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鸟窝

用户名

密码

“残疾人优先”在我国咋就这么难?

7546已有 789 次阅读  2010-05-04 21:36
    2010年4月24日,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名残疾人到湖北武汉黄鹤楼公园游玩时,遭园方刁难。《中国残疾人》杂志社总编辑倪林先生,在2009年第12期《中国残疾人》杂志上撰文:“接待单位的陪同告诉我们,在美国,残疾人就是VIP,处处优先。”

   4 月24日,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名残疾人到湖北武汉黄鹤楼公园游玩时,遭园方刁难。最终,绝大多数残疾游客遗憾地未能登上“天下第一楼”。 据残疾人余冬梅介绍,他们一行100人,来自上海、山东、广西等地,通过残疾人网站相约来武汉游玩。之前,她和黄鹤楼公园办公室取得联系,园方表示热情欢迎他们来游园。但在现场,公园工作人员与残疾人发生争执,很多残疾人被气哭。直到10时40分,园方才同意他们上主楼。可此时,早上还在运行的电梯却停了。经过交涉,电梯重开,但每人要交2元电梯费。(4月26日南方网转千龙网消息)

  看罢这条消息,笔者心中愤慨已极!面对一群游园的残疾人,武汉黄鹤楼公园不但没有进行人道的扶持,反而找借口阻止残疾人游园。后经交涉,勉强同意游园后,又推说“电梯检修”。被收取了莫名其妙的电梯费之后,才得以登上“天下第一楼”。对待残疾人如此漠然、冷酷甚至欺侮的态度,真是黑瞎子叫门——熊到家了!

  对健全人来讲,游园恐怕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出行困难,生活拮据,整天困在家里的残疾人来讲,则是莫大的快慰与享受。找残联帮忙,残联会推说“忙”或者爱莫能助;找旅行社组织,旅行社决不做亏本的买卖。无奈,残疾人只好自发的组织“驴友”们 AA制旅游吧。可是,他们却遭到了武汉黄鹤楼公园的漠视和冷遇。他们伤心、哭泣,他们为某些社会成员的无情而伤心、他们为武汉黄鹤楼公园的冷遇和自身的弱势而哭泣!

  假如政府官员来参观,假如社会名流来游园,武汉黄鹤楼公园还会如此漠视或冷遇吗?答案不言自明。作为残疾人,笔者曾受到上海东方明珠、无锡锡惠园和苏州狮子林等旅游景点的冷遇,也曾和某些政府官员,就残疾人是否可以免费游园进行过网上PK。尽管笔者得到了声援和胜利,然而,一瓢之水怎解天下残疾人之渴?医治国人的冷漠症,提高社会对残疾人的重视程度,远不是一篇评论所能奏效的。那么,拒绝“残疾人优先”的症结在那里呢?

  一是法律滞后。尽管我国的《残疾人保障法》,对残疾人规定了一些“优先”的条款,可是并没有刚性的配套措施。尤其是第二次修订的《残疾人保障法》,对政府是否尽责、社会成员是否遵守,没有任何约束和惩罚,如此软弱无能的法律形同虚设。二是监督弱化。如果没有法律监督,政府大都不会主动作为。特别是某些政府官员非常聪明,知道抓什么工作才算政绩,懂得干什么事情才有前途。所以,对发展残疾人事业有热心却没有恒心,有念头却没有劲头。三是观念误差。国人对待残疾人事业的认识,还停留在比较落后、比较原始的层面上。一说帮残疾人办事情或解决残疾人困难,相关部门总是以既得利益或狭隘观念予以敷衍或推脱。

  《中国残疾人》杂志社总编辑倪林先生,在2009年第12期《中国残疾人》杂志上撰文: “接待单位的陪同告诉我们,在美国,残疾人就是VIP,处处优先。凡是能想到的都为残疾人想到了,并用法律的形式规范下来,具有强制性。在马里兰大学,上百年的古建筑没有无障碍通道,为了一个残疾学生,拨专款进行了改造。以法律为准绳,这句话在美国被奉为天条。”当然,中国与美国存在思想、文化、经济和社会保障程度的差异,但人家先进或优秀的文化、理念、经济和社会保障制度,我们还是要虚心学习和参照的。否则,我们就会不自觉地从改革开放的大道,走进窄胡同里面去,更遑论融入什么世界潮流。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面对如此艰难的生存环境和遭受的歧视与白眼,全国8300多万残疾人怎能不发愁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