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文艺一下

197已有 943 次阅读  2010-12-02 22:30   标签文艺 
    在写下这样的标题的时候,觉得自己这把年纪和这般境地或者叫做务实麻木的主流态度,是说不出,温柔尚在,多少柔情多少梦的。仅仅是因为我看到郑智化近期在北展有场《重回年轻时代》的回归演唱会的布告,仿佛时光均匀的倒退,把自己拉回那段把情感收藏起来,让回忆留下空白初露锋芒的纯白年代。
 
    或者我正在经历感同身受的,我的脚步想要去流浪,我的心却想靠航,我的影子想要去飞翔,我的人还在地上,我的笑容 想要去伪装。我的泪,却想投降我的眼光。他的歌红于九十年代,
隔了岁月,隔了情怀。他的人离现代难靠近,可是他的歌他的词听起来嚼起来,依然象收藏的老酒,留下时光柔柔的光泽,依然发散着时光不可告别的味道,带着每个时代所要重复的复杂、莽撞、汹涌、性情、无奈、激烈、壮阔。

    白衣胜雪的青春就象一页纸轻轻地滑了过去。可人尚且在,尽管他现在微微发福的身体,不在年轻,可他依然没有变,一副成熟敦厚染过岁月洗礼的尊贵,象他这样的男人,会坚持拄着拐站着唱,会因为有人唱他的歌,把不轻弹的泪留下。一如当年,年轻时代,有一点天真,有一点呆。 他这样的男人,我知道我会一直喜欢的,就象这么多年,依然觉得那份温暖真挚的声音在身边,难过的时候会放那首,今夜我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霎那凋落,你的泪也挽不回地枯萎,别哭, 我最爱的人。别人过生日,会送上有生之年天天的快快乐乐的悲情生日祝福,带着真切。      
     
    岁月如棉线一般断裂修复过滑过,于他,对于这个时代,他想重回年轻时代的来一场集体的对青春的缅怀,于我,他是我最好的寂寞时光的印记,心事重,伤悲秋,理想与自欺的较劲。虽然现在觉得当时的青春的疼比起尘世的复杂算的了什么,但当时的自己,初初的自己,初初的坚持和狂想,还有那些古老的不在重复的夏日,那些想不起来过往的容颜,那些曾经悉心守护的梦想,如此怀念。


    我相信,每一个郑迷是如何喜欢上郑智化的歌曲的,都会有自己的一个理由。我也相信,每一个郑迷为什么会喜欢上郑智化的歌曲的,都只会有同一个理由。他的歌迷这样写,亦有同感。

    零五年郑智化来北京在北展唱,我看别人回来的文字感动不已,隔了四年再来,依然在北展,我想我再也不能错过。隔了过去的他盛行的九零年代,他这样形容自己, “从一个浪子试着去习惯婚姻生活;到一个丈夫、一个父亲无怨无尤地付出,我逐渐地了解自己并不如外表的叛逆,其实在我的内心世界是如此的温柔与传统。”

    我自己也一样,一步步奔去三字头,我的生活虽然天翻地动的变动,但心境的与大多数成年人别无区别,说一样的话,行动一致,淡漠、清冷、彷徨,没有大彻大悟的感动。甚至失掉纯粹。记得说这世上有一种疼叫微微。微微时光的疼,不可回眸的疼,有时候觉得怀念是天壤之别的事。怀念也是倾洪一泄的事。

    在这样一个普通的日子里,听那些我喜欢过的歌,期待一场小型的演唱会〈用我一辈子去忘记〉〈淡水河边的烟火〉〈别哭,我最爱的人〉……


    来怀念曾经我们彼此年轻脸和那份简单自然的时光,在坚硬的外表下,松软一下,变成柔软的心。


    那一天,再见面,再谈天,再回到起点。这些年,一点点,一滴滴,一笔笔的惆怅,这颗心,还在等,还在问,还在想怎么可能,就这样,就这样,一去不再回头。

    许许多多的无奈,重重叠叠的悲哀,恍恍惚惚看不到未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鹏成 2010-12-03 13:23
    大概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啊他的演唱会。
  • 李嘉 2010-12-03 13:57
    好美的文字和留恋!你能清楚地记忆过去,证明你的生活还是一条没有被岁月磨蚀的线。梳理清楚了情怀,让心浸漫美好时光里,人像一棵树,沉默无语,一点点成长。祝福!
  • Olin 2010-12-03 15:07
    还记得萱的演唱会,从她一出场我就开始抽泣,然后哭着听完全场。随着每首歌,十几年的成长记忆在回放,就象她演唱会的主题:“我们就这样长大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