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残疾人创业代理益生菌,让残友有尊严的活着
发新帖

281

主题

0

听众

953

积分

鸟窝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2-1-30 23:23:26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时在想,程剑,这样一个重度残疾者,以一种超凡的力气,搞这样的活动,到底是什么力气在支撑着他?我见过不少家拥万贯的富豪,也见过名扬四海的英才,虽然他们都是残疾人,但却历来没有遇到过像程剑这样有着特殊毅力和智慧,有着如此博大的爱心,来为残疾朋友做这样一件特殊的大事业,对他们来讲,拥有财富是他们唯一的目的,也是他们最大的快乐。
      从生命外型讲,程剑有着他伟大而铁塔般的身姿。
      原本去年搞轮椅黄山行的时候,有关部门准备共同参与,但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没有容许,只是以一种个人的身份参与了一下。他们怕有风险,他们想不到,如此大型充溢了风险的活动,竟会被程剑这个残疾人组织得如此有条不紊,如此细致,周到。是的,他们,永远缺少一种挑战尝试的肉体,这样的活动,也永远只能属于民间,也只要在民间,才有它强大的生命基础和飞翔空间。

  
      从残疾缘由讲,程剑属于半路出家,不像我,出生就是一个残疾身。19岁那年,他在去杭州旅游途中遇车祸,形成高位截瘫,从此,整整十年,他沉埋在床上。
      他在一篇文章中曾这样动情说道:在出车祸后八年的一天,我问我不幸的奶奶借五块钱给我打牌(那时奶奶七十多岁了),奶奶从她那老式的棉袄袋里,翻出一块很旧很旧而且有点破的手帕,然后一层一层地揭开,拿出里面一角、二角、五角的纸币来,凑了五块钱给我,我当时流泪了,拿着那五块钱我心里在发抖……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在问奶奶借五块钱来打牌,我还是人吗?
      81年我在父亲单位门口摆小摊,那阵子,摆一个小摊很被人看不起,因而我很不情愿做这个生意,消瘦的脸上始终找不出一丝笑容。
       突然有一天,来了一位叫“小姑婆”的老太太,是来父亲单位看电视的。她坐在小摊边,看到我一个劲地练书法,充溢爱心地说道:“小贵宁,休息休息吧,你看你多瘦,吃得好一点,不要太劳累”。
      几句话让我的心里充溢了温暖。
      过了几天,这位小姑婆竟巍巍颤颤地给我送来一包鸡松,非得让我吃。那写满人生岁月的脸上,看上去显得十分和蔼亲切。
      之后,她每次买东西,都要跑到我这里来买,让我赚点钱。狭窄的胜利路上,整日车来车往,而她家的旁边,就开着一家大大的胜利路综合商店。
      就是这位小姑婆,让我感受到了一种温暖,一种关爱,使我从此变得自信,充溢了爱心和宽容。
      是的,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这种能改动自己一生的人和事,这要靠缘份,更是一种幸运。程剑遇到了,我也遇到了,因而,我们改动了自己的生命,也从此变得富有爱心。
      在这次活动中,程剑还组织了一次爱心捐助活动,被捐助者叫郭冀华,一个很不幸的女孩。
      这位女孩来自河北的一个贫穷小县城,去年以河北省高考总分第78名的成果考入浙大,6月3日,浙江大学06级组织参与游览者户外竞赛,郭冀华在骑自行车延盘山公路下山时,由于路窄弯急再加路面有黄沙引起打滑,不慎从7米高的悬崖摔下,招致胸椎暴裂性骨折伴脱位、胸六胸七椎体骨折,成了一位截瘫病人。
       此刻,轮椅上的她,在被爱心力气感染而欢笑的同时,仍隐隐流显露一丝无奈和伤感。
      轮友们一个个来到她身边,为她捐钱,给她讲述自己同样的不幸阅历,讲述自己如何战胜疾魔,笑对人生。
      郭冀华是不幸的,十分不幸,她从充溢幻想的天堂里一下子摔到了天堂。我甚至能够想像到当她第一次醒来听到自己从此将与截瘫这个可怕的噩梦终身相伴时,肯定有种“我情愿不要醒过来”的哀叹。
       郭冀华也是幸运的,十分幸运。如此严酷的劫难,上帝居然让她活了下来,既然能活下来,那么,总有一天,郭冀华将会重振雄风,振翅飞翔。
我想起了那位我们曾经努力救治过的小孩,为了他,全绍兴的人简直都为他捐款过,但还是挽回不了他的生命。
      这是命吗?古书上经常有这样的描画:一个癞头和尚或道士某日看到一个小孩,启齿道,这个小孩活不了几时间,或者说只要出家,或答应以一生安全。
      于是,小孩的父母一脸怒气摔打这个和尚,不信这样的话。
      时代到了今天,科学也已展开到如今,街上也再已看不到这样的癞头和尚和道士。但人呢?好端端的,突然一秒钟时间,一个如此强健的生命从此消失在人间,居然会如此地快速,如此地轻松,轻松得让人解体,让人心焚。
      生命,有时显得多么地脆弱。
      我不时想写一组关于生命的文章:《生命的脆弱》、《生命的强大》、《生命的豁达》,但只写了后二篇。每当我想写前篇,每当我想起那些活生生的事例,那些严酷得让人不敢面对的血的局面,我的心就会发抖,打字的手指始终无法去击键盘。于是,这篇文章不时没有写成。
      假如说该发作的终究会发作,该承爱的终究要承爱,这是命劫。那么作为活着的人,必需也只能在心底里默默掩埋好伤痛,试拂去血痕,重新去面对生活,能活着,一定要活下去,一个都不能少。
      何况,希望永远会再现。
      但也有碰到阎王打瞌的时候,一不小心,让一个本该消失的生命留了下来。或者,阎王爷想吊某个人的命,遇到了它们那个指导层的反对,因为这个人的祖先做过太多善事,积过众多阴德,于是,众指导极力反对,最后一致意见: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于是,一不留意,这个人的手臂没有了,那个人的双腿截瘫了,而剩余的躯体在阅历过阵痛后,仍然坚持着他的那份强健和生机。
       四年以前,我母亲病重,在重症监护室里,我们每天一万元按时送到医生手里,就是为了不使医生放弃一丝对她的救治,但最终还是没有救活她。如今,我们不论做出什么样的成果,取得多大收获,都已无法让她看到。假定当初我们变卖所有家当能够挽留她,只要她能活着,看着我们生活,看着我们努力,一切都不重要。
      人,只要活着,就会重新取得任何希望。
      因而,郭冀华是幸运的,我们这些今天能来到宏村、千岛湖的残疾朋友们是幸运的。
      所有活着的人都是幸运的,
      这里要补充的是在这次活动中,那些志愿者为我们做出了庞大的努力,付出了他们超人的体力。他们有程剑的亲人、程剑的哥们朋友们,有云海楼的所有员工,也有来自香港上海的志愿者,那些充溢爱心的有关部门和单位指导。更让人感动的是,不少身价千万的富豪,如黄山原野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蒋精兵、黄山西海饭店总经理许梅、黄山市国际大酒店总经理喻黎曙等爱心人士,不但为这次活动提供了物质上的协助,还亲自担当起志愿者,抬着那些素未谋面的轮友们上山下坡,担当苦力。
       他们拥有着一颗博大的爱心,也为程剑的肉体受感动。假如说程剑是一颗火,那么他们是一堆柴,在程剑的点燃下,燃起了一旺大火,照亮了整个黄山,整个安徽,整个中国。
      在这里,我代表所有的轮椅朋友,深深地感激您们,也感激我们的程剑朋友。同时,也对这次活动中给了我们很多支持的原湖南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梁艺和她的朋友表示深深谢意,在这组照片中,我放入了很多她的照片,因为她实在太不简单,太不容易了,也长得那么美,给我这组照片带来了鲜艳和美。


定稿于二OO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清晨四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在线加群
残疾人相亲一定成功鸟窝网旅游俱乐部鸟窝网交友俱乐部鸟窝网创业俱乐部2015残疾人相亲会-北京鸟窝网华东残疾人相亲鸟窝网华南地区交友会鸟窝网河南省俱乐部鸟窝网官方听力障碍群翱翔蓝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鸟窝微信niaowowang

手机鸟窝|联系鸟窝|律师顾问:栾启平|站点地图|( 京ICP备09006831号  

GMT+8, 2019-11-13 05:06 , Processed in 0.06317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鸟窝网 X2.5

© 2008-2020 www.birdwo.com

回顶部