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赵本山之病与作品之病

2已有 942 次阅读  2012-02-03 11:45   标签class  赵本山  file  歧视  嘲讽 

那还是2011年岁末,我就跟一些朋友聊到过赵本山作品中歧视农民、残疾人等弱势人群的倾向,曾想特别关注一下他今年的春晚小品。

2012来了,地球依然在转,可赵本山却突然退出了春晚。至今,网上仍议论纷纷,褒贬不一。

我相信赵本山的病是真的,其火爆的小品及影视剧也千真万确地病了,还病得不轻。身体的病得由医生去说,我只想对于其作品的歧视问题多说两句。

赵氏作品之病由来已久。像两年前,在《乡村爱情故事》研讨会上,中国传媒大学曾庆瑞教授就一针见血,认为赵本山及其《乡村爱情故事》是一种闭门造车的伪现实主义,缺乏“历史进程中本质的真实”;一味放大人物的身体缺陷,缺少悲悯情怀。更早的2007年,赵本山到美国巡演,虽说其小品、二人转笑得现场观众前仰后合,可却因其内容庸俗、言辞粗鄙、趣味低下而遭到美国媒体的严厉批评,更有律师要起诉赵本山歧视残疾人。

对多数中国人来说,歧视是一个非常生僻的词。说赵氏作品充满偏见、缺乏对人的尊重,特别是对弱势群体的尊重则更好理解。

然而,赵本山始终误将高票房、高收视率的商业成功当作艺术成功,底气十足地置之不理,甚至变本加厉。其小品从“蔫哏”系列、“忽悠”系列等曾连续在央视春晚节目评选中卫冕,成为“小品王”,而其影视剧《乡村爱情》系列等,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似乎证明其作品为群众所“喜闻乐见”。赵氏作品确实有极为广泛的“群众基础”,甚至很多被其作品大加嘲讽的尚未觉醒的农民、残疾人也都喜欢看他的作品。

究其原因,一是因为其作品中挤眉弄眼、结巴、跛足的农民角色、残疾人角色都用“自我作贱”来制造笑料,麻痹了他们的神经;二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等级制观念的根深蒂固,他们作为弱势群体对待生活中的各种歧视,已习以为常。于是,被歧视的他们便也“乐”在其中,从众地跟人们一起傻笑,在傻笑中变得集体无意识,变得欣赏低俗和无知,变得没有善恶是非。人们越麻木不仁便越快乐,这些作品的可怕之处也正在于此。

某些赵氏作品通常会用外在的贫富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将捉弄老实人合法化,将唯利是图、愚昧势利、欺软怕硬等人性的阴暗面合法化,漠视他人的疾苦,以损人为乐,从中折射出弱势群体无需尊重的歧视性逻辑,其喜剧效果以牺牲缺少话语权的沉默的弱势群体的尊严为代价。当今社会的贫富两级分化已相当严重,而“忽悠”系列等作品技巧越来越“高明”,内容越来越媚俗,越来越没心没肺,充斥着人与人的不信任,猛烈地冲击诚信这一道德底线,潜移默化地制造着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制造着人们社会地位的“两级分化”,甚至会让人以邻为壑、相互倾轧。

这到不是说文艺作品不能表现弱势群体,全国人民都知道的鲁迅,就入木三分地刻画过“阿Q”这个社会底层小人物的国民劣根性。而一些赵氏作品对卑微的农民、残疾人等弱势者则不断矮化其人格,极尽挖苦之能事,既无哀其不幸之体恤,更无怒其不争之沉思。大而言之,这与培养国民的平等意识、独立人格等现代公民意识背道而驰,而只有现代的公民才会有现代的中国。

平心而论,赵氏作品早期还好,大都有着基本的道德观念,后期的多数作品则为了吸引眼球而不择手段,把人当猴耍的、登峰造极地夸张人的生理缺陷,越来越恶俗,只见“笑果”不见人,把快乐建立在贬损弱势者的人格上。

面对文艺批评,赵本山辩称“能把全国观众弄乐,就是最大的慈悲和善良”,充分体现“娱乐至死”的精神。其作品的收视率上去了,赚得盆满钵满,可思想性却一落千丈,庸俗到底。

客观地说, 转型期的中国,文化领域的过度商业化,导致大众的艺术品味、精神境界日趋低下,以致一些低俗的赵氏作品“应运而生”。确实,无厘头也好,恶搞也罢,《还珠格格》等是戏说历史,而《乡村爱情故事》等则是戏说现实,所谓的为农民代言、立传,最多也只是惟妙惟肖地戏仿了北方农民的语言,源于生活却低于生活,极力绕开了现实矛盾。《乡村爱情故事》、“忽悠”系列只是影视作品庸俗化的“抗鼎之作”。因此,一味地将板砖拍在赵本山身上绝对有失公允。

其实,收视率是万恶之源,也是影视作品媚俗的根源所在。赵本山富了身家,穷了精神。其作品之病,归根结底是赵本山(赵家班)、投资商与电视媒体追逐商业利益的“合谋”。 媒介素养不高的文化监管部门及媒体都难辞其咎,像电视台作为播放平台就有着“把关人”的职责。“忽悠”系列及其后的《不差钱》等“病态”作品能够通过审核相继登上央视春晚,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的悲哀!而今年赵本山退出春晚,虽因身体不适,但其小品“笑点”不够,难以确保收视率也是重要原因之一。(而且,在今年春晚小品《天网恢恢》中突然很不和谐地冒出一句“100块钱能治好精神病啊”,依然在歧视精神残疾人,可谓前赴后继啊。)

对于赵本山,笔者常不由自主地为其惋惜。凭借其喜剧天赋及钻研精神,本来极有可能在这个缺少大师的时代成为小品界的“侯宝林”、中国的卓别林。解放前的相声充斥着黄段子,也以“荤”为乐,但侯宝林能自觉地提高修养,摆脱低级趣味,寓教于乐,赢得了健康的笑声,终成一代相声大师。而如今身家上亿的赵本山完全有本钱静心倾听那些中肯的批评,抛开票房和收视率,以人为本,精心创作一部能展现中国人精气神的真正现实主义的大片。这既是对严肃文化的反哺,也是其作为社会名流、文化商人应该担当的社会责任,多少为国人“强筋健骨”、为“文化强国”建设出点力。当然,这绝不是要害赵本山赔本。想想看,那些感悟生命、横扫全球的奥斯卡大片,要比《大笑江湖》多赚多少银子啊!

龙年伊始,但愿今后的影视作品都能目中有“人”,少些歧视话语,多少和谐之音,不再讥讽弱者,多些人文关怀。在此,就祝本山大叔早日康复,更祝其作品也早日康复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李军 2012-02-05 14:25
    王汉文: 看朋友,拜晚年!
    祝友快乐在龙年!
    新一年,幸福多多日子甜;
    新一年,好运时时绕身边;
    新一年,吉星高照日日欢;
    新一年,事业顺利日中天;
    新一年,身
    哥们儿,同乐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