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纪实小说:非典时刻的婚姻故事

2已有 568 次阅读  2013-04-24 11:07   标签小说  center  style  故事 

 纪实小说:非典时刻的婚姻故事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是我女儿在五一休假期间做“志愿者”时开始记录的。她这个志愿者不是公派,而是自己找上门的,所以不算正宗。帮扶的对象是与她妈妈很要好的同事——一位在“非典一线”参战又染病的护士阿姨家。说来这故事最初发生并不是现在,以前我就听女儿念叨过,但结束却是刚刚的事情。女儿是以日记形式记下的,并用邮件发给了我。她是个旁观者,是个很用心的旁观者。我隐隐地感到,那记录中似含着某种艳羡的情绪。因为,那是个破镜重圆的婚姻故事,有妈妈、爸爸和一个同她当年(我与她妈妈离婚时)一样大的女孩儿。我把女儿的日记做了重新调整(根据需要做了少量的虚拟加工),并以第三人称的方式重叙故事。因未征得当事人的同意,所涉人物均系化名。

外遇使婚姻遭遇危情

  2002年10月,蓝婕通过法院起诉与林威离婚。不久,法院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她只能等到半年后再次起诉。这个结果早在林威的意料之中,他对挽救婚姻抱有很大的信心。他知道,蓝婕的离婚起诉带着很多情绪化的因素,这也是法院驳回她诉讼请求的最直接原因。

  一直以来,最易导致婚姻突变的原由就是“遭遇激情”,当然是遭遇夫妻二人世界以外的第三者激情。林威与他属下一位年青漂亮女孩儿的私情建立,很难用一个确切的时间进程把它界定。蓝婕其实也没有真凭实据的把握,她只是凭着直觉感到夫妻间越来越缺少那种心领神会的情感交流。一次她情不自禁地背着林威查看了他手机的短信记录,事情就此败露。那天,蓝婕极力克制着自己努力装得平静的询问林威。林威很恼火蓝婕查看他的个人隐私,索性带着一种报复性的愠怒,承认了他和那个女孩的亲密关系。这是蓝婕没有想到的,她原以为,林威会极力否认,至少得做出些辩解,但他没有。这更深深地刺痛了她。林威竟能如此坦然!如此毫不在乎!那天他们吵得很厉害。林威辩解说:“他们要的只是一种感觉,并不会破坏现有的家庭。”他甚至要打电话给那女孩儿,让她讲明自己并没有破坏他人家庭的意思。蓝婕止不住地流着眼泪说:“如果你把感情连同心都给了别人,还振振有词地表白没破坏家庭。那你就照你的方式过去吧!”她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拉起5岁的女儿就回了娘家。她的心被林威伤透了。

  让林威措手不及的是,蓝婕在没与他做任何商议的情况下,就去法院起诉了离婚。无论林威再怎样做工作,下什么样的保证,蓝婕就是不肯撤诉。无奈,林威只得厚着脸皮去求岳父母。他发誓从内心里是非常在乎这个家的,而且也爱蓝婕,外遇的情感绝不可能替代他与蓝婕的夫妻感情。他很后悔,愿意接受一切惩罚,只要不离婚。他拿出最后的杀手锏,说孩子不能受无辜的伤害。岳母是个软心肠的人,她知道女儿的心思。女儿委屈,总得让她发泄发泄。于是便对林威说:“你要是真后悔,就拿出点行动来,总不能让蓝婕以后还这么担惊受怕的吧。”林威心领神会,他知道——还有救。

一波两折等待离婚

  从法院回来,林威又找了蓝婕几次,依然是陪笑脸承认错误。蓝婕的态度还是不为所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突然就没了动静。蓝婕心里直发慌,她不知道林威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懂事的女儿老是吵着要爸爸。妈妈也唠哩唠叨地怨她不该这么不依不饶的。背地里蓝婕哭过几次。她恨林威,更恨那个破坏她们家庭的女孩儿。她不敢想林威会不会被逼得又回到了那女孩儿身边?转念一想,如果是那样,她们的婚姻真就无可救药了,自己还对他抱什么希望?随他去吧,我干嘛要对一个负心汉抱幻想?

  一天,蓝婕突然接到林威的电话,要约她出来谈谈。见面后林威交给蓝婕一份他与一家新公司签订的聘用合同。蓝婕看后忙问:“你离开了公司?”

  “这不又找了家新公司吗。”

  “放弃销售主管的位置,从头再干?”林威点了点头。蓝婕又问:“是为了离开那个女孩?”

  “更为了回到你身边!”

  “可我并没让你牺牲自己的工作呀!”

  “是我自己放弃的,否则我得天天面对那个让你不放心的女孩。”

  蓝婕说不出是感动还是委屈,眼泪直在眼圈里晃。她埋怨道:“你该和我商量一下,我不想让你做这么大的牺牲。”

  “不,这谈不到牺牲,我这是挽救自己。”

  蓝婕忽然警觉起来,又追问:“你和她的关系到底处到了什么程度?”

  “已经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好吗?”

  “不,你得告诉我,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威把脸扭向一边回避着蓝婕的目光小心翼翼地答:“我……我们有过一次,三个月前到海南出差时。”

  蓝婕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她从心底里发着狠的质问了一句:“为什么要隐瞒我?!”

  “我没想隐瞒,我以为你不问就是原谅了我。”林威极力地解释。

  “呸!我跟你再没什么好说的了!”蓝婕忿忿地离去。

2003年3月蓝婕即将向法院第二次起诉离婚时,林威不再坚持,并主动提出协议离婚。俩人订好在4月10日去办手续。六年前也是这天,他们登记的结婚手续。谁也没有想到,刚刚进入4月,北京发生了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非典的阴云迅疾般地把整座城市笼罩在一片恐惧之中,一切都偏离了原有的轨道,一切都进行了重新的排序。蓝婕和林威的婚姻也超乎想地发生了逆转。

在一线染上非典

  蓝婕是被借调到呼吸科的,因为接触非典病人,4月9日开始有了发烧症状,她迅速被隔离,很快就确诊被染上了非典。家里一片恐慌如临大敌,连五岁的女儿都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气氛。

  林威第一次与蓝婕通上手机时,蓝婕的病情还没有完全恶化,但通话时已经有了明显的呼吸障碍症状。“蓝婕,你好吗?”第一句话刚问出,林威的嗓子就像卡了东西般哽住了。

  话筒里传来的只是艰难的喘息声和间歇的咳嗽声,半天他才听到蓝婕的微弱回答:“林威,我怕……”话音断了,喘息中夹杂着哭泣。

  “好,好,你不要说话,只听我的。”林威镇定了一下情绪稳住慌乱说:“蓝婕,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染病你是一种什么心情,可你一定要挺住!不仅仅是为你自己,还有那么多爱着你的人。无论你能否原谅我,现在我依然还是你的丈夫,是你的亲人。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我要到病房去陪伴你!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可你们那里总还是需要护工或卫生员之类的人吧。我愿意去做!就当我是为你服务了!哪怕能在病房的窗口看你一眼也值得。”

  林威当然不可能做护工,更不可能去病房陪伴蓝婕。在一线参战染上非典已经就够不幸的了,医院里怎么可能再让其亲属同冒风险。在以后的两天里,林威打了数不清的电话,到了第三天,蓝婕的手机关了。医院说是为了有利病人的治疗,可林威却隐约地感到多半是病情加重了(后来才知道是高烧不退,还上了呼吸机)。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种不祥的兆头总是在心中挥之不去。他不断地向蓝婕的手机发去一条条的短信,企盼着蓝婕无论在何时打开手机后,第一眼就能看到他的倾诉与表白。短信选摘如下:

  1、祝福  打开你的手机,那第一声铃响,就是我的祝福!愿好人时时平安;愿不幸人告别苦难;愿委屈人得到补偿;愿衷情人不再失望。

  2、赎罪  如果能用我的生命带来你的平安,我愿意!如果能用我的痛苦换取你的幸福,我愿意!如果能用我的赌誓赢得你的信任,我愿意!如果能用我的自惩得到你的宽恕,我愿意!

  3、祈求 能原谅我吗?在痛失你的恐惧中,我才意识到你对我的重要。能宽恕我吗?我们都是上帝的子民。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保证将用我的余生来补偿你曾经失去的一切。

  4、珍爱 有了这次生死经历,我才明白生命太脆弱,幸福也太短暂,将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转瞬间一切都有可能失去。我们得珍爱,不能再失去了。

  终于,林威的手机盼来了蓝婕平安的短信:我从地狱中走来,希望与你牵手同赴天堂。

复原的生命挽救了破碎的婚姻

  5月6日蓝婕出院。手捧鲜花,她从天使群中飘然走出。林威迎上前去一把将她拥在怀中狂吻不止。

  蓝婕试图挣脱他的拥吻,并轻声提醒说;“你克制点,我还没过观察期呢,让人看了多不好意思。”

  林威却把她拥抱得更紧,“我不管。你说过,要与我牵手同赴天堂。我们现在就在天堂,我们永远不再分开!”蓝婕只感到一股热流通遍全身,那种陶醉的幸福感已经许久没有体验到了,它甚至比当年热恋时还强烈。

  5月8日林威开着他的“捷达”带着蓝婕和女儿去野外郊游。他们买了一只风筝,就是那种画得五颜六色的“沙燕”。他们要去郊外放飞。

  车上四环直奔正西,蓝婕问:“我们去哪?”

  “去西天。”

  “你说什么呢?”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是佛祖诞辰日。我们该去谢谢他老人家。他让我们经历了一次生死轮回。”

  蓝婕感叹道:“我不知道生死轮回是怎么回事,可现在我才真正体验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她的珍贵。平日里,我们忽视了她的存在,就忽视了空气、阳光和水的存在一样。现在我明白了,比起生命,所有的一切都应退其次,都可以宽容。”

  女儿忽然插话问:“妈妈,是不是你和爸爸就不吵架了?”林威笑答道:“爸爸以后做个好孩子,妈妈以后还喜欢爸爸。”

  风筝起飞了。林威把线轴交给女儿,并告诉她:“那个‘沙燕’左翅膀是爸爸,右翅膀是妈妈,长长的细线就是你。千万要攥住线轴,要是一脱手,爸爸和妈妈就不知要飘到哪里去了。”

写于2003年6月25日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