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劫后余生的故事之三——亲情依旧

1已有 575 次阅读  2013-05-14 15:47   标签center  style  故事 

 劫后余生的故事之三——亲情依旧

 

伤前的三口之家

  每每翻看那册我珍藏了十几年的影集,便会产生一种对流逝的时光的怀恋,这感觉又因今昔自身命运的强烈反差而变得异常复杂起来。其实,人的命运原本就是多舛未卜的,但如烟的往事又总是以其完美的一面时时展示着它诱人的魅力。影集中那一张张黑白的、彩色的照片,留下的是我与她结合前后最有意义的每一个镜头。在那上面,我似能听到故宫高墙外那条小河的潺潺流水声;也能看到秋天香山黄栌树的遍地火红;告别了北海琼岛迷人的春荫;又走进紫竹院那曲径通幽的竹林小路。当热恋的脚步终止在婚庆典礼的良辰吉日,我便携着她在喜庆的鞭炮声中迈进了那间我亲手营造的温馨小屋。交杯酒是甘甜的,“婚礼进行曲”优美而庄重。

  她笑了,我也笑了,笑声中我们的女儿呱呱坠地。满月、百日、一岁……四岁,女儿在一天天长大,我们的小家也红火得令人羡慕。

  那场劫难如晴天霹雳粉碎了我的一切,残酷的命运无情地把我推入残疾人的行列。我无耐地掩饰着内心的痛苦,平静地对她说:“你走吧,这个家与其因我而残破不全,还不如让他早点解体。”

  一年后,我和她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临别的那天晚上,我为她置办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全家人围坐在一起,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杯如血的红葡萄酒。妹妹轻轻按下录音机键,顿时,《祝你一路平安》的优美旋律悠然响起。她,我曾深深挚爱的人,此刻默默无语、神色黯然,正望着一桌美味佳肴发愣。我微微欠动了一下僵直的上身,身下轮椅的前轮失控地碰到了餐桌的电镀腿上,桌面轻轻地晃了晃,人们都下意识地扶住了酒杯。

  我强抑制住感情的波澜,镇定地说:“开始吧,菜都凉了。”一只只高脚杯颤颤地端起,一双双眼睛同时落到我脸上。是啊,总该先说点什么,这毕竟是一次非同寻常的送别晚宴啊!当我和她的视线碰在一起时,那万端感慨的心绪陡地涌动起来。我的眼睛湿润了,并真诚地对她说:“今天,是我们告别过去的最后一次晚宴,也是我们新生活的开始,我们全家为你今后的幸福,干杯!”我一饮而尽。她犹豫片刻也饮尽了杯中酒,而后泪水夺眶而出。她痛心地啜泣着,我止住要劝慰她的家人。一年多来,她把自己压抑得太苦了,也许,只有在今天这种场合她才能尽情地宣泄。她的哭声令我心碎,但我依然强作欢颜。

  晚宴散罢,全家人送她走出大门,那首由萨克斯管演奏的《祝你一路顺风》的曲子也洋洋洒洒地飘到室外。她踏着夜色一步一回头地走远了。我呢,还得重新回到医院,为那遥遥无期且并无多大期望值的治疗去尽心尽力。

  那晚,我们曾相约,几天后在医院见面,还要作一次推心置腹的长谈。前行的路还很漫长、也很艰辛,虽不能携手共进,但彼此间怀有的那片真诚的心愿与祝福却都希望淋漓尽致地倾诉给对方,更何况我们之间还有个女儿相连着。

  三个星期过去了,她依然没能赴约。我写了封信询问。她很快就来了,见面第一句话我便发问:“约好的事怎么又食言?”她哭了,而且是痛哭,啜泣中她回答:“我妈去世了!”这噩耗如晴天霹雳把我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我才问:“她什么时侯去世的?”“我们办手续的那天。”“以前没听说她有病呀?怎么会突然……”“她早就因糖尿病住院了,我一直没敢告诉你。”我的心被这无情的现实震颤着,不仅为她苦难的命运而痛心疾首,更为这许多年来未能在老人面前尽上一份孝心而悔恨交加。对老人的辞世,不能说与我就全无干系,发生在我身上的这场劫难,它所波及到的绝不仅限于我那已经解体的小家。良久的沉默之后我问:“老人去世前留下点什么话没有?”她先是摇了摇头,而后又纠正到:“办手续的头天,她特意和我谈到你,说你是个很有出息的孩子,如果不是这场大难,将来一定前途无量。对于我们的离婚,她一开始就持反对意见,现在既已走到这步,她也只能深表不安地说上一句我们全家都对不起你了!”我的视线终于被夺眶而出的泪水模糊了。记忆中的老人,唯有那双慈祥亲切的目光依旧还是那般清晰。

  傍晚临别之即,她告诉我第二天便要启程回河北的农村老家,送母亲的骨灰与几年前就已离世的父亲合葬。我随即让护理员到商店买了两瓶衡水老白干交与她说:“你母亲是我们离婚前去世的,她仍然是我的岳母。请替我在二位老人的墓前以酒祭奠,谨表我这不孝之婿的最后一点孝心。”

  那天夜晚,我久久地不能入眠,从结婚到分手,桩桩件件的往事依稀地浮现在眼前。人生之路的悲喜剧似乎早有它特定的安排,你可以小视它,但却不能不面对它,因为即使是同一种结局,也会有爱与恨、宽容与仇视两种截然不同的走向。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