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夏天的墓志铭

5已有 610 次阅读  2010-06-19 15:58
夏天还未开始燃烧,我已经开始恐惧,就像去年夏天跳下火车,一脚踏进这大火炉里的恐惧一样。一直以来我只知道南方是一个婉约清雅的代名词,却没想到它的炎热可以让人万劫不复。到目前为止,我对南方的印象彻底毁了,是那种离开之后这辈子都不会再想它的毁灭。
  我知道,我在言不由衷,但是就这样了,真的只能这样了,我没有勇气说出真相。这世上除了我和她再不会有人知道真相。如果没有相逢,这一切将永远埋葬,埋葬在这个每一寸空气都弥漫着疼痛的城市里。
  绿色T恤和牛仔短裤,那是她去车站接我时的装束,当如今一次次出现在梦里,我却再也看不清她晒红的脸。她抬手遮住阳光,眯起眼睛眺望,这姿势很像一种等待,我于是咬着嘴唇向她走过去,可是当一列火车突然在她身边停下,她消失在车门里,任由我声嘶力竭,再也看不到半点影子,我终于知道,她等的不是我,而是带她远去的列车。
  我醒了,笑了,眼泪却从眼角滚落下去。
  如今坐在这个冷气十足摆满电脑的工作岗位上,我可以一整天面对着这台永不关机的电脑敲字,敲得手指发酸,眼睛疼痛,却永远不敢闭上眼睛。我怕潮水般的自责、疼痛和失落会轻易把我淹没,然后活活溺死——一个永远学不会在回忆里游刃有余的人。
  在那间闷热的大房子里。“你好吵”她说。当时窗外是白茫茫的大雨,从那时我知道了,南方的雨和太阳一样疯狂。而如今,我已经不再对疯狂的大太阳和大雨惊讶,却学会了沉默,从晨起到夜息,嘴唇一直是一条倔强的直线。其实我很想说话,想像当初那样不停地说话,只是这城市里再没有让我有激情说话的人。
  其实当初我应该告诉她,只有对喜欢的人我才会喋喋不休。我常常这么想。
  南昌一直断断续续下雨,像去年窗外的那种大雨,雨水带来的清凉让我庆幸得直感谢菩萨。可是当昨天起床走出胡同,异样的燥热扑面而来,我知道,菩萨的恩典已经用完了。横穿马路的时候,我开始出汗,于是去年那个有她的夏天忽然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重合了一切城市的风景和过往的人流。
  当我抬头看到前面那熟悉的绿色T恤,我以为出现了幻觉,可是那黄色的挎包、黄色的拖鞋,以及就算再过一百年我也不会忘记的长发,这所有刻骨铭心的元素组合在一起,我的喉咙被扼住了。
  我努力调整情绪叫出了那个名字,听到的却是自己几近沙哑的呓语。我不知道为什么没勇气叫出第二声。当我现在坐在这里敲字,我追悔莫及。
  追过拐角,她已经走出很远,就像飘向天外的气球。
  我站在桥头变成一尊雕塑,那连同热血一起冲向喉头的名字梗在那里……
  接班的时候胖子说我迟到了,我看了下时间才知道在那里傻站了十多分钟。
  “我看到个熟人……”说话的时候我忽然很想去喝点酒。
  早上打开电脑,我看到她的日志,这是多少年第一次被中国的汉字折腾出眼泪来。文字一如她的诗词一样美,美得让人心碎。泪眼模糊里,我终于看到那字里行间浮现出一副铠甲,泛着幽光,印着疼痛昂或麻木暗花的铠甲,坚固无比,就像我刚刚才在小说里写到的那副‘乾坤五行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一瞬间我忽然就顿悟了,我永远不可能再走进她的世界,也不再忍心。
  写完这些文字,我的心已变成十二楼落下的花瓶,脑海里只剩下最后一句话:“我看到的不是你,对吗?”
  又下雨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