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2013 关注残疾人就业:找工作 我们如何面对?

已有 1394 次阅读  2013-04-28 17:02   标签事业  残疾人就业  国务院  normal  style 

2013年4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中国残疾人事业"十二五"发展纲要》,昭示着我国残疾人事业发展将迎来新的契机。  

  

张成在用盲用读屏软件教学生使用电脑。

  周灿正在工作中。

  就业是民生之本,也是残疾人的基本权益。只有拥有稳定的工作,才能享受更幸福、更有尊严的生活。

  目前残疾人就业状况如何?工作是否好找?是否存在就业歧视?国家和社会对残疾人就业采取了哪些扶持措施?又该在何处继续发力?

  按摩中专学校校长、盲人张成

  关键是有一技之长

  记者 苗 苗

  “老师好!”北京市朝阳区苹果社区的张成盲人按摩中心,3位盲人按摩师起身向从外面进来的中等个头的男子问好。

  他就是这次采访的对象,这里的老板——张成。寒暄和简单地攀谈过后,张成打开了话匣子。

  在他的叙述里,他的经历很简单:1991年到1994年在盲人按摩学校上学,1994年毕业以后,在家人和亲戚朋友的帮助下,走上了自己创业的路,“第一个店开在河北邢台,大概是1994年9月,当时有3个人,是个规模不大的按摩诊所;1998年,第二个店就是一个10人规模的按摩医院了。干到现在,在全国各地有16家分店。”

  “正上着课,突然就觉得身边的老师和同学模糊了,然后就觉得窗户也模糊了,再后来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因为视网膜突然脱落,14岁的他一下子从光明走进了黑暗。在父母的坚持下,1991年,他被送去300多公里以外的盲人按摩学校上学。“刚开始不愿意,但事后想起来,很感谢父母的决定。”张成说,没有一技之长就没有办法就业,更谈不上自食其力。

  比起开店,另一件事显然让张成更感骄傲,就是张成盲人中专学校的创办。

  “我上的盲人学校学费是一年1200元。第二学期开学,发现有好几个同学不念了。一打听,都是因为学费高,付不起。当时心里就有一个念头,想以后有了能力,一定要办学校,让盲人们可以免费来上学。”

  1997年,卖了家里的房子,租了场地,花了5万多块钱,张成盲人按摩中专学校就办起来了,张成也实现了最初的愿望:免收学费。

  如今张成盲人按摩中专学校已经办了17届,前前后后培养了1000多人,而坚持免费招生一直是张成的原则。按照他的说法,办按摩中心、按摩院收入的80%—90%都投入了办学。

  当问及为什么愿意把如此多的收入投入办学,张成坦言,“以院养校,院校互补”的方式,在让学校得以运转之外,也让按摩中心提升了知名度,是一项双赢。但更重要的是,“并不是吃好的、穿好的才是幸福,能帮助和改变别人的命运,才会有真正的成就感。”

  至今,张成还记得第一次遇到刘远峰的情景。那是1999年,在邢台的大街上,张成听见有人沿街乞讨。经过打听,得知是因为家里人带他看病,花完了所有的钱。张成问他,愿不愿意跟他去上免费的按摩学校。于是,刘远峰就成了按摩学校的学生。如今的刘远峰也在北京开起了按摩中心,他常常说,如果不是张成,这辈子可能就完了。

  像刘远峰这样,学了技术自己开起按摩中心的人不在少数。

  在张成看来,盲人就业这件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最主要的,还是看是不是有一技之长。“像我们学校的学生,就业率基本上都是100%。有不少学生,还在学校的时候就被各地按摩中心、诊所要走了。”

  “盲人中,主要是干按摩的,也有开网店、搞养殖的,极少数做律师、做老师、做调音师。倒也未必是社会对盲人歧视,只是在这些行业里,盲人在和健全人竞争,确实没有优势。”张成认为,如何集社会之力,拓宽盲人就业渠道,恐怕是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

茶叶包装工、失聪青年周灿

  最怕不认同不理解

  记者 侯琳良

  4月16日下午,记者走进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大明村大明工业园,在湖南天天清茶叶有限公司的包装车间,见到了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周灿。

  她今年26岁,两岁时因一次意外摔跤,听力神经遭到破坏,没有及时送去医院,由此完全丧失听力,被认定为二级残疾。

  一支笔,一张纸,开始了这次特别的采访。

  周灿现在这家公司从事产品包装,就是数好90包保健茶包,放到包装盒里,再盖好就行了,周围的工友也大都是和她一样的聋哑人。

  对于目前的工作环境和状态,周灿比较满意。她用比正常人说话音量高一倍的声音直言:“来这里快两年了,干得比较心安,在这里不用忍受正常人异样的眼光、不公平的对待。”

  谈起找工作的困难,她说最怕的就是外人对残疾人的不认同、不理解。

  她在一家饭店做过半年服务生。在与客人、同事打交道的时候,由于听不见自己说话,周灿的声音往往非常大,“别人就认为我脾气大,或者是对他生气了,我自己就觉得很委屈。”

  按饭店的规定,过了半年就可以涨工资了,可老板觉得她耳聋,经常误事,还是把她辞退了。

  从饭店里出来,她又开始四处寻找工作。“可是文化程度低,又没有什么技能,耳朵又听不见,大多数企业都不想要我这样的人。”周灿说。

  于是,在百般无助中周灿选择了长沙市残联办的一所电脑学校,免费学习办公软件等。“我学习比较用功,考核成绩好,还获得了几百元的奖学金呢!”说到这里,周灿一脸得意的神情。

  学了两个月,学校把她推荐到一家国企性质的磁铁厂做一名普工。那时刚好是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公司的订单急剧减少,于是公司让她回家轮休。

  “也是因为我听不见,回家等了好几个月,都没通知我上班,一年合同期到期了才叫我回去上班,可是过不多久还是决定不要我了。”谈起这些挫折,周灿显得很淡然。

  周灿一直记得一本书里的一句话:每个人生来就像是个苹果,人之所以残疾,是因为这个苹果长得太可爱了,上帝忍不住咬了一口。

  目前,周灿这颗“苹果”正在渐渐“完好”。她找到了爱情,并于去年完成了婚礼。有了5个月身孕的她,笑呵呵地告诉记者,宝贝取名为“王乐坚”,希望孩子今后能够乐观坚强地面对生活。

  当记者问起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时,周灿说想的最多的就是和老公一起挣更多的钱,休息的时候把家庭打理好,孩子生下来后,好好把他培养成才。

  很多公司都实行轮休制度,同正常人不一样,残疾人就希望能多干活,“我们休息的时间越长,心里越不安,越觉得仿佛被社会‘人为’地隔离起来了。”

  周灿说得浅显易懂:现在社会上能够提供残疾人岗位的公司并不多,希望国家能够多支持这些福利企业,让企业发展了,订单多了,残疾人不用经常休息了,就能挣更多的钱了。

中国残疾人大学生就业难 歧视来自“骨子里”
   

  “一个月一千五百元,不要经常换工作,用人单位不用异样眼光看我们,这就是二零一零年最大的心愿。”去年七月从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艺术与设计专业毕业的冯丽娜,十二日用手语向中新社记者描绘着她的求职愿景。

  冯丽娜此前在大学期间边打工边学习获得的经验,让她比其他残疾同学更有信心,别人每月拿到八百元的月薪,她“敢”向用人单位提出一千五百元。然而在走过近半年的求职历程后,语言交流有障碍的冯丽娜当初那点“雄心壮志”,也已被渐渐抹灭了。她告诉记者,今天来招聘会,已将底线降至一千元,只要有合适的工作,符不符合专业不要紧。

  中国的残疾人大学生就业难,一直困扰着这个特殊的高学历群体。尽管官方在政策与行动上持续加温,但效果似乎并不显著。一些残疾人大学生受访时表示,劳动报酬低、就业歧视重,仍然是他们就业难的主要因素。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北京市残疾人联合会在此间共同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媒体介绍官方对“就业困难群体”帮扶的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已采取多项措施尽全力帮助残疾大学生找到工作,二零零九年毕业的北京籍残疾人大学生八十六人,有八十四人找到工作,仅有两人因其他因素未就业,实现了连续多年的高就业率,成果非常显著。

  不过在上述两部门举办的“就业援助月”招聘会上,记者注意到,多数残疾人大学生却因为遭遇“各种各样”的问题,困扰着他们的求职梦。在一次次求职受挫后,他们觉得,很多招聘单位对于残疾人的歧视仍然是来自“骨子里”的,招聘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赚取免税的指标,成了拿到优惠政策的工具,与官方描述的和谐环境并不相吻合。

  冯丽娜说:“正常大学生都求职难,留给你(残疾人)的岗位更是所剩无几,无奈只能是低端的、重体力的职位,而给出的薪水也只有八、九百元。在北京这个物价高涨的城市,多数人因为挣钱太少,只能选择跳槽。但跳来跳去,还是逃不出这个‘恶性循环’的状况,为了生计要工作、找到工作却因薪水低无法养活自己、跳槽后仍具失业的风险。”

  二零零四年从北京科技大学会计专业毕业的刘明(化名)告诉记者,其实薪水多与少还是次要的,最大问题就来自社会上的歧视,给他们带来了多年的刺痛。“由于身体有残障,与健全同学此前同去一个大公司面试,招聘人员居然还没有等我回答完问题,就觉得不合适,事后才得知,他们不愿意要一个身体有残疾的同事坐在一个办公区,有碍公司的整体形象”。

  刘明说,很多用人单位并不喜欢接受像他这样的人,即使有能力,也怕日后有麻烦,要多花冤枉钱。“把残疾人看作残废人现象已是大多数了,尽管官方有相关的政策,用人单位必须提供残疾人就业的岗位,但在拿到优惠政策后,用人单位就会找一些借口将你调至低端岗位,在身心觉得疲惫的时候,只有选择自愿离开”。

  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显示,中国残疾人在业率仅为百分之三十点四。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院长许家成坦言:虽然政府采取了多种手段帮助残疾人大学生就业,但目前残疾人大学生就业真实情况仍不甚乐观。许家成认为,现有法律中的许多条文仅是一些原则性规定,缺乏可操作性。惩罚措施在力度上显得单薄,无法对用人单位产生足够的督促和震慑作用。(记者 张子扬)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