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我逝去10年的学友、笔友、网友、残友的生前之作

1已有 587 次阅读  2013-04-21 16:16   标签古城  center  护城河  style 
 

我家门前有条河

    打小最爱唱的歌就是"一条大河波浪宽"。那会我的小脑袋瓜子里就认定,这首好听的歌儿,一准写的就是我家门前的这条大河。他就是京城里头尽人皆知的护城河。最使我难忘的是那古城下、河堤上的绿茵。我和弟弟撒着花儿的一直滚到河边而毫发不伤。回头忘去,风吹着小草和野花香飘两岸,直透进我童年的心田。多美的一条大河呀!她护佑着我,陪伴着我从总角顽童走向成年。每每来到河边,总是被那清澈的河水吸引。把鞋往脖子上一挂,淌着清凉凉的河水,踩着河底滑滑的石子儿,把手绢、袜子绑在树枝上捞小鱼儿小虾。看着瓶儿里头那活蹦乱跳的错物儿,小心眼儿里头那个乐就甭提了。

    在男孩子的游戏中是不能没有战争的。广阔的河堤上常常是战事迭起,杀得不可开交。常规战是骑马打仗,当骑士的一个个骁勇善战,做战马的也都腿力不凡,一定要将敌军来个人仰马翻。一旦战争升级,就全都成了海军陆战队。只见一方的队伍忽然燕别翅排开站在水中,将清凉凉的河水使劲地向岸边撩去,那蜜集程度决不亚于机关枪扫射。对方的战士竟敢冒着敌人的炮火奋勇前进,冲将上来开展近战。一时间,水花飞溅、遮日蔽天,密密的水点打得睁不开眼,那时谁也分不清敌我是一统混战。那连天的喊杀声也都化做了兴奋的欢笑。等到大伙都累了,也就是战事结束的时候了。小伙伴儿们嘻嘻哈哈地上了岸,个丁个儿的都成了落汤鸡,然后不约而同地向城墙上爬去。这会可不是为了玩儿,而是为了找个干松又风凉的地方,让那湿透彻了的衣服快点干。要不然到了家,这顿打是绝对躲不过去的。

    说到爬城墙,那是再有意思不过的事儿了。我家就离阜城门城门楼子不远儿。那高高的城门楼子,宽大深遂的城区门洞子,只当要您在他的前边一站,就仿佛能让您一下子回到多少年前的日子里。只是那会子我还太小,不懂事儿,想不到那么多。用现而今的话来说就是没有灵感,联想力差。等到现在回过味来,却又没了那城门楼子,怪可惜了儿的。

    唯一僚以慰的是当年真没少到那儿玩过。站在那城门洞儿前头,无冬历夏那风都是呼呼的。就是到了三伏天儿,门洞儿里头的风也是辈儿冲。带着一鼓鼓护城河里淡淡的腥味,阴凉儿,阴凉儿的。谁要是敢在那里头懈个晌悟的,准吹你个口眼歪斜。

    最使我兴奋的是爬上那高高的城门楼子。往东望去150丈是白塔寺,过150丈是贡奉皇上牌位的历代帝王庙,再150丈就是的西四牌楼了。不过这般世上有了我的时候已经没了那西四牌楼。还是听老人儿们说:“拆的可惜呀,跑了广济寺的风水。要不然那三年的饥荒不会闹得那么邪火。”我看其实也不尽然。现儿今北京人的日子不也是一天好似一天了吗?要是您不信,等今年春节您到广济寺去瞧瞧。那香炉里的香火腾腾的直窜火苗子,比我当年冬天烧的“富士炉子”旺腾多了。

    那会在城门楼子上朝西望,可是一马的平川,一眼就能看见颐和园的佛香阁。闪闪发光的琉璃瓦在青紫色的西山映衬下别提有多美了。一低头,就会看到亮亮的护城河伴着两岸宽宽绿绿的河堤,伸向远方。南不见头北不见尾。在阳光下闪着五彩斑谰耀眼的光。一会红、一会绿、一会黄。真象一条绿绒带子中间坠满了钻石。多美的一条大河呀!

    小时候会背不少的唐诗,如今晚儿该还给谁可就都还给谁了。只记得有这么几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摧。”“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要是把自己个儿同那位古人比起来,心里头那个滋味还真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长这么大从没离开过北京,免了思乡之苦,该知足了吧?可是每当我到了儿时生活过的地方,心里头总是空落落的。不要说“门前镜湖水”了。那么大的个城门楼子、那么美的一条河,变戏法似的没了。现在您要是再想看看西山,再看看那佛香阁。就得有爬上月坛电视塔的本事才行。护城河呢?已经成了二环路。里头的小鱼儿、小虾可都成了精喽!个顶个儿的好几吨重,跑起来是风驰电掣呼呼带风。如今要想装它们,得用多大的瓶子呀!!每当看到这一切,就总是想起我家门前的那条河。

   天边浮沉云庶掩下的夕阳,把古城与长堤染成了紫红色。河水象碎银一样泛着夺目的光。一群群小鸟掠过绿茵,微风中晴蜓的薄翅一闪一闪,天地间一帮娃娃们高门儿大嗓儿地唱着:"一条大河波浪宽......"那才是我童年的北京,那才是我童年的世界!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