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濮存昕:我就是残疾人但我没有服输

8已有 837 次阅读  2013-08-17 08:27   标签残疾人  濮存昕 

《推拿》开播,首度饰演盲人回归荧屏

央视一套年度关爱大戏《推拿》昨晚开播,这是濮存昕久违荧屏之作,剧中他首度出演盲人。

与众多大腕选择拍摄片酬不断飙高的影视剧的道路不同,濮存昕多年来守着“清贫”的话剧阵地;与娱乐圈的年轻情侣的分分合合不同,60岁濮存昕的婚姻低调长久的幸福着,谈到婚姻之道,他称“相处即是经营”;他为人低调,热心公益,在前不久60岁生日时,他还最后一次献血,他称现在心态随遇而安,“到了七八十岁,还是要玩”。

《推拿》有自己的经历

“一生都不愿让人看出我哪儿残疾”

华商晨报:近几年很少在荧屏上看到你,这部剧是怎么打动你,让你来出演的?

濮存昕:我好几年没怎么拍电视剧了,《推拿》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是小说就觉得好,再加上我对导演康洪雷有印象,当年我把他请到剧院看戏,他到后台来看我。他的状态我很喜欢,他是一个正当年的导演。我演这个戏,要先把人艺的事情安排好,尽量抽时间,他们也给我做了最大努力的调整时间,最长的一次在组时间20天,剩下的时间,我只有不演出了才能来,其他演员都因为我,不允许有时间要求。

华商晨报:你是怎么看待这个群体的?

濮存昕:盲人的单纯来源于他们看不到我们明眼人能够看到的一些丑恶、阴暗的事情,他们的生活充满了感恩,也没有我们明眼人的阴暗和满腹牢骚。看得到的世界和看不到的世界其实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在体验生活期间发现他们身上有很多我们普通人没有的闪光点。

华商晨报:第一次演盲人,难度应该是相当大的。

濮存昕:盲人形象很考验表演能力,所以曾经向《闻香识女人》中弗兰克扮演者帕西诺学习,我也看张艺谋的电影,看看小董(董洁)的表演,琢磨。但最终却发现,最难演的是盲人的内心。难的不是相貌,技术上的问题,而是盲人心里的想法,他们中有一些有追求、不甘于平凡的一类人。

华商晨报:那么,你是怎么融入这个角色的?

濮存昕:其实,我本身也是残疾人,我一生中都不愿意让人看出我哪儿残疾,尤其是50岁以前,很担心人家看出来,现在我老了,也敢说了。(是怎么一回事?)我两岁那年得了小儿麻痹症,9岁以后才不用靠拐杖行走,那种自尊感在小时候很强烈,我很盼望小学六年级快结束,离开这个学校,没人再叫我“濮瘸子”。孩童时期的外号对我的自尊心是个刺激,但是我没有服输,每时每刻都会修正自己走路的方式,不让人看出来。现在,我同样可以打球、骑马,最重要的还是要面对自己。《推拿》中我用到了这段经历,实际上沙复明的性格跟我有点像,我就把当时自己体会到的自尊与自卑融入其中。

华商晨报:李菁菁说你是她的“偶像”,在剧里你们谈了一场恋爱她很开心,不过观众感觉还是很颠覆的。

濮存昕:这也挺让我意外的,和她的戏,这是小说里没有的,加上来,小说从量来说,完成到30集不够。编剧是下了很多的力气。康洪雷原来考虑找蒋雯丽,太顺了,他要找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把我和李菁菁搭在一块了,我也诧异。但我很有职业精神的,演戏必须玩真的,干这行,剧情是假的,但演给人看的,必须真真切切来拍,不然对不起职业,要有职业道德,要把假的演成真的。

为兴趣选择“清贫”话剧

“电影和电视剧没有缘分就不做”

华商晨报:推拿也是专业技术,这个有去专门学习吗?

濮存昕:当然去专门去学按摩,肩膀抬起来,像揉面似的,人都是从丹田,从腰发力,这些都要学。我到职业按摩学校去学,他们给我按,我给他们按。

华商晨报:你学会了推拿,有没有给妻子按摩过?

濮存昕:我是妻子的专职按摩师,她当过舞蹈演员,手有旧伤,一起散步的时候我会拉着她的手,帮她做指关节按摩。(这么多年的幸福婚姻之道是什么?)夫妻之间总得男人先让步,相处即是经营。

华商晨报:你应该也看到演员的片酬这几年在飙升,但你这些年却一直在演话剧,据说你每年平均下来有百场剧场演出,但话剧很“清贫”。

濮存昕:我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舞台上,今年演的比平常多,这些戏都是剧院的保留剧目,标志着我十来年的积累,也是我压箱子底儿的戏。我有这么多的机会,干吗不弄。很辛苦,但我这是为兴趣而做。(为什么不拍影视剧了?)有些电视剧缺少思想性。我还是会选择喜欢的去拍,像顾长卫《最爱》,拍了四个月就给了15万,但就是喜欢,所以不讲条件。

华商晨报:《推拿》会是你的告别之作吗?

濮存昕:我一直都很正常的表演。经常有人说自己收山,然后没过几年就复出表演,我没这种事情。电影和电视剧对我而言是一个有缘分的事情,有缘分了就做,没有缘分就不做。

华商晨报:前阶段你过了60岁生日,但感觉你的外表和心态都是十分年轻的,这是怎么保持的?

濮存昕:我自己是随遇而安的,现在觉得只需要对同代观众有交代就够了,我60岁了,确实和年轻人的兴趣脱节,现在已经开始给年轻人当配角,我告诉自己没你什么事儿了,该人家玩了!但我自己也要玩,到了七八十岁也要有玩儿的心态,这可不容易,但这是一项重要的素质。到现在,我还锻炼身体,打球、滑雪、骑马。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主任记者 孟丽

有线索欢迎上新浪微博@华商晨报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