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残疾人自由联盟 - 鸟窝网

  • 分享

    中国公益提速:从富人公益转向全民公益

    373妙灵薇 2010-12-17 09:43

        中国公益提速已经开始了!昨天召开的2010全民公益启动大会暨全民公益(广东)论坛达成这样的共识。一个在业内纠结了多年的问题得以厘清,公益不再是富人的专利,它也将是一个浇水工人的权利。中国公益提速将由富人公益向全民公益转向。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何道峰作主旨报告时称:从富人公益向全民公益的转变是中国社会变革的重要变革。但实现其前提是去行政化。

    “这是公益界的一个壮举”

        昨日,由广东省人民政府和中国扶贫基金会共同主办的2010全民公益启动大会暨全民公益(广东)论坛在广州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宣布2010全民公益启动大会暨全民公益(广东)论坛开幕,并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昌智,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黄华华,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段应碧,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朱小丹共同按动启动激光球。黄华华、段应碧分别代表广东省政府和中国扶贫基金会致辞。朱小丹和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何道峰作主旨报告。广东省副省长李容根主持开幕式。中国扶贫基金会副会长陈开枝、江绍高出席开幕式。

        来自全国各地的政府、企业、公益组织、高校、媒体代表,有关专家、学者、义工及广东省直有关单位负责人、各地级以上市政府负责人约500余人参加大会。

        “这是一次杰出的尝试,这是公益界的一个壮举”。被喻为最尖刻的评论人康晓光昨天这样评价2010全民公益启动大会暨全民公益(广东)论坛。“是什么力量让一个省里的省委书记、省长、常务副省长、分管副省长、扶贫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以及银行坐在一起?”在康晓光看来,这应该是一个被记住的日子。

    中国已迈入公益提速节点

    “中国公益提速已经开始”。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何道峰作全民公益主旨报告时称。

        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城市化率超过50%后,就会带来一个国家的公益提速。目前,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正处在公益提速转折点上,2008年中国的人均G DP超过了3000美元,去年已逾4000美元,今年中国城市化率首超50%,中国公益提速已迈入节点。中国从现在开始年均公益捐款500多亿元,在未来的十年上升到3000亿元完全有可能,因此公益提速其势已成。

         在过去30年间,中国一方面社会财富不断飞跃,另一方面幸福感不断下降。何道峰认为公益或许可以治这样的“现代病”。“公益可使人在追求当前经济利益的时候找到自己需要的感觉。”

    公益提速的方向在昨天的论坛上得到了极为趋同的答案:全民公益。

        “中国公益的发展方向是全民公益而不是富人公益。企业家需要继续参与公益,但是更需要全民公益,因为幸福感是全体公民的幸福感,不仅仅是企业家的幸福感。从富人公益向全民公益的转变是中国社会变革的重要变革”。何道峰称。

        实际上,这一点政府部门也已认同。何道峰在昨天的会上透露。8月2日,汪洋在与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段应碧会谈时提出全民公益不仅仅是企业家和企业的选择,而应该是全民共同参与的事情。

    “全民动员”转向“全民自觉”

        而在驶入全民公益的快车道前,中国的慈善需要告别“全民动员”的模式”。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

        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永光作总结发言时称要释放公民的慈善热情“必须尊重公众自愿参与慈善的意愿,保护公众的慈善热情,保障公众自由选择捐款受托机构的权利”。而“去行政化”是昨天与会的专家学者给面临公益提速节点中国提出的最重要的“药方”。

        徐永光表示,尽管全民公益的发展还面临许多困难、困惑、矛盾,但中国的公民意识正在觉醒,胡锦涛同志提出的“以人为本,科学发展”的理论和党中央关于改革政府管理体制、加强社会建设的目标,已经为我国公民社会建设创造了必需的政治环境。

        但目前,全民公益还是一个理想,“它不可能在2010年就实现,哪怕在国内先行一步的广东。我们要准备奋斗30年”。

    专家观点

    徐永光(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官办”公益去行政化是第一要务

        南都讯全民公益时代的到来也将会给所有公益慈善组织提出挑战。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永光昨天在2010全民公益启动大会暨全民公益(广东)论坛上称:“官办”公益的去行政化改革转型是第一要务。

        一组数字表明中国公民公益热情明显被抑制。从事了20多年公益活动的徐永光在昨天的总结发言中指出,据中民慈善信息中心的统计显示:2009中国慈善捐助捐赠332.78亿元人民币,占G DP的0.1%,其中来自个人的占23%。中国公益组织提供就业人数比例相当于1995年世界平均水平的1/30。而在美国2008年慈善捐款3070亿美元,占GDP的2.2%。其中个人捐款占82%(其中遗赠7%),基金会占15%,企业占3%。

        在徐永光看来,中国文化不缺少慈善基因,但制度的原因抑制了公民的公益热情。

        “自愿和快乐,是检验慈善真伪的标准!”徐永光说,而“被慈善”,摊派,“运动式”的慈善都不是真正的慈善。政府主导慈善捐款,容易挫伤公众的慈善热情;政府包办一切,也让公民参与、公民互助意识丧失。全民公益必须尊重公众自愿参与慈善的意愿,保护公众的慈善热情,保障公众自由选择捐款受托机构的权利。

        此外,政府公共服务,用的是财政税收的钱,民间公益用的是民间慈善捐款或服务收入;政府可以把财政的钱拿出来购买民间组织的公共服务。

    许国彬(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党委副书记):家庭要成为“快乐慈善”教育第一站

        南都讯 “要做好中国慈善,需要无数中国家庭集体补上"慈善教育课"”,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党委副书记、教授许国彬提出,家庭要成为“快乐慈善”教育第一站。

        “中国不乏慈善传统,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公益事业,然而以企业为多,以家庭为单位的少。”许国彬表示,中国的父母也要努力像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父母那样,给孩子树立“快乐慈善”的榜样。

        许国彬发布了由他牵头完成的广东省全民公益个人(家庭)参与公益动机的调查结果与分析,结果显示教育类动机的得分最高,说明比较大的人群(家庭)认为参与公益有利于教育子女形成正确的价值观、财富观。许国彬指出,如果我们可以动员家庭成为公益参与者的主体,必将极大地提升我国全民公益事业的参与程度,提升公益参与的层次和覆盖范围。许国彬建议,政府应致力于创造良好的家庭公益参与环境,真正实现“人人可公益,家家可慈善”的全民公益新模式。

    王振耀(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各级领导要带头落实捐款免税

        南都讯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呼吁,慈善行政要转型,各级领导干部带头落实捐款免税。

        原来担任民政部慈善司司长的王振耀根据救灾经验来谈全民公益,认为大灾激发慈善事业带有全民动员的特点。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个人捐赠达到 314亿元,首次超过企业捐赠,还形成了一套较好的机制和体制,包括建设应急救援网络,推动社会捐赠机制的创新等,全民公益在这一年实现了一次非常大的公民自觉,“我们的公民自觉,不仅是捐助主体,还是公益的主体,这样的意识日益清楚”。

        但是要将公民自觉转化为现代慈善的机制和制度体系,王振耀认为,还存在几个方面的欠缺。首先是基金会和慈善组织数量过少,中国目前的基金会仅有 2000个,美国有近10万个,“这就像有水却没有杯子,没有盛的器皿”,公众要捐赠很不方便;第二是有影响的慈善项目过少,大众参与的渠道少、设施少;另外就是减免税收等优惠政策难以落实。

        另外,王振耀指出,慈善行政要转型,“这个调子我觉得不要定得太高,首先把捐赠免税优惠政策真正在各地落实,落实到每一个人,各级领导干部带头捐赠并要求免自己的税,就能免出一个大的全民公益机制。”

    陶传进(北师大社会公益研究中心主任):全民公益让小人物感受到生命价值

        南都讯 北师大社会公益研究中心主任陶传进指出:全民公益是什么?实际上是告诉大家如何让“小人物”感受到生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陶传进讲了一位浇水工的故事。这位浇水工每天拖着水管在森林公园中走来走去。有一天,来了两位游客,希望浇水工帮她们浇水。浇水工很热情地将水龙头递给游客。从浇水工的表情中,可以感受到了他与别人之间没有陌生的感觉,他从自己简单的工作中获得友好、尊重、价值,获得人和人之间的美好友谊。

        陶传进说,“帮人浇水是一个志愿点,志愿者是第二个志愿点,参与公益组织就是最大的志愿状态,这是小人物的志愿化,因此是民众公益,而不是有钱人的公益,如果浇水工多的话,就会产生全民的公益,这就是我的理解。”

        陶传进认为“全民公益”不仅仅是捐钱,而是将价值自由自愿地体现出来,“不是你捐钱我很高兴,最重要的还是帮助了多少人。”通过公益体现捐款人和被捐款人两方面的价值,尤其是作为公民的价值。

    杨澜(阳光文化基金会主席):捐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捐的结果

        南都讯 “有效慈善”和“阳光慈善”是阳光文化基金会主席杨澜在论坛主题演讲中的两个关键词,她提到,与其关注“裸捐”等捐多少的问题,不如关注捐的结果。她还提出公益慈善生态建设的概念,认为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应该像“热带雨林”,茂盛而且层次丰富。

        说起阳光慈善基金会组织的那次全球瞩目的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参与的慈善活动“巴比晚宴”,杨澜说,一开始媒体和社会的兴奋点都放在他们两位在美国的捐助承诺,大家都在关注谁会捐,捐多少,“裸捐”的新闻因此屡见不鲜。但她认为,现在不应该总是去研究谁在捐、捐多少,更值得关注的应该是“捐给谁,怎么捐,捐的结果”,建立以受益人为核心的评估体系。

        杨澜还提出,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要像一个热带雨林来发展,一是公益慈善事业应该非常茂盛,二是慈善公益事业的层次要丰富。“有着雄厚政府资源的大型慈善基金会独木难成林,不可能承担过多创新的风险,在回应社会问题的速度方面也不如草根社区的公益机构来得快,所以我们的慈善体系应该是既有灌木、乔木,又有藤蔓、花草,不同的慈善机构找到各自位置,而非简单重复”。

    相关活动

    全民公益月捐平台启动

        公众利用中国银行(601988,股吧)营业网点开通业务,实现按月自动捐款,每月最低10元

        南都讯全民公益中行月捐平台昨日在广东正式启动,一种小额、定期、常态的捐赠方式开始走进千家万户。今后公众可利用中国银行在全国的1万个营业网点,开通扶贫月捐业务,实现按月自动捐款。这是南都记者昨日从2010全民公益启动大会暨全民公益(广东)论坛上获悉的。

        据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王行最介绍,这个全民公益月捐平台的运作是通过在中国银行各网点介绍月捐活动和“公益超市”内的助学、助孤、助困和社区发展等各类标准化公益项目,使捐赠人了解“公益超市”中的各类公益项目以及捐赠后所能得到的反馈服务,之后根据个人意愿自主选择“公益超市”中的项目,现场填写《“扶贫月捐”捐赠人申请表》,中国银行根据申请表中确定的捐赠额度和年限,每月从该捐赠人的账户中扣取其授权的捐赠款项(每月最低10元)。

        在确定捐赠后,中国银行将定期通过其信息系统与中国扶贫基金会信息平台交换捐赠人信息、捐赠意愿,将捐赠款项划入基金会账户,由基金会归集整理后将善款分类交由相应的项目部门或通过公开招标方式委托其他公益机构实施。

        为了操作透明,基金会除了向捐赠人开具捐赠票据,提供受益人信息,反馈项目执行情况和效果,并通过各种媒体向社会公示,还可促进捐赠人和受益人交流互动。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