的犹豫、畏惧和退缩,她就马上和他断绝联系,结束一切……

    上线后他说:“骏伟,出事了,很严重。”安骏伟满脸焦急的敲打键盘:“快告诉我,你怎么了?”她说:“我根本没有参加什么命题组,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我出车祸了。命算是保住了,但我瘫痪了,情况比你还要糟糕!”白茕浩在视频里看到,安骏伟没有一刻犹豫,他拄着双拐站了起来,然后又坐下飞快的打了几个字:“你别说了,我现在就去天津!”

    白茕浩亲眼看见他跟身边的店员说了一句话,而后就匆匆从视频里消失了。那一刻,白茕浩泪流满面!

    4月10日清晨6点半,安骏伟赶到了医院。见到心爱的恋人果然躺在床上,他抓住她的手哭了:“有命就好,别怕,有我呢。”这句话让连日以来一直处于压抑、绝望中的白茕浩失声痛哭。

    安骏伟打电话给老家的大哥,让他去太原帮自己找看店面,然后对白妈妈说:“阿姨,我有经验,让我留下来教茕浩学会适应和生活自理吧?”

    安骏伟在天津住了一个多月。他忙里忙外,为白茕浩做饭、洗衣,给她做腿部按摩,他还为她买来了一辆轮椅……身为一个残疾人,他动作那么娴熟自如,又那么细心周到。不但白妈妈,就连白家所有的亲友都为之感到惊讶感动,他们都不好意思的觉得当初看错了人。有安骏伟在,白茕浩没有因为车祸造成的落差而自暴自弃,还很快学会了使用轮椅。期间因为已无进一步治疗的必要,白茕浩与5月2日出院。

    5月21日这天晚上,安骏伟对白妈妈说:“阿姨,太原的生意需要我回去,我想把茕浩带走,请您同意。”老人愣住了:“那怎么行啊?”安骏伟说:“您都看到了,我能把她照顾好的。如果您同意,我们不久就结婚。她爱我,我也是真心爱着她的,她健康也好,残疾也好,我对她的心始终不变。”白茕浩也对妈妈说: “妈,你让我跟他去吧,也许只有和他在一起,我才能忘掉一切,才能好好的活下去。”白妈妈不由得潸然泪下:“骏伟,那我就把女儿交给你了。”

    安骏伟安排一位朋友开车到天津来接他们。5月27日一早,白茕浩含泪告别母亲,和安骏伟去了太原。

    见弟弟接来一位高位截瘫的女子,并打算和她结婚,安骏伟的大哥惊呆了。他把弟弟拉到一边,劝他把她送回去。安骏伟说:“哥,感情的事是说不清楚的,也许是自讨苦吃,可我这是心甘情愿的呀。”

    几天后,大哥也改变了态度。这对年轻人表现出了非凡的恩爱和甜蜜。无论他们在一起做什么,都是那样幸福愉快。他们喜欢同读一本书,一个读一个听;他们一起炖汤做菜,白茕浩大声的读出步骤,安骏伟按指令操作,满屋笑声,满屋飘香……

    2008年7月底,安骏伟把白妈妈也接到太原。2008年10月12日,安骏伟和白茕浩在河南许昌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并在老家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婚后,白茕浩昵称丈夫为“哥哥”,而安骏伟则干脆叫她“宝儿”。

    白茕浩在家里办起了一个英语补习班。起初学生和家长对轮椅上的她有些怀疑,但几个高考落榜生听了两节课后就对她刮目相看了。她的生源渐渐多起来。博学善良的她与每个学生都相处融洽,学生一多家里容纳不了,安骏伟为她租了一间房子做教室。而有了爱情滋润的安骏伟事业也有了长足的发展,他的修理部生意兴隆,还扩大了店面。

    白茕浩每天把自己打扮的整洁漂亮,她希望学生看到一个美丽的老师,也希望丈夫回家时看到一个漂亮的妻子。在安骏伟的指导下,她很快学会了坐着轮椅做饭。

    婚后,安骏伟依然把白茕浩当做公主来宠爱。由于康复后期必须进行激素治疗,白茕浩的身体开样始发胖。安骏伟欣赏的对她说:“这样才好,这样看起来才是家有余粮呀。”她从小爱吃鱼,他竟然学会了30多种鱼的做法,并和鱼市上的摊主都成了朋友。摊主们总是把最新鲜的鱼留给他。妻子爱听音乐,安骏伟觉得家里这套音箱音质不好,竟自己动手买配件做了一个超大音响,那天籁般的音色令妻子如痴如醉……

    在安骏伟的帮助和鼓励下,白茕浩每天不间断的进行康复运动。目前,她的下肢已经渐渐开始恢复了一些直觉,基本生活完全可以自理。记者去采访时,端茶倒水,端菜盛饭这些事,全是白茕浩亲手去做的。她一边做,还一边俏皮的说:“怎么样,我能干吧?”

    白茕浩心灵手巧,安骏伟本命年那年,他为丈夫织了一件大红的毛衣。看着丈夫穿着毛衣开心的时候,她忽然想到自己少女时期也为父亲织过一件大红毛衣,不由得眼睛湿润起来。安骏伟柔情的搂着爱妻说:“茕浩,爸爸不在了,还有我呢,我照顾你一辈子。”

    白茕浩喜欢写日记,她在日记里写下了婚后的感受:婚后我们朝夕与共,我才感受到上天是最公平的。如果不是意外致残,绝不会那么设身处地地理解我的爱人。我宁愿相信,我的灾难是上天给我们的爱开出的一条通道。我们此生在一起,是彼此的大幸。

    幸福的感觉进一步鼓起了白茕浩的生活信心,在教学之余,他翻译了一本德国心理学著作,目前正在与上海人民出版社洽谈出版事宜。因为忽然受伤,白茕浩的博士课程还没有读完,她决定抽时间完成学业,拿到学士学位。

    然而,安骏伟还是发现,妻子的眼睛里偶尔会闪过一丝忧伤,问她却欲言又止。安骏伟追问妻子:“你必须告诉我为什么难过,要不然我会比你更难过。”

    白茕浩犹豫半晌才说:“我想要个孩子。”

    原来,她担心两人身体伤残不能生育。安骏伟笑着说:“这事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咱们去问医生吧。”

    2009年4月,他们一起来到山西省人民医院咨询。进行检查后,医生认为安骏伟有正常生育能力,而白茕浩的生殖系统受截瘫影响不大,也能受精和妊娠,只是将来分娩可能有些困难,需要提前剖腹产。两人不禁喜极而泣!

    一回到家,白茕浩就打开电脑,建立了一个文档。她对丈夫说:“我要写一本书,写下我们艰难的爱情,这将是我们送给小家伙的最好礼物。”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