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神奇梦境,苗西之旅

1已有 678 次阅读  2012-11-05 12:46   标签神奇  center  style  梦境 

神奇梦境,苗西之旅

在家闲来无事,一个人来的村南的小树林中溜达.这片小树林,是我们村前的小面积土地,我们又称之为小片荒,或者自留地,因面积小,种不了庄稼,所以村民样都种上了杨树,果树之类的.这时突然想起了我们的苹果树,好几年没在家待过了,几乎忘记了前些年栽种的那些苹果树了,突然有了想去看看它们的冲动.于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的自家的苹果园.完成跟几年前见到的情形不同了,几年前种下的小树苗,如今都长成了粗壮,挺拔,高大的树木,墨绿色的树干,笔直挺拔,我试着张开双臂去拥抱其中一棵,发现我的双手不能接触了,这树长的也太粗了吧.抬头向上看,树上挂满了鲜红的果实,晶莹剔透,在阳光下闪闪泛着金光.不知是树高大的缘故,果实看起来都比较小,离我最近的树枝上的看起来也就山楂样大小.酷似山楂的可爱小苹果,我试图找到低的摘下一棵,却没发现有能够的着的,我又试着爬上树去摘,无耐树干高大,上不去.我就这样寻找着来到了地头.发现地头的果树少了两颗,是被在建的一家宾馆给占去了土地,旁边还拉着条幅:宾馆用地,拔去苹果树两颗,村委会将给予补尝.这也太霸道了吧,先斩后奏啊,不管它了,反正会给补尝的.我继续往前走,去寻找可吃的.这时发现别人家的土地也被点去了,两样拉起了条幅.走着走着,我来到的柿子园,也不知是谁家的,树上挂满了红灯笼似的柿子,我边走边拣能够的着的,好的摘着吃,也不管是谁家的,只知道村民们都比较大方,不计较你的我的之类的……

边走边摘边吃,不知不觉就来到的另外一个地方.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比较古老,土地湿润,建筑陈旧,道路也是泥泞不堪的土路,只是柿子树没有间隔,我仍然边走边品尝着美味,也不知吃了多少柿子.就这样来到了一户人家,一位老太太坐在院门口,旁边有一男孩和一女孩在玩耍,门边也有一棵高大的柿子树,上面挂满了小灯笼”.这时我并没有急着去摘柿子吃,而是和老太太,小孩们聊起了天----可能看人家主人在,不好意思去摘吧,嘿嘿.聊天中两个孩子看着树上的柿子对我说他们想吃,看样子是老太太无力为她的孙儿孙女儿摘啊.哈哈,正合我意.我就领着两个孩子,大的是姐姐,小的是弟弟,来到了柿子树下.这才发现,这树跟我家的苹果树一样高大啊,柿子不好摘,而又不想对身边的两个孩子说我也摘不了,我就想办法,从地上捡起了几个瓦杂,试图用瓦杂把柿子给投下来.这下好了,我开始寻找熟的比较好的柿子.找来找去,发现都不怎么熟,泛着黄白色.我带着两个孩子,顺着一根长长的树枝,这个树枝是整棵树最矮的也是最长的树枝,而且越延伸越矮,继续向前找,大概走了10米远,都到了树枝的末端,这时我伸手都能够到枝上的柿子了,可是仍然没有找到理想的.看着两个孩子充满希望的眼神,又走了这么远泥泞的路,小脚丫上也沾了泥,真不想让他们失望啊.我就向老太太大声喊:“阿姨,这柿子没熟的,摘不了”.”没熟能吃吗?老太太如此问,让我无法回答.”,不过要放几天”.”,那你摘吧”.接到老太太的命令后我就开摘,摘下来让两个孩子拿回家.虽然不能现吃,可两个小家伙俨然成了我的柿子搬运工,干着热火朝天的,有时还会挣抢又大又好的柿子,那叫一个乐啊.摘着摘着,发现摘的已不仅是柿子了,还有甜瓜,.这样摘了一会,老太太没下停摘的命令,我就一直摘,因为看他们家好像没人能摘,我把能够的着的全都摘下来了,两个孩子也都帮忙拿回了家中.老太太及孙儿孙女们向我道了谢,我的心里那叫一个美啊,捡起刚才为投柿子准备的几个瓦杂,朝着远处的水面打了几个漂亮的水飘,向老太太她们告了别,继续上路了.

边走吃柿子,问路,搭车,打闹,吃饭,继续上路.

依然边走边拣路边好的柿子摘着吃.说来也真奇怪了,现实中的我是没这么爱吃的,这里俨然成了一个吃货了,有损我美好的形像啊.

走着吃着就来到了一条大道上,看起来好像是村里的主干道.虽说是主路,可也是泥泞不堪的,大部分的路面都被污泥,杂草,垃圾垃圾占去了,只留下路的两侧不到半米的宽度,勉强可以过人.不过这个村子看起来比较古老,也没什么机械车辆,人们出行几呼全靠步行.这时我终于停止了吃柿子,突然想起我该回家了,我开始寻找回家的路.看到路边有几个小伙子在玩棋,我走过去问他们沿着这条大路,能不能走出去?这么问够傻的吧,其实我的意思是路的右边是不是都能走人,万一走着走着前面也变成的路中间的污泥,那我还得原路返回,从路的左边走,因为我看到对面有人走回来,左边应该是通的.”,前面干净着呢!”不容我解释,哥几个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这我才放心地往前走.走这么狭长的小道,那叫一个费劲啊,就像过独木桥,有时还行掂起脚尖走.这条路好像无限的长,走了好久也看不到路的尽头.这时我想这样走下去,能不能走出村子,然后找到一条公路,搭上车去火车站,坐火车回京呢,会不会把方向走反了,也许向回走离公路比较近呢?种种疑问不由的在脑海中徘徊.这时我又遇到了一位中年男子,黑黑的,个很高,留着边幅.”你好,大哥,我想去火车站,请问该怎么走啊”?”沿着这条路往前走,会看到路的左边有条大道,就是抚岭路了.” 中年男子指着我的后方说.“什么路?”他讲的字我没听清楚.”抚岭路”.我还是没听清,于是又问他.”抚岭路啊”.他冲我大喊,显然有点着急了,还边喊边在路边的一棵树上用手写着抚岭路三个字,可我完全没看出来他写的字是这个”.不管它了,我照着大哥说的往回走,看到左边有大马路,就应该是他所说的抚岭路了”,我搭上车就能去火车站了.于是,我向中年男子道了谢,又原路返回,继续回家的路程了.

走着走着,有一个高大的斜坡挡住了我的去路,斜坡很湿滑,也很陡,倾斜度应该在60度以上,看样子人是很难爬上去的.”你上不去的,还是坐车吧,前面的路还很远呢”.不等我回过神来,突然就被几个人抬上了车,而且我整个人是扒在后车箱时里的.这是一辆白色的小卡车,很小,我扒着,几呼占去了整个后车箱的空间.小卡奋力地向上爬着,因为坡很陡,我为了不被甩出车箱,牢牢地抓住车箱底面,我也奋力地扒着……

就这样,我们终于爬上了陡坡.又走了不远,只见司机把车停下来,从车窗里把头伸出来,向路边的一位姑娘招呼:”快上来吧!”这是一个女司机,30岁左右,衣着干练,中等身材.姑娘看了看我,没有上车的意思.我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还在车箱里扒着呢,把整个后车箱都占去了,难怪那位姑娘不愿上车.司机也发现了这个状况.不等女司机说话,我迅速爬了起来,空出位子,让那们姑娘上车.这位姑娘20来岁,高条,留着长长的大辫子,白色的T,蓝色的牛仔裤,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庞,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姑娘可真是标准的大美女啊.同时上车的还有两位30来岁的女人,看起来跟司机差不多.司机等我们坐好,启动车子,我们出发了.路上年轻姑娘她们三个有说有笑,还时不时的打闹着,我坐在旁边看着她们嬉闹.”你们把车费给我吧.”女司机回头看了下我们三个说.”多少钱啊?”我掏出钱包准备付钱.”200.”女司机头也没回,很了当的回答我.这也太贵了吧,我想了想,但没说话.年轻姑娘和另外两大姐也怔怔地看着我.这时我发现车箱的里侧写着每人0.3”,在不同的地方,重写了好几遍.”您这不是写的3毛钱吗?””是啊是啊,别要太多了”,她们三个也开始为我说话了.女司机没说话,可是也并没有同意的意思.我想了想,在北京2块钱坐地铁也能坐很远了,于是我就拿出了两张一元的给了女司机,她没讲话,表明也就同意了.可是并没见年轻姑娘跟另外两位大姐付车费.我们继续前行,她们三个依然说说笑笑,嬉戏打闹着……

不知什么原因,车子停了下来。女司机走下车来,和站在路边的几个人聊了起来。这几个人应该是建筑工人,正在向路边一座在建的房子旁运建筑材料,道路上也堆满了建筑材料。只听见那几个工人问女司机:”你们是从苗西来的”?这时我才知道,前面我所经过的村子叫苗西”,应该是云南那边的.“过不去了,这家正在建房子。”女司机和他们简单聊了几句,走回来对我们说。建房子怎么能占道呢,要过道的人还不能过,岂有此理。我正想下车找建房子的主人理论,年轻姑娘和另外两位大姐把我拦了下来。她们说这是当地的风俗,要是有人家建房子,建筑材料不管放到什么地方,旁人都不允许去动的,更不允许去践踏,据说要是谁家的建筑材料被人践踏了,就是不不吉利,要是出现这种事故,主人肯定会跟践踏者拼命的。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大家都会避开建筑工地的,即使建筑材料堆在了道路上,大家也会绕道而行。无奈,这又是条狭长的土路,我们的车无法掉头,也没有路可绕。“这怎么办啊?”我问女司机。“没办法,我们只有等待,等主人回来,我跟主人商量,把路上的建筑材料挪走,也许主人能同意。”正说着年轻姑娘和另外两位大姐都下了车,跑到路边的土堆旁嬉戏打闹,还不时地抓起沙土往对方身上、脸上撒、糊。奇怪的是,不论她们怎么闹,往对方身上弄再多的土,跌倒在土堆中再爬起来,她们身上依然洁净无瑕。不一会儿,女司机也加入了她们的游戏。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四个女人到一起,甭提有多热闹了,打啊,闹啊,喊啊,笑啊。我喜欢她们这种放荡不羁的性格,站在一旁看她们闹,告诉她们小心点,别伤着对方了.我留意了下这边在建的房子,这房子的格局有点像寺庙里的房子,所用的砖瓦也都很粗糙,而且个头也相当的大.再往远处看看,也都是类似的房子.有一座房子前很多人在排队,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再远处有一座正在装修的饭店,上面写着河南饭店的招牌已经挂了起来.奇怪,怎么会有人跑到这里来开饭店呢,在这样偏僻落后的小山村,哪会有生意啊.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傍晚,她们四个也停止了嬉闹.这时刚才排队的人都已散去,只有几个厨师还在哪里忙活着做饭,收拾桌子,一个还在扯长长的面条,原来那里是一家饭店.”,咱们去吃饭”,我对她们四个说.前边虽说吃了不少的柿子,这里也感觉到饿了,她们打闹一翻,想必也饿了.”我们没钱”,两位大姐喊了起来.”我请大家”,于是我们一行五人向那家饭店走去……

中间的事情没印象了,接着就是第二天天亮,我们继续走路,依然是女司机驾着可爱的小卡,我和年轻姑娘及另外两位大姐,坐在后车箱里,她们三个依然是边说边笑边闹.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的卡车变成了架子车,由年轻姑娘拉着我,女司机还有另外两位大姐.这时我似乎明白了前面姑娘不乐意上车的另外一个原因了.姑娘虽说一人拉了我们四个人,可一点看不出吃力的样子,步子迈的很轻盈.由于页面路面泥泞,姑娘卷起了裤腿,两条修长的腿在泥泞中,丛林中有节奏的迈着,腿很白皙,就像红楼梦中描述女子常用的一个词:跟葱似的,真美啊,让人陶醉.可是另我奇怪的是,不论姑娘怎样在泥泞中,丛林中穿梭,好的两条腿都是那么洁白无瑕,身上也一尘不染.我不由想起了一句诗歌:出污泥而不染,原来描绘正是眼前的美景啊.

一会儿,我们来到了一个很大的院落旁.这时我们的交通工具又变成了可爱的白色小卡,依然是女司机回车,我和年轻姑娘及另外两大姐坐在后车箱里,她们三个依然嬉戏打闹.这个院落也是寺庙一样的格局,其中有一座房子上写着中国移动四个大字,我想这可能是中国移动的一个站.我还看到了院子中有一家商店,我正要下车去给大家买些水喝,梦醒了.

醒来觉得这个梦很奇怪,也很美,于是就记录了下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李潇潇 2012-11-05 13:54
    好长的梦……
  • 星宇风 2012-11-05 14:18
    李潇潇: 好长的梦……
    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平时我做梦是记不住多少的。
  • 李潇潇 2012-11-05 14:27
    星宇风: 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平时我做梦是记不住多少的。
    继续梦,加油!
  • 星宇风 2012-11-05 15:48
    谢谢,不过好梦不常有啊。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