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转】今日撒哈拉与昔日三毛

1已有 661 次阅读  2010-06-09 09:16   标签三毛  撒哈拉 

图1:在撒哈拉沙漠中心地区, 数千年前落下的雨水在Waw an Namus火山口附近形成了湖泊。Waw an Namus火山上次喷发的时候,受风力影响,黑色的火山灰呈圆形覆盖了这座火山周围12英里的范围内。
 
 
 
 
 
图2:尽管有半个岩体埋藏在沙丘之中,沙岩露出来的部分还是比一辆卡车还要大(图中右下侧)。撒哈拉沙漠在雨季充沛的时期,热带雨水溶解了周围的岩石,创造出众多如钉子般的岩峰。
 
 
   
   
 
 
图3:在Umm al Maa湖的岸边,海枣以及芦苇受到地下水含水层的滋养,得以茁壮生长。Ubari大沙海地区有十来个像Umm al Maa湖这样的淡水湖。
 
 
   
   
 
图4:这是5000年前人类在Wadi Matkandush地区刻在岩石上的岩画,当时雨季还未结束,费赞地区也没有干涸。画上搏斗的野猫或许能够为当时在此狩猎的人类提供勇猛之力。
 
 
   
 
 
 图5:到Waw an Namus火山旅游的游客在2006年3月29日观看了日全食之后,在沙漠中留下了记录。当时为了观看日全食,数千人涌入到了被称为“日食之城”的临时地区,来观摩这一天象奇观。
 
 
   
 
 
 图6:在费赞地区的主要城市Sabha,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宣传照随处可见。这座城市每年降雨量少于半英寸,在城市外面,除了一些小城镇,就是撒哈拉沙漠了。这里交通事故非常少见,但是图中一辆汽车不慎撞到了宣传板。
 
 
   
   
   
 

 
   
 
   
 

 
   
   
 
 
图7:受到不断变换方向风力的影响,Murzuq大沙海地区的地貌每年几乎都保持原样。中世纪时期,穿越撒哈拉沙漠的车队就是靠这些地貌来确定方位的。
 
 
   
   
 
 
 图8:在阿卡库斯山脉(Akakus Mountains),强风使这个巨大的岩石上形成了一个拱门。干燥的气候迫使人类祖先撤离了撒哈拉沙漠,费赞地区的美景也鲜有人欣赏。
 
 
 
 
 图8:在阿卡库斯山脉(Akakus Mountains),强风使这个巨大的岩石上形成了一个拱门。干燥的气候迫使人类祖先撤离了撒哈拉沙漠,费赞地区的美景也鲜有人欣赏。
 
 
   
   
 
图9:阿卡库斯山脉横跨整个费赞地区,整个山脉景色丰富,巨石、高耸的柱形岩石以及陡边平原形成了该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一些砂岩上,还刻有部分人类祖先遗留下来的岩石艺术以及雕刻品,有些作品的年限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距今8000年前。
 
 
 
   
   
   
 
  图11:从空中俯瞰Ubari大沙海地区的Umm al Maa湖。在Ubari大沙海地区,有十来个像Umm al Maa湖这样的湖泊。
 
 
   
   
 
 
图12:湖中的海藻为了适应湖水含盐量高的环境,变成了血红色,这也使Ubari大沙海地区的这个湖泊呈现出血红色。湖中的水源来自于古时降水后所形成的地下水含水层。植物吸收地下淡水后,会将水份蒸发到空中,所剩的地下水含盐量会更高。
 
三毛,本名陈平,一九四三年三月二十六日生,浙江省定海县人,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肄业曾留学欧洲,婚后定居西属撒哈拉沙漠迦纳利岛,并以当地的生活为背景,写出一连串脍炙人口的作品。
 
 
   
   
   
 
一九八一年回台后,曾在文化大学任教,一九八四年辞去教职,而以写作、演讲为重心。一九九一年一月四日去世,享年四十八岁。
 
 
 
   
   
 
 
她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她的作品也在全球的华人社会广为流传,在大陆也有广大的读者,生平著作和译作十分丰富。共有二十四种。
 
   
 
 
三毛以其特立独行的作品与人格气质,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的精神生活。她笔下色彩缤纷的异国情调,字里行间的爱心,以及文中时刻迸发出的诙谐、机智,无一不在60、70年代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记。
 
 
   
 
在三毛过世十周年的纪念会上,琼瑶夫婿、著名的出版家平鑫涛说,一九七九年荷西过世后,三毛一直有自杀的想法,琼瑶曾花了七小时说服她不要自杀。
 
 
 
   
   
   
 

 
 
 
   
   
   
 

 
 
 
   
   
   
 

 
 
   
 
   
 

 
 
 
   
 

 
 
   
   
   
 

 
 
 
 
 
 

 

三毛语录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不要去看那个伤口,它有一天会结疤的,疤痕不褪,可它不会再痛。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

  好孩子,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他的时间。

  爱情妙录

  ▲世界上难有永恒的爱情,世上绝对存在永恒不灭的亲情,一旦爱情化解为亲情,那份根基,才不是建筑在沙土上了。

  ▲某些人的爱情,只是一种“当时的情绪”。如果对方错将这份情绪当做长远的爱情,是本身的幼稚。

  ▲一刹真情,不能说那是假的。爱情永恒,不能说只有那一刹。

  ▲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里去,是不容易天长地久的。

  ▲爱情不是必需,少了它心中却也荒凉。荒凉日子难过。难过的岂止是爱情?

  ▲爱情是一种奥妙,在爱情中出现籍口时,籍口就是籍口,显然已经没有热情的籍口而已,来无影,去无踪。如果爱情消逝,一方以任何理由强求再得,这,正如强收覆水一样的不明事理。

  ▲爱情是彩色气球,无论颜色如何艳丽,经不起针尖轻轻一刺。

  ▲逢场作戏,连儿戏都不如,这种爱情游戏只有天下最无聊的人才会去做。要是真有性情,认真办一次家家酒,才叫好汉烈女。

  ▲爱情的滋味复杂,绝对值得一试二尝三醉。

  友情妙语录

  ▲朋友是五伦之外的一种人际关系,一定要求朋友共生共死的心态,是因为人,没有界定清楚这一个名词的含意。

  ▲一刹知心的朋友,是贵在于短暂,拖长了,那份契合总有枝节。

  ▲朋友还是必须分类的——例如图书,一架一架混不得。过分混杂,匆忙中急着着,往往找错类别。

  ▲朋友再亲密,分寸不可差失,自以为熟,结果反生隔离。

  ▲朋友之义,难在义字千变万化。

  ▲朋友绝对落时空,儿时玩伴一旦阔别,再见时,情感只是一种回忆中的承诺,见面除了话当年以外,再说什么都难了。

  ▲朋友之间,相求小事,顺水人情,理当成全。过分要求,得寸进尺,是存心丧失朋友最快得捷径。

  ▲朋友共乐,锦上添花绝对有必要。朋友共苦,除非同病相怜,不然总有高低。

  ▲强占友谊,最是不聪明,雪泥鸿爪,碰着当成一场欢喜。一旦失去朋友,最豁达的想法莫如——本来谁也不是谁的。

  ▲可进可出,若即若离,可爱可怨,可聚而不会散,才是最天长地久的一种好朋友。

  ▲我当心的去关爱他人,这使情感不流于泛滥。

  ▲我决不过分对人热络,这使我掌握分寸。

  ▲我漠视无谓的闲言,这使我内心舒畅。

  ▲我很少开口求人,这使我自由。

  ▲我不欠钱,这使我安心。

  ▲我让人欠我的钱,这使我做傻瓜。

  ▲我看书,这使我多活几度生命。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乾隆爷 2010-06-09 10:09
    语录太精典了,好好品味!
  • liuluning 2010-06-09 10:53
    lmunson: 语录太精典了,好好品味!
    也是从窝里朋友处拿来的,虽然从前曾经读过,却差点被烦乱的生活所淹没,如今放在这里,以便时刻警醒自己。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