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那山,那水,总关情

3已有 717 次阅读  2013-10-14 09:59   标签normal  style 
                            
                           那山,那水,总关情

                                                 ——  北京残疾人文学沙龙京都第一瀑采风活动纪实 



                  应了朋友之约,联系了农家院,为北京残疾人文学沙龙的采风活动做准备。   

               印象里,金秋密云,天高云淡,风清气爽,便是到了旅游的最好时节。而今年的秋雨,却是一场接着一场,让我有点担心天气会不作美。
       
 

              还好,也许是上天的眷顾,九月的第二个周末,天气晴好。上午九点多,文学沙龙的朋友准时到达密云大剧院,我做了地接。和这次活动的领队张玉刚和张骥良两位老师握手寒暄,然后
包下两辆出租与文学沙龙的朋友们一起,直奔石城镇的绿野小寨先安顿下来。

              绿野小寨的主人于江涛是一个年轻朴实的农村小伙,同时也是位残疾人,和父母妻子
弟弟一起经营一个农家院。他们一家人待人真诚,尤其是小于热情爽朗的母亲更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相信文学沙龙这一次的密云之行一定也会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午饭过后,稍事休息,大家便向京都第一瀑出发了。然而和我同屋的两位朋友却因为我的误导,被落下了,小于的母亲也感到吃惊,便给小于打了电话,让车开回来重新把我们接到景区的大门口。

            虽是密云人,也知道京都第一瀑是名满京城的旅游景点,但因为担心山高路险,一直未敢涉足。当我们成为第二梯队走过一个小桥到达上山的路口时,发现只有一位重度残疾的朋友在山下等待之外,其他的朋友均已不见了踪影,我才对自己有了信心。

            我们三个同屋的,
一边拾级而上,嘴里说着要给领队张玉刚开会的玩笑一边左顾右盼,感觉着哪里都是那么新奇那么清亮那么偎贴。施克是个摄影爱好者,于是,一路上都为我们的身影留下了大山和大自然的底色。

            
路是宽窄不一高低不一的石板路,左面是巍峨葱茏的高山,右面是溪水潺潺的山涧,对于行动不方便的人来说真的是一个挑战,当我们赶到瀑布脚下的时候,他们有的已经在休憩,有的在通往瀑布的山顶上的蜿蜒而曲折的石级路上!瀑布之美与我的同行的朋友们的顽强的意志同时给了我极大的震撼。

            瀑布的下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绿汪汪的潭,潭里有几只橡皮船,悠悠然的几个游客,潭边是一座小石桥。我们到的时候,瀑布的顶端是太阳正酣的时候,午后的阳光照耀着万物,也使瀑布的顶端
披上了万道金光, 倾泻而下的白色的缎子一般的瀑布仿佛长裙一般 。京都第一瀑虽是算不得宽阔,但却有如一个袅袅招摇的仙女在招揽着四面八方的痴迷者,美在天然,媚在不惑。

            大家了见面,便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加上有些人身体行动不便,能够走出京城,来到这样一个美不胜收的瀑布脚下,那种喜悦,那种欣慰,那种激动,那种感慨,那份心情怕是普通的常人难以想象的。 
        嬉戏玩耍,与水留念,与山合影,三两成群,尽情浏览这湖光山色,不知不觉,太阳的光已是稀少,大家合影留念之后,相拥相扶着走向下山的路。

           缪京玉老师曾是西城区西联圆梦的创业者兼手工艺老师,也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智障孩子的老师,有极强的耐心和责任心,回来的路上,我的手搭在她的右肩上,心里别提有多踏实了。她的左手搀着行走困难的李茹,一路小心翼翼。李茹告诉我们上山的时候是一位有了花白头发的老大哥一直把他搀到瀑布下面的,否则她可能真的见不到瀑布的真面目了。庆幸的是,当我们快走到出口时,居然遇到了搀扶李茹上山的那位老大哥。那位老大哥身板硬朗,面相慈善憨厚,头发
真的是几乎全白了。李茹与那位大哥分外亲切,要求老大哥留步与她合影留念,就在老大哥搀扶李茹的那一瞬间,我被留在这大山深处的,至今还保存得完好无损的淳朴和善良感动着,作为同乡人,也为那位老大哥身上所传承的乡间那一抹真情和醇厚的民风而自豪,我们追寻着大山的踪影,我们在寻找什么呢,也许这正是我们所向往和想要找寻的吧。

        为了等候后面的朋友,我们与门口的检票员攀谈起来,得知踏足京都第一瀑的残疾人只来过几位聋哑人,而像这样的重度肢体残疾且是这样大规模的残疾人来访还是第一次呢!我相信我的同伴们也一定和我一样,为自己的勇敢,坚韧和具有的挑战精神而感到自豪。

         天下晚了,太阳的光也将尽了,我们再次聚到一起,在离瀑布入口不远的天门山入口处合影留念,然后等待农家院主人小于分批将我们接回住处。

         晚饭前的空余时间,大家开始畅谈文学沙龙的前景与活动计划,纷纷出谋献策,并且一致同意还要开展多形式多角度的文学采风活动,开阔视野,陶冶情操,把残疾人的文化生活提到一个更高的档次。

         我深知,作为残疾人,每个人都可能经历过生活的艰辛和社会的歧视,但是作为这些文学爱好者来说,不仅仅要克服生活中的自卑,还要鼓起勇气,对文化生活,对精神追求表达自己的意愿与心声,就更是难得的了。

         而这一次采风活动的组织者和发起人之一张骥良老师便是一位先行者,他虽是一位盲人,但因采访过诸多名人而成为了知名作家。而他自己却一直保持着热情,诚恳的态度,成为了关心残疾人的普遍生存状态和积极推进残疾人的文化事业的热心的公益人。

          饭后,自由活动了,三三两两,或谈心,或卡拉ok,或打牌,自娱自乐。出游,也许最开心的就是围坐在一起谈心话聊了,因为这个时候才是可以把大家的心贴近的最好的时候。

           第二天的早饭,依然是农家饭,大家依然吃的很香甜。饭后,大家加了衣服,按计划要去漂流了。我是联系人,真的是很担心安全问题的,但大部分人仍然愿意接受挑战,于是主人小于在征得大家的要求后,和他的弟弟一起把我们带到了他们村外有河岸的上游水段。

           但是一个很高的坝台困住了我们,虽有梯子,但有些人根本用不上,这时年轻的小伙子一个一个的把大家或背或抱或搀扶着送到了水边,穿上救生衣拿了桨,两人一组,陆续被小于的弟弟扶上船,推离岸边。而小于还要把几位不能从上游上船的朋友送到中游去,然后再把他们运上船和我们会合,因为有了小哥俩的“安保”,我的心理踏实多了。

          我们几条船经过了两处激流滑行的险与乐之后,水流变得平稳了,就需要用到桨了。当我们追上了张骥良他们的船时,他们还在水里打旋呢,和他一组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两个人都不善于划桨,我们看着很乐,但也不能袖手旁观,我因为是第二次划了,有了些经验,于是就把他们的船栓到我们的船帮上,我们划桨,带着他们前进,一路上,张老师还很是不好意思,说着要请我们喝豆汁的承诺。

        当船都划到了下游的时候,望着岸边的青山,净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和煦的阳光普照在微波荡漾的水面上,
大家不约而同的唱起了山歌,美哉,悠哉!

        小于为了做好保护,他也上了一条船和我们划到了一起,他的弟弟则留在岸上随时听命。等到大家都畅游够了,小哥俩又一个一个的把我们拉上岸,送上车,再把我们运到驻地。而有的人的衣服也湿了,鞋也湿了,可是游兴依然未尽,一路感慨万千。而小哥俩也成了小明星似的,被他们调查个底掉。

        采风活动结束了,可回来之后,那山,那水,那情, 
那景,总是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名曰采风,可那山,那水,却衬托了我们作为残疾人的坚强与向上的风采。也许,很多人一生都是在寻找着世界上最美的风景,而我知道,能够打动世界的永远是风景里的人。




                                                                          2013年10月13日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